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四十章:伤疤2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2026 2020-03-25 22:29:24

  他并没有摔倒在地,梦中月玄及时接住了他,用法力。他轻轻的挥动手指,让小魏阐漂浮起来,挪到床的上方,收回手指,小魏阐落下。

  嗯,一声巨响的那种落下。

  他漫步上前,以神识替他检查,简单查探后了然。也不算是病,营养不良而已。一直没有表情的脸似乎有了一丝疑惑。

  月玄恰好读懂了这份疑惑:这小孩是不是比第一次见的时候瘦了?

  他抱着看戏的心思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忍不住的点头:比起第一次在梦境中见到的小魏阐,确实瘦了不少。

  小魏阐悠悠醒转,他茫然张望一番,瞧见自己躺在床上,梦中月玄站在床边,直接愣住。

  梦中月玄也不出声,二人大眼瞪小眼僵持不下。

  结果很容易猜到,还是小魏阐主动开了口:“师尊,这是怎么回事?是我晕倒了吗?我只记得眼前突然一黑就没了。”

  梦中月玄轻含下颚。

  “难怪。”小魏阐揉了揉肚子:“师尊,辟谷好难学呀。我努力不吃东西了,可是真的很难受。”

  梦中月玄似乎有点吃惊,偏了偏头,有些迟疑道:“错了。”

  “方法错了吗?难怪呢。师尊,我可以去做点吃食吗?师尊你要不要吃一点?虽然师尊不会饿,但是尝个鲜如何?我以前在魔宫看过阿姐做饭的,应该也会做的。”他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梦中月玄竟然也不嫌弃,安静的坐在一旁听着。

  月玄若有所思,以前的他大概不是话少,而是不太会说,为了不让他人看出来才不愿意开口,故而能有耐心听小魏阐絮叨。他身边的人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话都多的很。大概还是有意占多数吧,比如魏阐长大后话就少了些。

  今日的梦境也比上次完整,时间也长了许多。

  沉思之间,小魏阐已经端着托盘进屋了。他小心翼翼的把菜摆上桌面,一道素炒苋菜,一道素炒香椿。小厨房有是有,但是没有食材,这都是他现摘的,看起来有些寒酸。

  他不安的搓了搓手,给梦中月玄递上碗筷:“没有提前准备,师尊不要嫌弃,明天我去准备准备,再给师尊做顿好的。”

  梦中月玄没有出声,他拿起筷子犹豫几秒,夹起一筷子苋菜放入嘴中。没又什么调料的味道,但是胜在食材鲜嫩,吃起来很是爽口。他定了定,又夹起一筷子香椿放入嘴中,香椿自身的味道浓重,他有些不喜,却也没吐出来,皱着眉咽下去了。

  小魏阐瞧得清楚,赶紧把香椿往后挪,把苋菜放到梦中月玄面前:“师尊吃这个,那个不好吃,以后咱们不吃了。”

  见梦中月玄一筷子接一筷子的吃着那盘苋菜,他很是高兴,大口的吃着那盘被嫌弃的香椿。师徒二人一人一盘菜吃的倒也和谐。虽然小魏阐还没有吃饱,但总比干饿着强了些,他收拾完桌子眼巴巴的盯着梦中月玄,直到梦中月玄转头看他,他才连忙低头看向手中的医书。等梦中月玄转过头去他又悄悄抬起头继续盯着他。看着看着他渐渐合上了眼……

  梦中月玄转头瞧了他一会,注意力集中在他脸上的疤痕上,轻叹一声,他伸手盖住那道疤。

  小魏阐似乎有所感应,迷迷糊糊喊了一声师尊抱住了梦中月玄的胳膊。梦中月玄动作一顿,按住他疤痕的掌心弥漫溢出蓝色幽光。等他收回手时小魏阐的脸蛋白白净净看不到一丝印记。

  不得不说魏阐的容貌是极为出色的,突出的眉骨搭配深邃的眼窝,浓密的睫毛招人嫉妒,鼻梁高挺有个小小的驼峰,嘴唇倒不是常见的薄唇,厚厚的,粉粉嫩嫩,还有颗小唇珠。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浅棕色的眸子像是能够溢出水来,小酒窝一边一个,迷人的很。

  幼年魏阐少了成年魏阐的邪气冷艳,软软糯糯婴儿肥,乖巧可爱。

  没了疤痕的他怎么看都无法联想到丑孩子这个称呼,应该不会有人再因拿容貌说他的不是了。

  想了想他送猫时候的容貌,月玄能够确定他不会再饿肚子了,不过……得每日三餐都做两个人的饭菜了。

  “还不让我出梦境吗?”他对着沉睡的小魏阐开口。

  “师尊知晓了。”声音从石柱后传来,月玄回头望去,魏阐从石柱后的阴影里走出:“我以为我藏的还不错。”

  月玄挑眉:“同样的事情来两次,很难不多想。”

  “师尊说得对,是我考虑不周了。那,下次还可以带师尊来我的梦境吗?”

  “为何?”

  魏阐笑了,笑着笑着又叹了一口气:“单相思总是让人心生委屈的……有些事情师尊忘记了,但我不会忘。我偶尔会想,若能让师尊站在我的角度看看我爱上师尊的一点一滴,看看我们的回忆,也许,师尊会早点爱上我也说不定呢。”

  月玄不语。

  魏阐敛眸掩下失望,伸出左手握拳,眼前的幻境瞬间消散。

  月玄睁开眼,魏阐侧身躺在他的旁边用手撑着脑袋一动不动的看着他:“师尊,从今晚开始,我搬来和你同住吧。”

  像是怕月玄拒绝,不待他回应他又急忙道:“不能拒绝,师尊是我的妻子,成过亲拜过堂,师尊自己也说过是作数的,可不能反悔。”

  月玄依旧不语。

  魏阐浅色的眼珠乱转,也不知道脑瓜子里在想些什么。他突然“哎呀”一声捂着胸口扑到月玄身上嘴里喃喃道:“心好痛,师尊我的心好痛呀。就可怜可怜我吧,可怜可怜我。”

  月玄冷哼一声伸出食指点上他的脑门,让他不得不支起身来。看着满脸委屈又无助的魏阐,月玄又哼一声:“说说看,你有什么好可怜的?”

  魏阐低叹:“师尊不疼师尊不爱,可不就是可怜吗?师尊……”他顿了顿:“是不是见过我坏了的脸,连带着嫌弃我现在的容貌了?觉得我丑了?”

  “……”

  如果魏阐也算丑的话,这天下男子怕是都得抹脖子自尽了。

  

北山狐狸

魏阐因为小时候脸坏过一阵子,对自己的容貌很不自信,后面写到月玄恢复记忆回忆杀的时候会写的,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写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