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三十三章:秘境2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1906 2020-03-20 19:12:49

  “......上神觉得天界的提议如何?准备何时启程?”

  月玄转头看她,似有不解。

  绿皖很是贴心的询问:“上神可是有何疑惑?绿皖愿替上神解惑。”

  “你为何......”

  绿皖报以微笑,耐心聆听。

  “还不滚?”提出疑惑后月玄也没打算等她解答,直接无视她径直走向殿内顺带关上了门。

  “......”

  果然是师徒!

  果然是夫夫!

  果然一样讨厌!

  她黑着脸离去,与来时的模样相差甚远。天聚看的啧啧有声:“她咋了?”

  日晖捂嘴轻笑:“大概是被不解风情的魔尊大人气着了。”

  “哦。”天聚似懂非懂的点头:“能活着走出魔宫就算是幸运了,君上可没有不杀女人的概念。”

  日晖翻了个十分不雅的白眼,心中吐槽:何止是没有不杀女人的概念,除了对着他师尊的时候还像个人,其他的时候比魔头还魔头!

  殿内,月玄走到魏阐面前轻声询问:“委屈?”

  魏阐柔柔弱弱的倒入他的怀里,带着浓浓的鼻音嗯了一声:“她好吓人,我好害怕。”

  “乖。”他安抚的摸了摸魏阐的脑袋,手感很好,像狗头。

  魏阐并不知晓他的师尊把他的头当狗头摸,只觉得被师尊安慰很开心,瞬间忘记了绿皖带来的不快:“师尊对那秘境有何想法呢?”

  月玄认真想了想,有一点他很莫名。他虽然是个神仙,药谷里也都是仙童,可是药谷与天界的交集基本上是没有的,天界的人为何会认定他会配合天界的行动呢?难道他在天界众仙的眼里是个有求必应的老好人吗?

  单方面猜想并没有答案,他也懒得去找天界的人求证,索性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至于秘境和宝物,他也并不好奇不想拥有。

  可是看天界三番五次的派人进入秘境无果后,又放下颜面来找自己的死对头合作的情况看来,应当是不会放弃的。既然如此,与其被迫和天界的人一同前去,甚至要担心找到宝物后被过河拆桥的风险,还不如提前解决这个问题。

  主动出击,规避麻烦。这才是上上选。

  “要去的,但是只有我和你。”

  “师尊和我果然是心意相通呢。”

  魏阐招来岚桥安排好魔宫事宜后就与月玄消失在原地,留下岚桥原地抱膝哭泣。

  二人来到延莱边境,所见之处只有延绵起伏的漫天黄沙。

  延莱,一个名副其实的三不管地带:天界不管、魔界不管、人界不管。除了黄沙就是黄沙,一颗绿色的植被都没有,一滴水也看不到。所以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都没有办法在此处生存下去,荒凉的很。

  日头很毒,连空气都和别处的空气不同,像会吸取皮肤中的水分一般,让人难受。

  月玄眯了眯眼,刚踏上这片黄沙地的时候他就明确了一点:他讨厌这里。

  头顶突然出现一片阴凉。

  他抬头看去,是油纸伞,伞柄被魏阐握着,他看着他,脸上带着愧疚:“光高兴能和师尊待在一起,忘记了这里会让师尊难受了。要不师尊还是先回去吧,小小秘境而已,我一人足矣。”

  “无妨,我没这么脆弱。”

  魏阐欲言又止,纠结一番,还是没有出声。

  他闭眼凝神,放出一缕神识探路,不出片刻就找到了绿皖所说的金光秘境。

  虚空划出一道裂痕,他们跨步进入,落脚之后秘境就在眼前。

  难怪天界能在这三不管之地发现秘境,不是天界之人心细,而是这“秘境”确实不怎么“秘”。从入口处来看,它就像是太阳陨落在此处,散发着炙热与耀眼的金色光芒。

  嗯,更讨厌这里了。

  在进入秘境前的一刻,月玄自己也不知为何,下意识的换上了魏阐给他的那套红色仙裙。还好仙裙款式简洁,十分中性,他以男子形态穿上,除了略微的紧了些,与他的男子发髻相衬倒是不太违和。

  魏阐眼睛亮了亮,眼角眉梢都是压不住的喜意:“师尊好看,以男子身份来穿这套仙裙倒也别有风味。”

  月玄此刻根本听不进去他的夸奖,只剩下庆幸。

  庆幸自己相信了直觉,换上了这身,不然真的有些难办了。

  他苦笑一下看向魏阐:“我的法力......全都消失了。”

  难怪进来的天界之人全都有去无回,法力全无的仙人与凡人无异,万一出现危险根本无法幸免。

  魏阐愣了愣,迅速看向自己的掌心,黑红色的火焰从手中燃起。

  他的法力并未受到影响。

  看来这个秘境并不会限制魔族的法力。

  月玄伸手探向秘境入口,刚才踏入之时并无任何阻碍,现在他的手却摸到了一块看不见的墙壁,无法再往外探出半点。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那些进入此处的天兵天将与上仙和他一样,进入后法力全无并且无法出去。可能出境的方法只有一个......拿到宝物。

  他所想的这些,魏阐也想到了,沉默片刻魏阐开口:“幸好。”

  幸好我与师尊一同来了,幸好有我,幸好是我。

  魏阐牵住月玄的手,扬起笑容:“也不算很糟,至少.......给了一个师尊无法离开我的理由。”

  月玄敛眸不语,捏紧了对方的手。

  此刻两人都是男子,却未透露出丝毫的不协调。

  也许,爱真的具有神奇魔力,不论你是否明了知晓它的存在,它都会默默替你排除异议。

  就像魏阐所说:“爱你这件事与性别有何关联?”

  “走吧。”

  “遵命,师尊。”

  二人牵手踏入这片未知的黄沙土地,风很大,两人的衣摆飘扬,黑发舞动。前路茫茫,没有方向,生死不定。

  他们却没有感到丝毫不安,每一步都落的十分坚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