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三十六章:秘境5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1934 2020-03-22 23:29:37

  “难怪啊……我是说普通神仙怎么会这么无耻……”

  月玄低头轻抚玉佩,原来这玉佩是魔尊的象征啊......

  魏阐倒是大方。

  也不知他现在如何了。不过刚才这老头说过他很安全,这秘境似乎也只针对神仙,想来也是没什么事的。

  老头难以接受神仙也可以当魔尊了,他满脸挣扎喃喃自语:“世道变了世道变了......”

  “你还未说完,这戒指如何变成赤霄剑?”

  “哦哦,滴一滴指尖血到戒面上,它就会认主了。形随心动。”顿了顿他又小声补充:“但是我不知道身为神仙但又是魔尊的血管不管用,毕竟是魔剑......既然神仙能当魔尊,也不是不能尝试......”

  月玄收好戒指与黄符开口:“我不是魔尊。”

  “那你这魔尊玉佩是?”

  “我是魔尊夫人。”

  !!!

  老头的世界观受到冲击,他瞪着眼连退三步:“你,你是魔尊夫人?!”

  月玄不想在耗在这里,他打断老头的震惊:“送我出去。”

  老头的表情显得很麻木,显然一时还无法接受,但这不影响他手中的动作。

  一阵天旋地转后月玄睁开了眼。

  “师尊!师尊你醒了吗?”

  眼前一片黄沙延绵的景象,是延莱边境,他们已经不在秘境之中了。

  魏阐焦急的又唤了他几声:“师尊,感觉如何师尊?可有哪里不适?”

  他拍拍魏阐的手示意无事,慢慢坐起环顾一圈,秘境已经消失了。

  魏阐叹息一声解释道:“方才在秘境之中师尊突然昏倒,先前要攻击我们的怪物也没有出现。我猜想师尊是中了秘境中的怪招,想进入师尊神识查看,可试了许多次都无法进入。后来我抱着师尊往秘境深处走去,走着走着你我二人突然又回到了秘境入口,秘境也随即消失。师尊,到底发生了什么?”

  魏阐这几句话说的简洁,只有他自己明白他看到师尊倒下去的那一瞬有多着急多害怕。怎么叫都叫不醒,神识也进不去……这种无力这种绝望他不想再体会了……

  原来如此,难怪他感觉不到疼痛。

  月玄眨了眨眼,摊开右手手掌,戒指与黄符呈现在他掌心。他收起黄符,将戒指举到魏阐面前。

  “你取一滴指尖血滴上去。”

  魏阐没有迟疑,划开指尖,一滴血从指尖流出滑落到黑色的戒面上迅速消融。

  嗯?就这?也太没有仪式感了。

  嫌弃归嫌弃,但是毕竟是好东西。他拿着戒指对着魏阐的手指比量一阵,戴在魏阐左手的无名指上,大小刚刚好。

  魏阐眼睛亮晶晶的盯着月玄这一系列的举动,在戴上戒指那一刻他再也压制不住笑意。他抿了抿嘴,满怀期待:“师尊这是何意?”

  月玄一本正经的解释:“这就是那秘境的宝物,赤霄剑,它已经认你为主了。虽然不知它和痴狂相比哪个厉害,戴着倒也算是有备无患。”

  “师尊真好。”

  试了试身上的法力已经全然恢复,二人回到魔宫。月玄将他昏迷期间发生的事情简单描述一番,听得魏阐不断咬牙:“有机会的话,我定会让那个丑老头生不如死。”

  月玄摆手,比起他来,那老头才是惨的很,而且他也没有收到实质性的伤害,没有报复的必要。

  魏阐抿嘴,没有拒绝也没同意。

  “师尊受苦了。”他挑起一缕月玄散落的青丝放在手中搓揉。

  “很容易,未受苦”

  “因为师尊是这世上最厉害的神仙,所以才会觉得容易。换了其他神仙,一定是有去无回的。”

  他说的诚恳,月玄也不想反驳。

  把玩了一阵青丝,他才拿出一根雕刻着狐狸图案的白玉簪开始替月玄挽发,这次倒是挽的相当熟练。

  ......

  岚桥从堆积成山的公文中抬起头来,恨得直咬牙。

  天聚说君上与君后在昨日黄昏时分就回到了魔宫,可回到魔宫的君上并未回思尊殿来接手公务。

  他用了不到八个时辰让全魔族都知道了一件事:君后凭一己之力破了天界无法解决的秘境,得到了秘境宝物之后送给了他,他和君后果然是伉俪情深!

  喝忒!

  “不好好处理公务到处秀恩爱!”

  话音刚落,魏阐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

  完了,自己的这条小命就要交代在今天了。

  岚桥在心中为自己默哀,谁知魏阐不但没有生气,脸上还带着笑意,他将左手伸到岚桥面前,眼中含着期许:“怎么样?好看吗?”

  “……”岚桥沉默,怀疑眼前的君上是他人假扮的。

  “好看到说不出话来了?这么羡慕吗?”魏阐得意挑眉,左手帅气一挥抓住了由戒指变成的赤霄剑指向岚桥:“怎么样?是不是百万年难得一见的宝剑?羡慕吧,师尊送的!”

  岚桥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推开了指着自己的赤霄剑:“好剑!好剑!实在是好剑!看来君后真的是非常的爱君上,这么难得的宝物都送给了君上!哇,这样的夫妻感情真是令人艳羡!”

  “那是自然!”赤霄剑变回戒指回到魏阐的手指,他戴着笑意的脸陡然变成平日里的阴沉模样:“既然看过了知道了,就继续处理公务吧。”说罢身形转瞬消失。

  “我恨!!!”

  他的绝望咆哮声穿透墙壁传出殿外。

  日辉鄙夷的回头看了眼禁闭的殿门:“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喂,大块头。”她踹了踹身旁的天聚:“你为何不帮他?”

  “我?”天聚瞪眼指着自己:“我帮他揍人没问题,处理公文不行!”

  日辉嗤笑一声,风情万种:“看来你对自己认知蛮明确的嘛,也不是那么呆。”

  知道自己说不过她,骂不赢她,天聚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再理会这个不正经的女人。

北山狐狸

我真的很想写回忆杀环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