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三十二章:秘境1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1165 2020-03-18 21:49:09

  两人并肩躺了一会儿,房内阳光柔和,摇椅轻轻地晃着。

  月玄脑中闪过了这段时日发生的种种,忽的,他觉得自己好像抓到了什么重点。他转头看向魏阐:“我若一直是男子,你还会和我成亲吗?”

  魏阐回望:“为什么不呢?师尊,我与你初见之时你便是男子,直至出谷你也是男子,爱你这件事与性别有何关联?”

  他神情严肃:“起初,我发现自己爱慕师尊超越了师徒之情,很是痛苦挣扎,每日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后来渐渐想明白了,爱便是爱,不管师尊是神是魔,男子也好女子也罢,都不能左右我对师尊的感情。师尊也不要被这些世俗之论迷惑了。”

  月玄有些茫然,男子与男子,也是可以的吗?爱情能够跨越种族、年龄与性别吗?爱,究竟是什么呢?

  见月玄的表情不对,魏阐沉下脸来:“或许,师尊需要我现在亲亲师尊来证明证明?”

  “不必。”

  “哦,可惜了。”他耸耸肩,看起来好似真的十分惋惜。

  ......

  过了几日,天界又派来一人,名为绿皖,是个娇滴滴的美人。她逆光站在思尊殿外,一副弱柳迎风之姿,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绿皖见过魔尊。”她的声音好似黄莺唱歌,婉转柔美:“之前绿皖座下通冉仙君前来魔宫替天界通传要迟迟未归,绿皖特地前来,想问问魔尊可曾见过我那顽劣子弟呢?”

  魏阐坐在殿中,自从那日与师尊聊过,再见到这些讨厌的神仙他多了几分耐心:“见过,杀了,如何?”

  绿皖没想到他这么直接,愣了愣,问道:“不知他犯了什么错,哪里惹得魔尊非杀了他不可?”

  “想去看不该看的人,自然该死。”

  不该看的人......魔界怎么会有通冉拼命也要去看的人?绿皖突然想到刚才瞧见的神光,心下有了答案。她盈盈一笑,柔声道:“既然是他不懂事冲撞了魔尊,自然是任魔尊处置了。不知魔尊是否知晓他为何而来?”

  魏阐的耐心逐渐耗尽,语气也透出几分不耐:“仙子有话直说,本座一向讨厌这种一问一答的对话模式,烦得很。”

  她绿皖在天界也是排的上名的美人,要实力有实力,要样貌有样貌,从未被人如此对待过,心底也有了几分不快,不过并未显上面来:“前段日子延莱东处凭空出现一个秘境冒着漫天金光,这种情况一看便知是出了什么神器宝物的。天界派了几名天兵天将查看,谁知竟是有去无回。后来又派了几名上仙前去,结果仍是如此。天君想,既然我天界无法取得此神器,倒不如集结三界的精锐前去取出宝物!所以派人来到魔界,与魔君商讨。”

  “哦?”魏阐冷笑一声:“和自己的仇敌一同寻宝?且不说那个秘境的宝物是否值得我魔族前去,本座实在是担心自己的人去了才是真正的有去无回呢。”

  绿皖的笑容僵硬片刻又迅速恢复:“魔尊不好奇天界派谁前去吗?”

  见魏阐并不打算回应,她顿了顿自己接起了话题:“正是小仙呢,除了小仙还有另一位,那位的来头可是不小。是北荒药谷的月玄上神呢。有传言道,魔尊原来是师从这位月玄上神的,小仙想,魔尊都如此厉害了,那位上神应当更是厉害。而且秘境凶险,月玄上神精通医理,真是去秘境的不二人选呢。”

  天界自从发现这秘境出了宝物,便想尽了各种办法试图取出宝物。毕竟七万年前的神魔大战天界损耗的不止是各大仙神,还有宝物。多一件神器就是多一分力量!

  可派出去的天兵天将也好,上仙也罢,皆是又去无回。既然得不到,何不利用这个吃人秘境消灭自己的敌人?

  恰巧他们得知这魔头居然是出自药谷月玄的门下,月玄是天道孕育出来的神子,使命是拯救苍生,可他居然教出一个与天界作对的魔头,这天界自然也是容不下他了。正好,以他为诱饵让魔头去吃人秘境,也算是死得其所对得起他这“拯救苍生”的名头。

  至于月玄愿不愿意出,这就不是她要考虑的事情了。

  思及此处,她重新扬起自信的笑容。

  魏阐一直低头不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良久,他低沉开口:“看来天界对本座很是了解。”

  绿皖并不否认,笑意渐深。

  魏阐也笑了,他笑得邪气阴沉,肆意极了:“也是,毕竟是手下败将,对打败自己的人了解了解才能安下心来,本座也是能够理解的。”

  “不过。”他顿了顿,敛起笑意:“你们天界的自以为是隔了这么多年还是一点都未变。”

  绿皖有些紧张,她拿捏不准这魔头的想法,只能耐着性子试探道:“魔尊为何要说这么伤和气的话呢?据我所知,月玄上神失踪上万年,直到魔尊传来成亲的消息他才回到药谷,后来魔尊竟然也跟到了药谷。成亲、魔宫中的神光......绿皖想不多想都很难呢。”

  魏阐眸中暗色越来越浓,周身缓缓弥漫出暗红色的雾气:“若想活命,滚!”

  绿皖笑意全无,表情有些狰狞,她忍下怒意向外走去,刚推开殿门,只见一名容貌出众,神光环绕的男子一脸漠然的站在门前。

  她心中有了猜想,恭敬的福了福身子:“绿皖见过月玄上神。”

  月玄望向殿内。

  魏阐独坐殿中,神情不明,十分孤寂。

  好可怜,一定是又被欺负了吧。

  他收回视线看向这个带着奇怪笑意的女仙。

  笑得这么不怀好意,一定是她欺负了魏阐。

  绿皖见他对月玄的性子早有耳闻,见他不答也不甚在意:“月玄上神来的正好,此次……”

  “我知道。”他刚才就在殿门处,他们谈话时也没设结界,谈话内容他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

  “……”绿皖顿了顿,觉得这二人简直不懂怜香惜玉为何物,居然都这么不给她面子,实在可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