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二十九章:玉佩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1928 2020-03-17 18:55:16

  虽然不明白这有什么可补的,但到底是魏阐的一片心意,也不好辜负了。月玄与他来到院中坐下,饭菜与碗筷已经在桌上摆好,甚至连汤都盛好了。

  魏阐拿起汤匙递给月玄:“师尊,先喝汤。”

  碗中的鲫鱼豆腐汤熬成了奶白色,汤面漂浮着几棵细碎青嫩的葱花,香气四溢。虽早已辟谷,但并不影响他吃美食的胃口。月玄舀起一勺送入嘴里,咸淡适中,鲜而不腥,好喝。

  慢条斯理的喝完了一小碗汤,他的胃口也打开了,夹起一筷青椒与五花肉放入嘴中,嗯,肥而不腻,肉中混合着青椒的香辣,十分下饭。

  “你的厨艺越来越好了。”

  魏阐听到这夸赞,弯了眉眼。他容貌上乘,英俊中带着几分邪气,偏生笑起来的时候又显得额外纯良乖巧:“我的愿望就是为师尊做一辈子的饭菜,师尊一定会越来越满意的。”

  月玄顿了顿,魏阐已是魔界至尊,之前魔族与天界的大战威名仍存,连天界众仙都要避让三分,这么一个风云人物的爱好居然是厨艺,未免有些太大材小用了。

  思虑一番,他开口:“这些小事让其他人来做就行了。”

  “可是......”魏阐无辜回望:“这是我表现对师尊爱意的方式中的一种,爱是细节,不是小事。”

  月玄不知如何反驳,也不知该如何接话,他甚至在想:之前自己话少,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到底是他不擅长说话,还是别人认为的高冷呢?他是不是被误会了许久?

  当然,他现在的话也不算多。

  为了避免尴尬,他夹起一块鱼肉放入魏阐碗中。

  魏阐低头偷笑一声,夹起鱼肉放入嘴里,嚼了三十几下才吞入腹中。

  二人这顿饭用的甚是和睦,饭后魏阐收拾好了桌面,贴心的备好了茶水。此时的他已经全然忘记了昨晚的噩梦,脸上也恢复了平日里的神采。

  他盯着月玄看了一阵,见月玄注意到他的视线回望过来,立刻坐直了身子眨了眨眼,抛下心中的踌躇小心翼翼的开口:“师尊......最近可有变回女儿身的想法?”

  月玄放下茶杯,有些不明所以:“没有。”

  “为何不呢?”

  “男子方便。”

  “哦。”他闷闷不乐的点了点头:“可惜了。”

  话毕他伸手掌心朝上,一套红色衣衫出现在他手中:“师尊素来喜爱蓝色,每日所穿皆是蓝色衣衫。可成亲那日我见过师尊一身红衣喜服后就念念不忘无法自拔,特地寻来了这套红色仙裙,颜色虽然鲜艳醒目,但款式简单干练,很是符合师尊的喜好。唉,可惜师尊不穿。”

  月玄挑眉看他,他继续无辜眨眼回望。

  最终还是月玄不敌败下阵来,他接过这套红色仙裙起身站到离桌一米的地方,单手将叠着的仙裙贴入怀中,一道道蓝光从他体内飞出环绕周身。不过瞬间他就变成了身穿仙裙的女子形态。

  她的一头青丝尽数披散在身后,偶有清风拂面,几缕青丝划过姣好的面容,似火一般的红色更是衬得她肤如凝脂。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独特的风姿,同是红裙,季然穿着是朝气可爱,月玄是不食人间烟火让人无法心生亵渎之心。

  月玄的脸是属于雌雄莫辩的美丽,不论她的性别如何转换,五官大致上是没有变化的,无非就是细微的柔和与硬朗的区别,不细看是看不出差别的。而她的魅力并不在脸,而是在她清尘脱俗高冷孤傲的气质上。

  魏阐看的痴了,直到月玄过来坐下才回过神来,他慌乱的低下头去变出一盒早已备好的头饰柔声道:“我来替师尊梳头吧。”

  不待月玄反应,他就手持木梳站在月玄身后执起一缕青丝慢慢梳了起来。为了这一刻,他特地学过女子发髻的梳法,不过到底是第一次上手实践,梳一会儿就要顿住一会儿,然后默然拆开,再重梳。

  梳好头发,他又掏出了一个装满胭脂膏粉之类的盒子,仔仔细细地替月玄描眉装扮,结束前他替她在额间点上了一点颗鲜艳的朱砂痣。

  过程虽然坎坷了些,但也难掩此刻温馨的氛围与魏阐心中的雀跃。

  放下梳子他满意的打量着自己的杰作,变出一面铜镜让月玄欣赏。

  月玄摸了摸发中的流苏金凤簪有些不大适应,除了那日成亲,平日里她都是简单束发的。这簪......好沉。

  “师尊真的非常好看。”

  月玄惊诧,她的容貌算得上好看吗?再度端详铜镜中的自己,还是觉得非常普通。看着看着她突然看到铜镜中的魏阐,五官扭曲扁平,堪堪有个人形。连忙回首看向魏阐,魏阐还是那副英俊邪气的模样,她又转头看向铜镜,铜镜中的二人还是之前的平凡。

  “......”

  她想,她大概明白了,铜镜里看到的容貌根本不是自己真实的容貌,再好看的人到了这模糊的铜镜中,都能变得相貌平平。

  魏阐见她发愣,满目柔情的看着她,而后从腰间解下了自己的玉佩替她系上:“师尊,这套仙裙名为红颜,穿上它它便会认你为主,在紧要关头能替你挡下一击。虽然师尊已经很厉害,我也不会让师尊置身危险之中,但是我总觉得不够,有什么宝贝都想送给师尊,这样才能安心些。”

  “这块玉佩师尊莫要取下,就算变回男儿身也要随身携带,好吗?”

  她点头应下看向玉佩,玉质上乘,通体呈乳白色,雕刻着一个奇特的符文图案。

  自从她在魔宫中睁眼醒来,魏阐就在不断地给她寻来各种宝物,他是魔尊,所寻宝物自然皆非凡品,甚至连她平日里所系发带都是东海人鱼蛟所织。尽管如此,他仍嫌不够,还是挖空心思去寻各种宝物塞给她。

  恍惚间她突然想起梦境里魏阐送给她的那只小花猫,他竟从那么小就开始寻自己觉得好的东西给她了。也不知道那猫如何了,上次回药谷也没见着......

  此时的她已经全然忽略了猫的寿命短暂问题......

  下意识的摸了摸玉佩,温润细腻。她想:她也应该有些回礼才是......不过,送什么好呢......是个难题......

  

北山狐狸

看到这里的朋友可以留言扣1吗?不然我总觉得我在单机更文(捂嘴哭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