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四十二章:救人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2030 2020-03-27 00:43:09

  苡西沉听见声响抬起头来,扯到了脸上的伤口,倒抽一口冷气后说个不停:“喂,你这个什么什么仙的,二话不说把我抓来一顿毒打,又不说缘由。该不会是暗恋我又怕我不接受你所以想把我囚禁在此和你共度此生吧?不要啊,我们这些当神仙的,寿命太久了,我不想和你在这个破地方酱酱酿酿生孩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绿皖举起手中的藤条,冷哼一声:“再说抽你!”

  “好吧好吧,不说不说。”苡西沉揉了揉手臂上的伤痕,拧着眉头一脸委屈道:“那你总得告诉我为什么抓我吧?不然我不明不白不清不楚被你关在这里,肯定会一直一直问你问你。你不想我的话这么多你就得告诉我啊。”

  绿皖被他烦的不行,很是不雅的翻了个白眼:“你的好师兄得罪了我,害我不仅丢了脸面还受了罚,我动不了他就动动他的师弟,好好折磨折磨你出出气!”

  “哇!”他大叫一声:“那我也太冤了吧!你你你你你你你不要脸!打不过厉害的居然就来打我!不要脸!你小心我师兄找到我之后打死你!把你变成猪头变成狗然后扔到药谷试药!”

  绿皖大怒举起藤条就准备抽他!

  月玄随即现身拦在苡西沉面前直视绿皖,绿皖一愣,举着藤条的手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僵持几秒她问:“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月玄并不回答,伸手转动向后一抽,水流凝结成冰变成一根冰藤条。

  绿皖愣了愣,又问:“你变这个做什么?”

  月玄转了转藤条,淡淡答道:“抽你。”

  “哦哦。”她点了点头,似懂非懂:“原来是要抽我啊,怪不得......什么!你竟然敢抽我!”

  苡西沉蹦跶起来对她做了个鬼脸:“我就说我师兄会找来的吧!找到了就会打你的吧!你看着吧!打死你!打的你嗷嗷叫!他可是上神,打了你你都没地哭的!师兄,抽她!”

  月玄也不多言,拿着藤条抽向绿皖,绿皖大惊失色毫无女仙形象的满屋乱窜。他的寒冰藤条是绿皖藤条的升级版,可以随他心意变长变短,所以他一步未动站在原地就把绿皖抽了个半死。

  绿皖气喘吁吁的趴在地上,满身伤痕,仙裙也破烂不堪,堪堪遮住身子罢了。

  苡西沉拍手称快,还嫌不够:“师兄!把她变成猪头或者狗!让她成为天界最丑的女仙!”

  对于这个看着长大的小师弟他总是有些偏爱的,毕竟挨了打受了委屈就得出出气,于是月玄顺着他的意思将绿皖变成了猪头狗身的怪物。

  怪物在地上不停翻滚,哼哼哼的哀嚎。

  苡西沉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全然忘记身上的伤痛。他高高兴兴的搂住月玄,仰头说道:“师兄真厉害!我开心极了!”

  月玄点了点他的额头,一副长辈教训晚辈的口吻:“你若是好好练功,也不至于被几个小仙掳走,毫无还手之力。”

  “哎呀,你怎么和爹爹一个样了呀,我就不是那块料嘛。吵架没输过打架没赢过,这才是我药谷小天才苡西沉嘛!”

  月玄无奈摇头,正欲牵着他离开天界,突然感到一阵眩晕,脚步虚浮。

  “师兄你怎么了!”

  这是他晕倒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等他再度睁眼,还是在密室之中,却不见苡西沉和绿皖的身影。身上没有受伤,只是使不上仙法与力气。

  中毒了?

  竟然有他察觉不出抵抗不住的毒?

  他撑着身子靠坐在墙角,一边闭眼回想是什么时候中的毒,一边替自己搭脉诊断所中何毒。

  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很是影响他的思绪,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只能放弃。睁着眼打量四周,密室和他晕倒前并无区别,地上的碎布和藤条都在原地。

  休息了好一会儿,他试着调动法力,丹田空空如也,什么都感觉不到。

  “呵。”他自嘲一笑。

  什么上神,短短几日,第二次使不出法力了,好生憋屈。

  似乎有哪里不对......

  他看了看四周,没有问题。又把了把脉,除了不能使用仙法没有力气以外也没问题。那是哪里不对呢......他看了看自己的掌心,看着看着明白是哪里不对了。

  他在昏迷期间居然变成了女子。

  捂着额头低叹一声,虽然变成女子也没什么,但是这种不在自己掌控之中发生的事情让她觉得郁闷。

  也不知魏阐发现自己不在魔宫后会如何?大概......会委屈吧。

  前面传来了一阵声响,应该是有人进密室了。

  月玄抬头望去,并没有很意外。

  “怎么,一段时日不见,玄不记得我了?”日晖还是一袭绿裙,举手投足之间尽是妖娆妩媚,她的脸上没有笑意,带着几分淡淡的惋惜:“没想到这一天还是来了,我等了很久。”

  “苡西沉呢?”

  “你怎么还能分心管他死活?”她似乎不解,眨了眨眼,又忽然笑了起来:“哦,我忘了,他跟我说过,你是个护短的人。放心,苡西沉的作用已经没了,我也不会滥杀无辜,早就派人把他扔回药谷了。现在,你应该担心担心你自己。”

  她悠悠然坐到月玄面前,见她不语继续说道:“你们早就觉得我可疑了不是吗?毕竟水妖很是罕见,哪能这么凑巧被你们在冷月池遇见。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呢?哦,对了,你们不能杀我,毕竟我身体里有你的几缕神识,对吗?你们什么都知道,但又不清楚我的意图才迟迟不对我动手不是吗?”

  她干笑几声,无人回应又觉得无趣,便收起了那副要死不活的表情。

  “好歹相识一场,我体内有着你丢失的神识,又同是水妖,不妨多告诉你一些事情。我啊,可是因你而生的呢,没有你的神识就没有我。可你的神识不能融于我体内,只能强行封印起来,导致我无法修炼。”日晖伸出手看了看自己的掌心:“我也有一万来岁了,吃了无数灵丹仙药,法力却不如那些百来岁的娃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