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进化变异 九岁的春季

是神?还是传说?

九岁的春季 丿少冰 432 2020-02-24 12:53:17

  他们向南走去,路上看到一个穿的破旧的老人坐在路边,面前是满满一筐的有些轻微腐烂的胡萝卜,他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没有一个人愿意搭理他。

  锦州走了过去,轻声问道:

  “老爷爷,这些胡萝卜多少钱?”

  “这些。。。一块钱4斤。”

  锦州拿出一张一百元,说:

  “这些全卖给我吧。”

  “一块钱四斤的话,这些总共32斤,算掉筐的话28斤,总共7元。看你这么小,5元就行了。”

  锦州心想:这么多才7元,才一杯奶茶的钱啊?

  “爷爷,您今年多大了?”

  “83了。”

  “这些都是你自己种的吗?”

  “对都是我自己种的。”

  “那个,我没有零钱了,这一百您不用找了,您收着吧。”

  “没有零钱哦?我去换。”

  “爷爷,不用你换了,你收着吧,放口袋里!”

  “这怎么好意思呢?我该怎么感谢你呢?”

  “您中午饭吃饭了吗?”

  “还没呢。”

  “那早上吃了吗?”

  “早上也没有。”

  “为什么不吃饭啊?”

  “老伴都去世了,不想吃饭,也不想弄。”

  “爷爷你等等。”

  她去最近的包子店买了几个包子,递给老爷爷:

  “这些你吃吧。”

  “这,该怎么感谢你呢?”

  爷爷大口地吃着,锦州心里有些心酸。

  “那爷爷,我先走了!”

  “小朋友!你的胡萝卜没有拿!”

  “我力气太小了,拿不动,你先替我保管吧!那我先走了!”

  说完锦州跑开了。

  “爷爷的家就在兴安小区!常到爷爷家来吃饭啊!”

  老爷爷在后面喊着。

  根据信上的信息,他们来到了一座桥的旁边,但这座桥已经被封很久了,犹豫之时,背后传出声音:

  “你们好,你们是不是想通过这座桥?”

  力力刚想拒绝,锦州张口说道:

  “是啊,你有办法带我们通过这座桥吗?”

  “办法还没有?这么的,咱们见到就是缘分,兄弟一场,互帮互助是应该的,我呢,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东西,就一艘渔船,三个人肯定没问题,随我来吧。”

  力力觉得这个人有问题,想阻止锦州上船,但锦州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船上了,无奈之下只能上船了。力力小声地和她说:

  “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万一有什么阴谋咋整?”

  “别乱想,没有他咱们不是也过不去嘛。那个叔叔,你叫什么名字?”

  “呃。。。我叫炎。。。颜容。”

  “谢谢颜容叔叔!”

  “跟我客气啥呢。”

  锦州望向这条河的远方,他看到远处有一片沙滩,天上时不时传来乌鸦的叫声。

  太阳快落山了,现在是一个非常美丽而又很奇幻的傍晚。

  突然,船开始晃动,水面波涛汹涌,天空暗了下来,一大群黑色的乌鸦向他们飞来,而另一边则是一大群白色的鸽子向他们飞来,力力心想是中了颜容的圈套了。随后,这群乌鸦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一起向他们刚刚来的城市里飞去,鸽子追向乌鸦。

  一个巨浪打翻了小船,风将桥上的广告牌吹了下来,广告牌下面的钢管卡到了桥旁边的缝里,因惯性而折断,广告牌重重地拍在水面上,铁管从缝中滑落下来,打中了正在游泳的颜容,他疼痛万分,使不上力气,沉了下去。力力看到了浮在水面上的广告牌,拉起锦州的手,手一收,抱在怀中。另一只手配合双脚,游向广告牌。

  力力用手抓住广告牌的边缘,胳膊使劲,再顶在广告牌的边缘,腰部抬起,将腿抬到广告牌上,然后身体一转,就躺在了上面。

  天空下起暴雨,锦州因为低血糖已经昏迷,此时只能盼望广告牌飘向对面,可是,却飘回了起点。

  力力背起锦州,走下广告牌,打算找个地方避雨。

  在他路过桥的时候,他突然发现桥上的铁丝网竟然破开了,像是被东西撞穿了一样。他心里暗暗高兴。

  力力看到离他不远处有一个帐篷,像没有人的样子,他走了过去。帐篷前面是一口锅,盖着盖子,下面的火已经被雨水冲灭了,他把锅端进帐篷里。

  帐篷里格外的干净,也没有人。他打开盖子,里面竟是煮得褪了色的卷心菜,闻起来像腐烂的猪内脏,这味道实在是恶心,一言不合就将锅丢出帐篷。

  力力发现锦州的脸很红,就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烧了。力力在帐篷里发现一个背包,首先看到的是一个笔记本,上面的第一页清楚地画了这座城市的样貌。

  另一页是一个人的个人信息:名字:炎龙、克隆日期:8月11日19时23分、血型:み²、性别:K²、民族:Ж'。上面还写着几个字:夺取地心之力,成为地球王者。

  包里还有一个暖水瓶和一个手帕,他用热水将手帕打湿,盖在了锦州的头上,然后自己躺在一旁,打算睡一觉,等天亮再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力力醒了,旁边的锦州不见踪迹。力力在想她去了哪里?想着想着,他突然想到了意大利面:

  “遭了,意大利面没等到我怎么办?我的对讲机怎么还丢了?唉,去银行吧,锦州的话,不会被颜容抓去了吧?只能先去找意大利面了然后再逐步调查那个颜容到底是什么人。”

  力力来到那家银行,里面一个人都没有,而且还是老样子,什么都没变。他来到二楼,发现房顶被雨水冲塌了,在碎砖块和碎水泥当中,发现一个行李箱。他打开后,看到了一张地图,旁边有一本封面被血染红的书,里面全是用鲜血写的汉字,好像是将手指咬破写上去的:

  “你好,我是地球的统治者,也被称为地球的象征。有一天我发现自己被那些信徒封印住了,小心,他们会高级的魔法以及复活任何带有怨念而死去的人,还会帮助那些人完成他们的复仇,他们就是恐怖分子的存在。有一位巫师非常贪婪,他想强迫我分解,然后自己得到地心之力。我一旦分解的话,我将会永远消失,无法保护这个世界,无法维护世界的正义。为了不让他们的想法得逞,我决定偷偷将自己的能量隐藏起来,这样他们就感觉不到地心之力的存在。然后偷偷分解,变成一个紫色的球体——地心之力。为了有效地保护它,我将它藏在了一片森林之中,位于这个城市与城市南边的樱桃村之间。非常隐匿,因为它被放在了一个废弃的石英城堡之中,城堡的外面已经涂了隐形药水,又放置了虚拟景象。我在樱桃村里面认识一个老人,他帮我绘制了这张地图,然后又用投影技术,将提示投放在那里,只不过。。。”

  后面的字都不清楚了。力力松了一口气,说道: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必担心了!好的,任务完成!如果信上说的是真的的话,那是不是还得抹除掉那些人呢?”

  这时,力力发现自己头晕晕的,就晕了过去。

  醒来时,发现自己被绑的不能动弹,眼前正是颜容,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炎龙!他露出丧心病狂的笑容,说:

  “你好!我的朋友,欢迎来到炎龙的基地!而且,你帮了我一个大忙哦!帮我找到了地心之力哦!作为朋友,我先让你品尝一下饭前水果!兄弟们,给我好好招待一下这位朋友!じゃ,さようならじゃあね!哈哈哈哈!”

  “你们把锦州怎么样了?”

  “锦州?没错!这里就是锦州!不跟你废话,老子还有正事要做呢!”说完,炎龙大摇大摆地走开了。

  几个人手里拿着棍棒,把力力围了起来。炎龙叫了几个人,他们全身武装着,然后登上了直升机。

  锦州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睡在帐篷里,她拿掉头上的毛巾,坐起来,打量着这个帐篷,缓缓说道:

  “我。。。这是在哪?”

  她走出帐篷,看到了眼前的大桥,说道:

  “唉?我不是坐着渔船渡河来着吗?那个叔叔和力力同学呢?”

  她发现帐篷外撒了一地的卷心菜,当中有一枚金色的猪戒指和一张音乐光盘,上面写着《Friend 》。她捡起戒指:

  “这戒指好漂亮,先戴着吧!”

  她来到桥的面前,惊奇地说道:

  “铁丝网被破开了啊?一定是力力同学干的!他肯定是在趁我睡着的时候为我开辟险路呢!真是个好人啊!嘻嘻。我这就去找他吧!”

  她走在桥上,望着桥的那一边,不见尽头。一段时间后,她走下桥,面前是一条破烂的土路,两边是一片很大的森林。她想:

  力力同学呢?他不在这里吗?

  突然,她听到右边的的森林里有动静,她高兴地说:

  “是力力同学!一定没错!”

  于是她就向右边的森林走去,她穿过一个又一个灌木丛,仍没找到力力。于是失望地往回走。

  走了很长时间,发现还没有到达那条土路,她心里:糟糕了,我迷路了!倒霉。

  就在这时一束直通天上且非常刺眼的紫色光柱吸引了她,小声且十分激动地说:

  “没错!那个,那个就是我爷爷所说的光柱!难道那个就是力力同学所说的神秘的力量吗?”

  锦州向那束光走去,光柱不但没有消失,反倒更亮了一些。

  她来到了树木很密集的地方,密集到连只蚂蚁都很难通过。她绕了一圈后,只发现了有两棵树相离着很小的缝隙,亮着光,她恰好通过。

  眼前的场景令锦州大吃一惊:樱花树布满整个草地,脚上以及身上的泥巴变成闪亮的颗粒飞向空中。

  她发现一个问题,这里的树叶以及天上的云、太阳都一动不动,他心想:难道是谁停止了时间?

  她仔细观察这些树木以及树叶,它们无比的光滑,还没有任何纹路,摸上去很冰,就像水晶一样。原来,这些树木以及樱花树乃至于天上的云、太阳都是假的,只是画出来的而已。但如果天空是假的话,那么这里就是一个密封的房间,那么这些光明和温度是哪里来的呢?

  她继续往前走,发现几句由行书写的诗悬浮在空中:

  水晶之上,有文所解。

  若其不闻,长老秘书。

  在村之南,曾有一城。

  城外危机,城内隐匿。

  若想其出,三石解迷。

  地心之力,一君所看。

  她看完后,发现,这首诗有什么不对劲,像被人改过一样。

  力力醒来后,疼痛感消失了,身上竟然被解绑,他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位于类似冷藏库一样的地方,里面挂着很多大型动物的肉,还有一个加工罐头的机器,地上还有一把刀。

  “这外面肯定还有守卫。”他想。

  他捡起刀,试着慢慢推一下门,门没锁。他慢慢推开,他看到了一根线悬挂在门的中间,他猜测:这肯定是炸弹。

  他目前能做的,就是剪断白线,他没有找到任何可以剪断白线的东西。他突发奇想,将一块冰用力砸在地面,找到其中最锋利、形状呈三角形的冰。

  他将小刀和冰组合成一把不像剪刀的剪刀,将白线剪断。

  他推开门,看到旁边有一个盖着硬纸板的玻璃瓶,硬纸板连着白线。

  瓶里装着一只昆虫,那只昆虫像变异过的一样,能飞,长长的爪子,嘴很尖,分泌这绿色液体。被他咬到后,后果不可想象。

  他把那个玻璃瓶拿进冷藏库,掀开纸板后迅速关上门,想给下一个到这里面的人一个惊喜。

  他向前望去,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两侧有很多的门,他知道,要想离开这里真的很难。他找到了一扇标有“出口”的门,打开后,是楼梯口。

  他很开心,突然,后面传来声音:

  “喂!什么人?”

  他被吓了一跳,但又想到了一个主意,偷偷把刀藏在袖子里,然后双手抱头,慢慢转过身来。那是一名携带枪支的守卫,守卫慢慢走来,力力借此机会,将藏有刀的那只手向守卫甩去,刀直中守卫的脖子,守卫倒下了。

  来到楼梯口,上面写着B18,不明白什么意思。没有向下的楼梯,他只能上楼,写着B17,他明白了B17就是地下17层。

  他继续向上走去,遇到了一个穿着校服且拥有猫耳朵和猫尾巴的女孩,那个女孩看到力力后开心的说:

  “主人!”

  力力吓了一跳:

  “你。。。你是。。。”

  “你不认识人家了吗?。。。人家是你养了14年的朝雾彩啊!”

  “小彩!”

  力力高兴地抱住了她:

  “想不到你果然是只神猫!你为什么不早点变成这样啊?”

  “力力同学。。。”

  “好了,不要说话,让我抱一会好吗,下次不要乱跑了!”

  “其实,我已经死了,你现在是在做梦对吧?”

  “。。。”

  锦州发现这首诗有很多的字是错误的,与实际意思相反,她经过修改后,用树枝从地上写出正确的诗。

  写完后,浮在空中的诗消失了,眼前渐渐浮现出一座由石英制成的城堡,太阳、云朵、大山也消失了,但光芒依然存在。

  她很好奇,准备进入城堡,听见外面有直升机降落的声音,然后又传来熟悉的说话声:

  “兄弟们,按照地图上的标记来看,就是这里了,但这里密不透风没入口啊!”

  锦州默默说道:

  “颜容叔叔?他怎么会在这里?”

  “老大!这里有入口!只不过小了点。”

  “那就想办法!无论如何我都要搞到地心之力!现在,地表之力已经到手了,只要再弄到地心之力,两者一结合,再吸收能量,すばらしい!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再消灭那些烦人的村民和恶心的信徒!”

  “社长,咱不如把这两棵树砍了吧!”

  “让我看看,等等!里面有人!”

  炎龙慌忙地说:

  “快!别让那个人拿到地心之力!要不然我的计划就泡汤了!”

  “那个叔叔应该是坏人!他想用这个来伤害别人,我绝对不会让他拿到的!”

  炎龙拿出电锯,砍向大树,大树冒出火花,毫发无损。

  “果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炎龙仔细观察后,惊讶地说:

  “何だ?这是。。。钻石?刷了一层染料的钻石?”

  锦州跑进那个城堡里,里面白茫茫的一片,全部都是由白石英建造的,不怎么大,中间有一个深不见底的洞,那个紫色光柱就是从这里发出的。中央有一颗紫色的球体:

  “那个就是力力同学说的神秘的力量吧?放心!力力同学,我一定会帮你守护好的!”

  “用得着本少爷帮忙吗?”

  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这个洞你们是进不去的!”

  炎龙说道:

  “你是谁?跟你没关系好吧。”

  “这里面是锦州吧?如果你们不用我的话,地心之力就要被她抢了唷!”

  “你认识这里面的人?”

  “认识?少爷我和那个垃圾做了两年半的同桌!她这个人啊,竟然还敢做这种事?看来还是惩罚的少啊!”

  “你想进去?”

  “是啊!快让我进去教训教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喏!”

  同桌将一张支票递给炎龙的手中:

  “这里是五千万人民币,算见面礼吧。”

  “你贵姓?”

  “安蒙!”

  说着,他钻了进去,进入了那个石英城堡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