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三十一章:仙君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2055 2020-03-18 20:11:21

  魏阐在思尊殿内处理公文,门外岚桥的声音响起:“君上,有个自称通冉仙君的神仙求见君上。”

  魏阐挥袖,房门打开:“因何而来?”

  “问了,说是要见到君上后亲自告知君上。”

  通冉仙君?魏阐回忆一番,发现对此人全无印象。一个不认识的神仙来魔宫找他?

  他可是血洗天界的大魔头魏阐啊......

  呵,有趣。

  “带他过来。”

  “是。”

  不出片刻,岚桥与天聚带着通冉仙君来了。通冉仙君在仙界职位不高,是个负责文职的小仙,不过到底也是个正儿八经修炼出来的神仙,容貌虽然不出众,但是周身仙气环绕,颇有一种仙风道骨之姿。

  天聚向来不喜欢仙界的神仙,当然,除了君后。他一路上对这个通冉仙君各种吹胡子瞪眼,对方不为所动只当没看见,他更气了。

  到了思尊殿门口,岚桥和天聚示意他进去,他却突然顿住脚步,转身直勾勾的看向思尊殿的右后方。

  坐在殿内的魏阐摩擦的手指面色阴沉,那是师尊小院的方向。

  天聚横在他身前挡住他的视线,怒气冲冲道:“你这小仙看什么呢?魔宫也是能随你看的吗?”

  岚桥也靠在门框上环抱双臂挑眉盯着他。

  通冉仙君低头不语,沉默几秒,他猛地抬头从虚空之中抽出一柄长剑飞身进入思尊殿,剑指魏阐:“你这魔头七万年前无端攻打天界杀尽天界上神,这几万年天界调养生息才逐渐恢复飞升了一众上神!今日我奉命前来与你商议天界与魔族合作之事,未曾料想居然在你的魔宫看见上神才有的神光!你又要开始与天界作对了吗?!被你囚禁起来的是哪位上神?快将他交出来!”

  魏阐不怒反笑,轻飘飘的反问道:“交出来?凭你?”

  通冉仙君气极,举剑朝魏阐刺去。剑锋离魏阐不到一丈时被天聚一刀劈开!

  “嘿,老子早就看你这小子不爽了!想和君上动手?我呸!你没有这个资格!”说罢,天聚挥动他的巨型砍刀横挑竖砍逼着通冉仙君步步后退。

  两人站立于殿外,通冉仙君将他的佩剑扔到上空,一柄剑化出二十柄在空中盘旋,突然一起从不同方向各种角度刺向天聚。

  天聚嘿嘿笑了一声,全然不将此刻凶险的景象放在眼里。他手举大刀逆时针挥动,越挥风越急!风形成漩涡形态将那二十柄剑尽数吸收搅动成一团,他大吼一声一刀斩开,仙剑碎成四截落在地面。

  通冉仙君不可置信的看着地上的仙剑残骸倒退几步,咬了咬牙,突然化作一道流光飞向月玄的小院,只是还未飞出十米,就被天聚飞来一刀刺穿胸口钉在墙上。

  天聚看着口吐鲜血,奄奄一息的通冉仙君,得意一笑:“我当多厉害呢,嘿,这不是找死吗?”

  “你......呕!”他又吐出一口鲜血染红了身上的衣衫:“你,你们魔界如此胆大妄为,就不怕天界惩罚吗?”

  “惩罚?天界吗?”岚桥神态嘲讽:“到底是哪边该怕呢?再者,是你先动的手,魔界可没有乖乖站着挨打的习俗。”

  “本来可以留你一命,听听你们天界又打算整什么幺蛾子,可谁叫你不长眼呢?那边也是你这种渣滓能去的?”

  通冉仙君喘着粗气,缓慢的转动脖子看向那个有着上神神光的方向,在着疑惑和痛苦中渐渐没了气息,随风消散。

  岚桥收回脸上的嘲讽与天聚互看一眼,两人再度走近思尊殿。

  魏阐停下摩擦手指的动作,面无表情的靠坐在椅子上。见他这幅模样,天聚缩着脖子躲到了岚桥身后,岚桥恨恨的瞪了天聚一眼,转头又恢复了往日的表情:“君上,这天界突然派人前来也不知所为何事。”

  天聚小声插嘴:“反正没有好事。”

  “.......”忍住,一定要忍住,打不过的,要忍!强忍住揍人的念头岚桥继续道:“魔族与天界结怨颇深,不论他们的要求是什么,定然是对魔界不利的。既然他们已经按捺不住蠢蠢欲动了,魔族也该提防起来了。”

  魏阐不作反应,天聚伸头看了看,与岚桥大眼瞪小眼,两人十分默契的默默退下了。

  待殿门关上,魏阐叹息一声烦躁的按揉太阳穴。

  魔界怕天界吗?自然是不怕的。他能打他一次,就能再打第二次第三次!

  可现在与七万年前是不同的,七万年前神魔大战,他拼着一股执念与不要命的冲劲率领魔君攻打天界大获全胜。那时的他,不论受再重的伤也不会哼上一声,没有软肋的人怎会怕痛?

  现在,师尊与他成了亲,让他的生活有了希望有了光,他舍不得破坏这份奢求了几万年才得到的平静。

  他伸手虚晃,半空之中出现一面圆镜,镜中月玄斜倚在摇椅上看书。斜阳透过门窗照射进屋映在他雌雄莫辩的精致面容上,许是觉得光线刺眼,他眯眼翻身,转了个面继续看。

  魏阐不自主的勾起嘴角,目光温柔。

  真好,只要有师尊在的地方就会变得很温暖。

  他闭上眼,再度睁开时躺在了月玄身旁,摇椅缓缓摇着,月玄与突然出现的魏阐四目相对。

  又抽风了?

  魏阐伸手将他搂住,缩成一团紧靠着他:“师尊,今日天界派了一个小仙使来魔界。”

  天界与魔界不是素来不和吗?

  “那个小仙使还没来得及说目的,就被天聚砍死了,吓死我了。”

  “......”

  他见月玄没有回应,歪着脑袋睁大双眼:“师尊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应该害怕吗?我只是一个爱好和平与世无争的小小魔子,没见过这么暴力血腥的场面,真的害怕,害怕极了!”说完他又扑进月玄怀中,瑟瑟发抖。

  唉,果然是抽风了。

  堂堂魔尊也会害怕这种场面?笑话!

  虽知对方是在演戏,月玄也没当面戳穿,象征性的拍了拍他的后背,以示安抚。

  魏阐甜甜的笑了起来:“师尊真好呢。”

  好到,不舍得放手,不舍得离开。

  好到,想要关起来,囚禁着,好好疼爱,让他为了自己哭......

北山狐狸

今天也是疯狂卡文的一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