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四十三章:得失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2142 2020-03-27 02:21:31

  “你呢,确实是个厉害的神仙,毕竟都历经天劫成为上神了嘛。就算少了神识,也还是个厉害的上神,哦,对了,还有你的医术也是无人能敌,怪不得人人敬重呢。同是水妖,我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不行,好生怨气。”

  “你说,要是你的法力给了我,我是不是就是这个世上最厉害的神仙了?”

  月玄终于开了口:“不是。”

  不是故意折损她,实在是......自己确实也算不得是个多厉害的神仙。

  魏阐在她从魔宫中苏醒的时候就与她说了,她引以为傲的向来是医术而不是仙法,世上鲜少有愿意与医者,特别是能够在生死关头把人救回来的神医为敌的蠢人。所以她其实很少动用武力。

  至于飞升天劫......升仙是纯属靠运气被师尊活生生用仙丹砸出来的,升为上神也是因为她不断试药,吃的仙丹太多了直接成了上神。天劫这种严谨的飞升仪式,她确确实实没有经历过。所以,她这种走捷径的上神,打架时唬唬小辈自然是没什么问题的,要是真的与那些厉害的比她的仙法是不够看的,不然也不会被人打得神识破碎了。

  如果以上的内容魏阐没有骗她的话,日晖怕是要失望了。

  日晖也没有恼怒,毕竟她不能知晓月玄心中所想,以为她只是故意惹自己生气罢了:“玄,我问你,记忆和法力,你要哪个?”

  你会让我选法力吗?懒得理你。

  “你的话真少,无趣,实在是无趣!”她晃了晃脑袋:“一开始我还准备诱惑你来着,想让你爱慕我,心甘情愿的取回你那些个压迫我的神识,然后再将法力渡给我。后来见到你,才知你居然是个这么无趣的冰块神仙,我实在是提不起诱惑你的念头了。还是武力解决比较方便。”

  “既然你不说话,我就替你做主了,记忆给你,法力归我。有得有失,你也不算亏,起码......是个记忆完整的凡人。你说是吗?”

  说罢她伸手朝月玄脑袋抓来,她用尽全力偏过身子躲开了这一击。

  心中有些庆幸,还好是个废材水妖,换了法力高强一点的,怕是躲不过。

  “等等,我有一个问题。”

  “咦,你居然有话要问,也是稀奇,说吧。”

  “林霖麟的魂魄是不是在林富贵身上。”

  日晖点了点头:“没错呢,林家有个小傻瓜,小傻瓜的哥哥是个大傻瓜。也不知抽什么风,痴心妄想的想让妹妹变得正常,而且要长寿。那个小傻瓜可不单单是傻而已,身子骨也差得很,从小喝药跟喝水似得,能不胖吗?”

  证实了心中的猜想,她又问道:“你是被林家人孕育出来的?”

  这时她才有些不快,冷哼一声,摆了摆衣袖:“是。还有问题吗?有也别问了,知道与不知对你来说没有差别的。”说罢再度伸手成抓抓了过来。

  月玄已然没有力气再躲闪,被她抓住肩头使劲一按,左边的琵琶骨应声而断!

  一口鲜血吞咽不及直接喷了出来,溅到日晖的罗裙与鞋袜上。

  日晖皱了皱眉头,似乎有所不忍,可这不忍太过短暂。她抓上月玄右肩,以同样的力道碎了她右边的琵琶骨。

  月玄痛极,眼前景象变得模糊不清,不断咳出鲜血。体内的水分迅速流失,打湿全身。鬓角的碎发黏在脸上,身上的衣衫紧贴在身上又闷又沉,让她看起来狼狈不堪。

  耳边传来日晖低叹:“没想到如此痛苦你竟能一声不吭。再忍忍吧,再痛两次就......唉......我竟成了这样的坏人......也罢,我生来便是个坏的,这时再装好人也无任何意义。”

  她伸手放在月玄的后颈处,没有犹豫,狠狠地将手指插了进去,连血带肉的生生拔出了她的仙骨!

  “啊!!!”月玄终于忍不住这惨绝人寰的疼痛,凄厉的哀嚎出声!

  本以为碎了琵琶骨就是这世间最难忍的疼痛,没想到这疼痛与抽去仙骨比起竟如此不止一提!

  她趴在地上,脖颈处血肉模糊,翻起的皮肉上不断溢出鲜血,鲜血中掺杂着碎肉。身下的血与水混合着漫出一片,除了身子忍不住的颤栗与粗重的喘息,竟比死人还像个死人。

  日晖端详着她的仙骨,表情复杂。又叹一声,收起了仙骨,蹲在月玄身旁,柔声道:“是不是特别疼?你活了多少万年了?大概是没受过这种苦的吧。若是你那个小徒弟见了你这幅模样怕是要疯了去。可是再疼也要忍,能活下来才能有念想,我不想你死,你得活着。”

  魏阐......

  魏阐......

  魏阐......

  月玄在心中默念着他的名字,此时她并不希望魏阐出现,她的狼狈不堪不应该被他瞧见。

  再怎么说,她也是他的师尊啊......

  她不断地咳着,鲜血吐了一口又一口,五官被血水沾染看不清楚,活脱脱是个血人。

  眼看着是要断气了,嘴里被日晖塞了颗药,药还来不及融化,伴着咳嗽就与血水一同喷了出来。日晖抓起血水中的药丸再度塞进她的嘴里,依旧被咳出,再塞一次还是不行,药丸被血水浸化无影无踪。

  “你!这药是保命的!憋着,不准咳!”

  她干脆从怀里掏出一小把药丸,也不管是不是续命丹药,只要是没毒的统统都塞进了她的嘴里。这次虽然也咳出了许多,但还是有一些融在了嘴里,顺着喉头的血咽了进去。

  听到月玄的呼吸声稍稍平稳了些,咳的似乎也没那么厉害了,她松了一口气。

  “你不能死听到没有?你要是死了,你的小徒弟也活不成的。”

  闻言,月玄缓缓偏过头瞪她,血污之中一双眸子尤为显眼。

  日晖哽住,咬了咬唇:“恨我总比想死强,恨吧恨吧!”

  她脸上、身上、手上沾满了月玄的血,看着手上的已经有些干涸的血她咬紧了牙,深吸一口气穿透衣衫将手插进了月玄的腹部,扯出了她的内丹!

  “啊!!!”月玄的哀嚎声异常嘶哑,声音不如抽出仙骨时的大,但其撕心裂肺的程度并不亚于。脖子、脸上瞬间爆出青筋!

  透过血水与碎肉可以看到内丹是浅蓝色的,流转着淡淡蓝光,但蓝的似乎不那么纯粹,又掺杂着一丝红雾。

  已经没有力气继续嘶吼哀嚎了,虽然痛,痛的要命,她也只能仰躺着喘气,任它痛去。

  就连呼吸,都成了奢侈的负担。

  魏阐……魏阐……魏阐……

  我真的好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