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三十四章:秘境3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2165 2020-03-21 15:37:55

  两人在漫漫黄沙中走了约莫一个时辰。

  魏阐察觉到手中的湿意,停下步伐:“师尊,我们走了很久了,歇一下吧。”

  月玄知道他是想让自己歇息,顺从的点了点头,原地坐下。

  汗水从他的额头流下滑入衣襟,鼻翼上也布满了细微的汗珠。

  妖与妖是不同的,每种妖都会根据本体的不同有自身所长自身所短。他早已飞升成为上神,但就算是神,也会根据本体的不同,有着自身优势与弱势。

  水妖,怕火怕热,受伤或极度难受的时候会无法维持身上的水分。

  魏阐送他的仙裙早就湿透,和他的头发一样,黏在身上让他难受。他失去法力与凡人无异,再遇上这与他相克的环境......他艰难的吞了吞口水,甚至有些怀疑这处秘境是天界专门为他而设了。

  “师尊.......”魏阐蹲在他身旁用法力为他送上源源不断的凉风,另他舒缓许多。

  他伸手握住魏阐施法的手:“不必了,保留精力。”

  这处秘境绝对不会只是炙热这么简单,如果是,仙界那些人就不会出不去了。他已经无法使用法力,接下来如果遇到妖魔鬼怪只能指望魏阐了。

  想什么来什么。

  脚下的黄沙有规律的微弹起来,远处一阵尘烟弥漫,脚下的震感越来越明显。

  他们随即起身,往相反的方向跑!

  在跑的过程中他们不断变换方向,证实了那不知名的玩意儿确实是在追着他们。

  魏阐试图带着月玄施法瞬移,可他是瞬间消失了,月玄还站在原地。他的法术是有效的,但前提是不能带上月玄。

  真是非常狡猾的秘境啊。

  “师尊不要担心,我来对付它。”

  他站到月玄身前,虚空之中抽出“痴狂”对准前方。

  不管来的是什么,敢对师尊不利就只有死路一条!

  那震动越来越强烈,灰褐色的尘烟越来越近……

  一直注意前方的月玄突然感到脚下一空,只看到魏阐震惊的面孔和他伸出的手,眼前就变得漆黑一片了。

  他在空中落了很久,大约有半柱香左右,在他以为自己一直这样掉下去之时,他落地了。

  嗯,后背先着的地。

  也不知为何,地面很硬但他摔得一点都不疼。他伸手锤了锤地面,确实不疼。

  抬头向上望去,一片漆黑。

  没有来得及抓住自己,那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儿也即将出现在眼前,这样的情况下不知道魏阐会不会害怕呢?

  一定要想办法和他汇合才行。

  环顾四周,也是一片漆黑,除了能看清自己其他的什么也看不见。月玄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勉强看清了脚下是硬硬的黑色泥土。

  向前迈了一步,可见范围随着他也挪了一步,刚才他站着的地方已经看不见了。

  这是什么情况?

  他轻轻吸了一口气,没有任何犹豫的向前方走去。

  四周很静,没有风声或者水流声,他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心跳声、衣衫摩擦声、脚步声。

  走了半个时辰左右,他蹲下查看地面,与他之前落下的地面处一模一样。现在要是有个人跳出来说他一直在原地踏步他都会相信。

  伸手扣了扣地面,一丝尘土都未扣起,显然不是普通的泥土地。

  他抽出头上玉簪握在手中,一头青丝散落。狠狠地将玉簪向下捅去,玉簪应声断成两节,一截落在没有任何改变的地面上,一截被他握在掌心。

  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无知小儿,任你如何折腾你也是出不去的。”

  “哦?”

  “怎得,你不信?”

  “并非不信。”月玄微不可见的挪动了一下:“只是晚辈不明白为何自己会与前辈出现在此。”

  那声音发出一阵狂笑后说道:“我一直在此,至于你这小儿为何在此自己心中应当有数。”

  月玄摇头不语。

  那声音似乎有些怒意:“摇头做什么!”

  他的话音刚落,月玄猛地掷出手中断簪,断簪消失在黑暗中。只闻“噗嗤”一声,似乎是末入血肉之中。

  月玄勾起嘴角,赌对了。

  跟他对话时他一直在听音辨位,找准方位与时机后出手。

  那声音的怒意更浓,直接咆哮起来:“你居然敢伤我!谁给你的胆子!”

  “你不能动。”月玄朝他的方位走去。

  那声音默不作声,似乎有被戳穿心事的郝然。

  约莫走了百步左右,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光明。这光是由六颗镶嵌在墙上大约成年男子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发出,每颗夜明珠的下方都有一根手腕粗细的铁链从墙里延伸出来分别拴在面前老头的脖子、双手、双腿、腰间。

  与那苍老粗犷的声音不同,这老头个子不高,鼠目獐头,一头白发中掺杂着一缕又一缕的紫发。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灰衣,也不知是衣服本身是灰色,还是脏的。

  月玄在心中对这老头简单评价一字:丑。

  老头似乎想朝月玄靠近,铁链哗啦啦的响起阻止了他的行为,他看了一眼腹部插着的半截玉簪,正视月玄:“你这小儿倒有几分本事,比前些日子里来的那两批厉害多了。不过可惜,再厉害也是个神仙,神仙来了我这秘境只有死路一条。”

  与他相隔十步左右,月玄停下脚步回望他刚走出的一片黑暗。原来他并没有原地踏步,一直在向这老头走来,不过是只有这条路还是这老头使的伎俩暂且不得而知。那片黑暗也不是真的黑,而是浓浓黑雾,所以他才没有发现这处光亮,只有走到这里才能瞧见。

  老头桀桀的笑了起来:“你容貌与气度不错,与我所见过的神仙似乎有所不同,我愿意多留你活上一会儿,你陪我说说话,兴许能再活一个时辰。”

  月玄并不理会他,神情淡漠的查看四周。洞内干燥,相比于洞外的炙热,里面颇为凉爽,让他好受了几分。

  老头未曾想到他竟然敢如此无视自己,气从心来,逼出体内的玉簪刺向月玄。月玄飘飘然挪了一步,不费吹灰之力躲开了。

  “......”他气闷,给自己止住了血又开口道:“你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你?我杀人很凶残的!先吸光你内丹中的灵气与修为,再活生生吞下你!”

  月玄:“哦。”

  ???

  “你不怕吗?”

  “还好。”

  老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这神识不全的小儿怕是失了智!法力全无还这么嚣张?”

  月玄一直在观察洞内是否有出口,很可惜,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