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四十一章:旧情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2034 2020-03-26 20:55:06

  被魏阐的无理取闹委屈卖乖磨的不行,最后还是答应了他搬进小院的要求。不过连处理公务都在小院这一点被他无情拒绝了,魏阐委屈归委屈倒也知道不能得寸进尺以免得不偿失,乖乖同意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叶知秋和梁小米回来了,还带着一个柔弱的姑娘,据说是叶知秋的师妹。

  那姑娘来魔宫后月玄偶遇过一次,她陪着季然、梁小水一起照顾着林霖麟。

  模样不差,也算不上漂亮,是男子一般会喜欢的温婉可人知书达礼的类型。

  季然瞧见了月玄,隔着老远就拼命挥手打招呼。那姑娘也转身看了过来,温柔谦和的福了福瘦弱的身子,遥遥一笑以示问候。

  月玄没有理会径直离开了。

  不喜欢,说不上原因,直觉。

  后来叶知秋又带着她正式来拜访月玄,她叫温漾,不仅是叶知秋的同门师妹,也是他未过门定了亲的妻子。

  “漾儿本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我在外游学时,我派遭歹人暗算全门皆灭,我以为她早就香消玉殒......没想到这次在去查霖麟兄的事情时在途中竟然遇到了她。实在是万幸!外面危险,我不想她与我一同奔波,所以就先带她回了魔宫,让季然与小水替我照顾照顾她。”叶知秋说完深情款款的望向温漾,满目柔情,温漾回望温柔一笑。

  月玄放下手中医书,看向叶知秋:“然后?”

  叶知秋面露赤色,先朝他行了个大礼才斟酌开口:“嗯......说来惭愧,知秋有个不情之请需要麻烦上神。漾儿与我失散的这些年受了许多苦楚,身子亏损的厉害,知秋想请上神替她诊治,让她能够早日恢复健康。知秋自知已欠上神许多恩情,上神没有义务也不用为人情所困勉强答应。知秋只想诚心一问,结果如何看漾儿自身的造化。”

  他说的诚恳,不似作假,月玄也相信不论自己是否答应,他都不会介怀。

  月玄看了一眼温漾,收回视线,还是不喜,依旧说不上缘由。

  他的沉默已是回答,叶知秋明了,释怀一笑:“知秋明白了,多谢上神。”随后与温漾一同行礼退下了。

  叶知秋确实是个通情达理的坦荡君子,能为朋友两肋插刀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也能为了心爱之人低声下气的求人。不论结果好坏,他都会尽他所能。被拒绝后他也明白缘由,不强人所难,不怨恨。他没有医治温漾,估计叶知秋自己会去寻其他法子想办法为温漾调理。

  月玄拿起医书准备继续看下去,窗外的飞进一只白鸽,白鸽还未来得及落地便化作人形,是红朴的虚影,她的法力不高,身形模糊神态焦急:“谷主,西沉在林家时被人抓走了!”说完身影消散。

  他没有迟疑起身消失在原地。

  不过一瞬,他就出现在林家门前,门前小童一瞧见他立刻跪下行礼,月玄直接问道:“林毓秀在哪?”

  小童立刻指向内院:“东方小院,有红色瓦顶的那间。”

  月玄随即来到小童所指小院,房门紧闭着,门口坐了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看到月玄后偏着头打量他,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你是月玄上神吗?”

  他懒得回答,不想耽误时间:“让开。”

  “我见过你,我印象里有你,你就是月玄上神。”小姑娘拦在门前,大大的眼睛充满坚定:“哥哥刚回来就急匆匆的召集了大家商议事情,你不能进去的。”

  月玄皱眉,他的印象里没见过这个小姑娘,就算见过,也不代表他有耐心和她耗着。所以他没有言语直接用法术打开了房门,屋内众人一惊纷纷举起了兵器,一见是他又连忙收了起来行礼问安。

  林毓秀看见小姑娘拦在月玄面前,大吃一惊,吼了一声:“贵儿让开!切勿对上神无礼!”

  小姑娘扁扁嘴,怯生生的瞧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月玄,挪开了身子缩在墙角:“好的哥哥。”

  哥哥?贵儿?见过?

  这个小姑娘是林富贵?那个胖胖的傻姑娘?

  天差地别!

  那日见到的林富贵明显有着智力缺损之疾,身形也是胖乎乎的。眼前这个小姑娘虽然看起来胆小,但智力绝对是正常的。身形算不上瘦弱,但也绝对不是当初的胖乎乎模样。

  见月玄打量她,林毓秀立即大步上前:“上神可是为了西沉上仙失踪一事而来?”

  月玄收回视线看向他,目光冰冷毫无感情,散出神威:“说。”

  林毓秀道:“事发时我身在冷月山,未曾亲眼所见。守卫说昨日早上西沉上仙在林家院内与贵儿玩耍,突然出现四个蒙面白裙女人将他掳走,目前没有什么头绪,不知道那群女人是何身份。”

  “如何掳的?”

  “这个......”林毓秀面露难色,显然不知,他转头看向身后,一人上前一步答道:“两人分别抓住西沉上仙的一只胳膊,另外两人持剑指着我们,眨眼之间消失原地。我们追都不知去哪儿追。”

  月玄心中有了答案,没有言语转身出门,走前深看了一眼已经截然不同的林富贵。

  能够在林家众多修士眼皮底下带走一个大活人,瞬间失去踪迹的,无非是:神仙、妖魔。喜欢穿白衣,又在最近与自己结怨的就只有天界了。

  他化作一缕肉眼几乎不可察的水雾穿过南天门,在天界晃了一圈找到了绿皖。她带着两个侍女走在路上,侍女们一身白色仙裙。

  衣服颜色相符。

  月玄继续跟在她们身后,过了一会儿她们回到了自己府上。

  绿皖走到她的屋前,推门的手顿住,吩咐身后的侍女:“去给我守着院门,有人来找就说我歇下了,不见。”

  “是。”

  她推门而入,月玄贴在她的发簪上一同入内。进屋后她四处查看一番,确认屋内没有他人后打开了床下的暗门,提着裙边往下走,暗门在她身影消失在房内后自动合上。

  密室并不大,和上面的房间差不多,一览无余。

  苡西沉一身伤痕的坐在墙边。

北山狐狸

谢谢“Ritatatatata、雪雪雪雪雪花、BigBlackBull、落雪惊云、阴雨惜日、西柿啊、一念之间一兴一一起一落”的红豆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