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三十九章:伤疤1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2157 2020-03-25 15:05:08

  这几日魏阐打着“锻炼能力,自我提升”的由头把大半公务都交给了岚桥处理,相比于岚桥的苦不堪言、分身乏术、要死要活……他很轻松。

  花了一个多时辰处理好了手头事宜,他又来到了月玄的小院。

  因为消息灵通,他早就知道了叶知秋一行人又来到了魔宫的事情原委,反正魔宫很大下人很多,住就住吧,他不在意。不过这不代表他能接受季然丑八怪借着这个机会向师尊献殷勤。

  他神色不善的盯着那个忙里忙外帮着师尊打理草药的季然,又转头看了看正在阳光下看书的师尊。

  明明是养眼的俊男美女,在他眼中就成了丑八怪缠着师尊。

  下意识的摩擦手指上的戒指,心中的怒气才稍稍压下去几分。

  ……

  夜晚。

  月玄刚躺下不久,就感到身子一轻,踏入了一片熟悉的场景。

  一回生二回熟,这次入了魏阐的梦他倒是不觉得稀奇了。

  梦中的小魏阐应该是入谷没多久,个子小小,瘦的能被风吹走,也就是脸上的婴儿肥还能撑撑门面了。不过他脸上还有之前被魔卫划伤留下的疤,很是骇人。

  月玄想,大概是原来的他并不怎么喜欢这个徒弟吧,所以让他自生自灭。可是如果是这样,魏阐喜欢他什么?

  回想一番,自己身上貌似确实没有什么优点值得他喜欢。

  真奇怪啊……

  小魏阐挑着两桶水晃晃悠悠的从泉边过来,他一边走水一边撒,离月玄小院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呢,桶里的水就只剩下一半。

  他年纪小,又瘦的很,估计一直没有好好吃饭,走着走着就撑不住了,小心翼翼的放下水桶捂着眼睛蹲在原地。

  是头晕吗?

  “咕噜咕噜。”

  像是印证月玄猜想一般,小魏阐的肚子响了起来。

  他很是懊恼的捂住肚子,小声的和肚子说:“你别叫啦,今天不是喝了很多很多泉水吗?”

  饿,不是应该吃饭吗?为什么喝泉水?

  小魏阐扁了扁嘴,恶狠狠的揉了揉肚子后起身将扁担放在肩上,挑着水继续走。

  月玄跟在他身后,表情又疑又惊变换不定。嗯,他有一些大胆的猜想……

  平日里月玄不觉得这条路远,今日跟着小魏阐走走停停,似乎格外漫长。不过再长的路也是有尽头的,终于到了小院,小魏阐连忙将两桶里的小半桶水倒进院子里的大缸中。

  尽管看得出他已经十分疲惫了,可他并未休息,放好桶转身就拿着比他高上许多的扫帚打扫。

  看着小小的身影熟练的忙里忙外,月玄不禁好奇,这个时候的“他”在做什么呢?

  这时的梦中月玄并未出现,直到夕阳西下,有几个小药童从外面路过,他们瞧了一阵忙碌的魏阐,似乎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其中一个胖胖的小药童率先开了口,他朝着魏阐大喊:“喂,丑孩子!”

  小魏阐茫然回头看向面前几个小药童,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快速走到院口,轻声询问:“是找我吗?”

  “嗯嗯,当然是你,除了你我们药谷里还有谁是丑孩子?”胖胖药童趾高气昂的打量着他:“你这么丑,为什么能够成为月玄上仙的亲传弟子?你很厉害吗?”

  似乎想到了什么,小魏阐的脸蛋红扑扑的,他怯生生的眨了眨眼:“师尊收弟子有要求要长得好看吗?”

  胖胖药童一愣,下意识答道:“那倒是没有......”

  “呼。”小魏阐长吐一口气:“那我就放心了。师公说我和师尊有天定的缘分,我注定成为他的弟子。”

  胖胖药童身后探出一个瘦猴一样的小药童:“那你到底厉不厉害啊?月玄上仙之前为了让大家服他,可是先把不服他的人全部揍了一遍,然后医好,然后再揍,然后再医.......然后大家就都服气啦。你,你揍人厉害不?”

  月玄无语抬头望天。

  小魏阐很是吃惊:“师尊这么厉害的神仙,也会有人不服他吗?”

  “那是自然的呀,再厉害,他不显露出来,谁能知道他厉害呢?你看,他把大家打服了,大家就都知道他厉害了呀?”

  “呸!你们两个还聊起来了!”胖胖药童一把将瘦猴药童推了回去,他用力的戳了戳小魏阐的脑袋:“喂,丑孩子,你到底厉不厉害啊?不厉害的话我们打一架,赢了我给月玄上仙当弟子,你去给我爹拔杂草去。我输了的话,我就服你,不找你麻烦。怎么样?”

  小魏阐认真的摇了摇头:“不怎么样,师尊的本事我还没有学到,我打不过你,等我学到本事了,我再和你打。”

  “你是不是当我傻?等你学到本事了我为什么还要找你被你打?”

  “为了让你服气啊。”

  “......”突然无力反驳是怎么回事?

  安安静静站在他们身后的一个女药童突然大叫一声,颤颤巍巍的伸手指向小魏阐的身后:“月,月玄上仙!”

  梦中月玄面无表情的站在院中看着这群小孩,也不知来了多久。

  这群小药童立马作鸟兽散逃之夭夭。

  “师尊!”小魏阐反应过来立马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师尊渴不渴?喝不喝水?累不累?要不要扇风?”

  梦中月玄伸手制止小魏阐巴拉个没完的嘴,小魏阐被他捏住了嘴呜呜呜呜说不出话来,又急又怂不知如何是好。

  见他终于安静下来,梦中月玄问他:“难受?”

  这头月玄还在猜测梦中月玄问的难受是指哪方面,那头小魏阐已经开始飞速摇头:“他们并未真的欺负我什么呀,药谷中的小药童都很好相处的,就是嘴巴说的不太好听罢了,没什么好难受的。”

  梦中月玄看了看他的脸,又问:“为何?”

  为何?什么为何?

  “师尊给我的医书我看了,可是我有些问题不太明白,不敢打扰师尊才迟迟未治。”

  “问我。”

  小魏阐眨巴眨巴大眼睛,这时他脸上的疤痕似乎也没有那么骇人了,充满童真:“真的吗?师尊不嫌弃我麻烦吗?”

  “还好。”

  梦中月玄与小魏阐沟通起来毫无障碍,倒是月玄本人没有这段记忆不知道自己想的什么,完全靠着小魏阐的回答才能明白梦中月轩的意思。这真是一种奇妙的体验。

  小魏阐似乎不知疲倦是何物,明明饿着肚子干了一天的活,却还是精力旺盛的追在梦中月玄身后,嘴巴也一直说个不停。直到他突然晕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