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进化变异 九岁的春季

破蛹而出的蝴蝶,飞舞吧!

九岁的春季 丿少冰 6251 2020-06-19 01:34:02

  锦州惊醒过来,擦干额头上的冷汗后看了一眼闹钟,该到起床的时间了。她发现妈妈不在家,只在桌子上发现了一张字条:亲爱的锦州,我相信你已经懂事了,所以想告诉你一下事实,妈妈的肝癌加重了,不能再照顾你了,在这里,我要和你说一声抱歉,骗了你那么长时间,请你理解我的心情和痛苦。你的妈妈—荀孖(zī)。3月18日23时。

  锦州看完后非常震惊,嘴里默默私语:

  “不!不会的!我记得一本书上说过,喜欢辣椒的人免疫力肯定会很强,妈妈那么喜欢辣椒,她一定很健康!肝癌一定不会加重的,一年前医生告诉过我,妈妈的肝癌已经彻底治好了,妈妈一定还活着,可能受了什么打击,我这就去找她!”

  锦州的眼里泛起泪花,她换了一身衣服,这时她突然想到今天还得上学,锦州觉得妈妈最重要,其他事对她来说都是浮云。她带上钥匙和一些零钱,准备出门。

  她站在大街上,外面下起了大雾。天空上奇异的闪烁着11颗明亮的星星,围成一圈,她想:下这么大的雾竟然还能看到星星?这奇异的景观可能是在暗示着什么。着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不知道该从何处出发。她看了一眼时间,八点二十了,心想:不好,迟到了。她飞快地跑到学校,她希望在晚上回家时,能够见到自己的妈妈。

  她来到自己所在的班级,敲了敲门走了进去,下面传来了一阵窃窃私语和嘲笑声。老师说:

  “锦州,想不到你也会迟到?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回位去吧。”

  “谢。。。谢谢老师。”锦州有气无力地说道,看了一眼时间,八点半了。

  锦州低着头向自己的位上走去,但同时,几乎所有人都在用奇怪和嘲笑的眼神看着自己。锦州放下书包,坐在椅子上的一瞬间,屁股湿了。又传来同桌的笑声。不用猜,肯定又是她同桌往自己的椅子上倒的水。

  老师说:

  “同学们,不知道你们对摄影感不感兴趣,我们班要代表G市在下个月。。。那边的同学不要写了,不差这几分钟哈。。。好,继续说。要去美国参加少儿摄影展示会,那里有全球各地的著名摄影师的作品。。。”

  同学们陆续接话:

  “哇,摄影师?有妹子吗?听说会摄影的妹子都超可爱的!”

  “美国。。。听说那里不禁枪。”

  “我第一次去国外,好兴奋!”

  “美国会有白马王子吗?”

  “行行行!你们说吧,等你们说完了我再说!。。。。。。怎么不说了?不是挺能说的吗?。。。。。。那么地点好像在俄勒冈的什么阿卡迪亚湾,不知道同学们认识不认识这个地方。下面开始自习,我要出去一下。”

  锦州听到要去国外的时候,心里痒痒的,想要见识一下国外大神们的神作。她请求同桌为自己拍一张照片,因为她知道她的同桌有一台拍立得,而且还是最豪华版的,他的老爸是一家公司总经理,所以他要什么他爸就会买什么。她的同桌听到后回答:

  “哎呀,这不是锦州同学吗?怎么?今时不同往日了?你不是经常惜字如金的吗?”

  “求求你给你给我拍一张嘛,一张就好。”

  “但是我这个交卷很贵唷,一张就要两万。”

  “啊?那么贵的吗?”

  “你还是。。。”

  他后面的男生插话:

  “嘿,要不这样,你给她拍一张后,你就找这个借口好好揍她一顿,怎样?”

  锦州勉强同意了,她知道,这些对她来说都是家常便饭。他用相机拍完后却递给了后面的同学,后面的同学又传给后面,最后到了一个类似社会大哥形象的同学手里,锦州来到那个同学面前,温柔又客气地说:“你好,把你手上的照片还给我好吗?那是我的。”

  那个同学看了一眼照片后,笑着说:

  “噗,这照片真难看,这样吧,管我叫声爷我就还你。”

  这时,班主任走了进来,看见锦州后说:

  “那是。。。锦州!我说了多少遍,不能随地下位!”

  “啊?那个。。。老师。。。我不是。。。”

  老师来到锦州面前,发现同学手里的照片,说:

  “照片?你哪来的。”

  “这照片不是我的,是锦州的,是她借给我看的。”

  说完就将照片放到锦州的手上,老师抢过照片:

  “是谁给你拍的?你同桌?”

  锦州点了点头。老师将照片撕的粉碎,从锦州同桌里翻出一台相机后说道:

  “我说过,除学习以外的任何东西都不能够带到学校,为什么还有人不听?还有,锦州,你今天是怎么了?连续犯了这么多次错误?以前你不是很文静懂事的吗?根据学校规定,连续犯三次错误就会记大过处分!正好,锦州,下个月去美国你也不用去了,在家好好反省!”

  说完,老师带着相机气冲冲地离开教室。锦州默默地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伤心极了,含着泪,默默说道:

  “都是我的错,害得他没收了相机,而且我被记了大过,那,我会被学校开除吗?不要这样啊。。。”

  她的同桌抓住锦州的衣领,拽过来对她吼:

  “是你!把我的限量版相机弄丢了!听到没有!”

  说完他又将自己的书桌一脚踢翻。锦州吓的哭了出来,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一会,下课铃响了起来,同桌将她拽出教室,将她拽到一个废弃的会议室,直接就是一个耳光,再揪住她的头发,一拳打在她的脸上,锦州捂着面部哭了出来,男孩从兜里掏出烟和打火机,点了一根,猛吸一口,长呼一口气平静一下内心的愤怒。

  然后很洒脱地走到锦州面前,用烟烫她的脖子,锦州痛的喊了出来,反倒扇了他一个耳光,男孩彻底愤怒了,一手把烟扔在一旁,紧接着过去就是一脚,又将她狠狠地按在地上,抓住她的头发,打了一拳又一拳。过了一会,放学铃响起,男孩听到后站了起来,长呼一口气,说道:

  “你长能耐了?小崽子,敢动我了?算了,回家过生日去!爸妈会给我准备多么大的蛋糕呢?好期待!上次给我18个礼物,这次应该给我20个了吧?而且,这个沙包有点腻了。”男孩默默走出会议室。

  锦州的脑袋嗡嗡作响,一片空白,默默说道:

  “我,要不要死掉呢?”

  过了好长时间后才站了起来,回到教室,背起书包,打算回家。

  回家的路上发现一只流浪的猫咪,旁边是一个打开的纸箱,像是猫咪住的地方。猫咪用那透亮灵活的眼睛望着锦州,像是说着什么。锦州停下来:

  “小猫?”

  “喵~”

  “你怎么会在这里呀?你的主人呢?”

  “喵~”

  “你没有主人了吗?就像。。。我一样?”

  “喵~”

  锦州从书包里拿出一小块面包,向小猫走去。小猫后退了几步,转身躲到纸箱的后面。

  “啊。。。吓到你了吗。。。对不起。。。不是的。。。这个。。。其实。。。是面包。”

  锦州将餐巾纸展开在地上,然后把面包掰成了一个个小块,放到纸上:

  “这些。。。你吃吧,应该饿了吧?”

  “喵~”

  小猫慢慢走了过来,闻了闻那些面包,用舌头舔了舔,张开嘴吃了一块。

  “好吃吗?那就都吃了吧,那,我就回家啦。唉,如果我能养你就好了,可惜我连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呢,我,要不要死掉呢?”

  锦州继续向回家的方向走。

  “喵~”

  锦州向后看了一下,发现小猫正在跟着自己,她转过身,蹲下,说:

  “小猫,别跟我了,我养不了你的,希望你能找到一个好的主人吧,对了!”

  锦州将脖子上的水晶吊坠摘下来,准备给猫戴上。

  “喵~”

  小猫看到她手上的东西,再次后退了几步。

  “啊?我又吓到你了吗?对。。。对不起,这个。。。其实。。。我是。。。想送给你的。”

  “喵?”

  锦州慢慢走过去,套在了小猫的脖子上。“喵酱,你喜欢这个礼物吗?”

  “喵~喵~喵~”

  小猫用舌头缓缓舔起锦州的手。

  “哈哈,好痒~”

  她笑着,流出了眼泪。

  “那。。。我明天继续来看你,好吗?”

  “喵~”

  “给你起个名字吧,嗯。。。你既可爱又希望你能找到心仪的主人,就叫你可心吧。”

  “喵~”

  “那,可心,我就回去了,不要再跟着我了哦,我明天会继续来看你的,那,明天见。”

  锦州起身接着往家的方向走。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看一下妈妈回来了没有,家里没人。她爬上床,把头蒙进被子里。

  锦州回想着今天的经历,感觉很奇怪,时间像水一样,瞬间就流逝了,貌似才过了一节课就放学了,而且午饭和晚饭都没吃,还不觉得饿。她想着想着,进入了梦想。

  第二天醒来时,发现才凌晨四点,她很纳闷,自己明明睡到自然醒,怎么才凌晨四点?她到浴室洗了个澡,出来后竟然已经八点半了。心想:不好!又迟到了!时间怎么这么快?完了,又得挨老师批评。这时她又注意到桌子上的纸条,内容和昨天不一样了:孩子,我决定再给你一次机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锦州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她带上纸条,穿好衣服,火速赶往学校,礼貌地敲了敲门,走了进去,下面传来一阵窃窃私语和嘲笑声。老师说:

  “锦州,想不到你也会迟到!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锦州觉得这句话很熟悉,看了一下时间,竟然还是八点半,她明白那句话的意思了。锦州轻声说了“谢谢”,走到自己座位的旁边,果然,自己座位上面有一摊水。锦州拿出纸,擦干后坐了上去。老师说:

  “同学们,不知道你们对摄影感不感兴趣,我们班要代表G市在下个月中旬去美国参加少儿摄影展示会,那里有全球各地的。。。”

  。。。

  “下面开始自习,我要出去一下。”

  “那个。。。安蒙同学,你好。”锦州笑眯眯地说道。

  “。。。”

  “我想为你拍张照片,可以吗?”

  “是嘛?看且你叫我同学的份上,就允许你拍一张吧,哈哈,没想到我的魅力这么高。”说着,就将相机递给锦州,自己摆了一个酷酷的姿势,锦州拍完后把相机还给同桌,并说:

  “哇,好帅。”

  同桌一把将照片抢过,拍了拍后面的同学:

  “你看这张,OK不?”

  后面的同学接过照片,看完后哈哈大笑,又传给了后面,最后又到了“社会大哥”手中。同桌气冲冲地来到大哥面前,吼道:

  “喂,那是我的照片,还我!”

  “还你?你算老几?”

  这句话激怒了他,一脚踢在大哥的肚子上,然后抓住大哥的衣领,拉下位,疯狂踢。

  班里乱成了一锅粥,此时班主任回来了,大发雷霆:

  “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啊?不乐意呆就滚,滚犊子!来来来,全班都站起来!全部人站一天!下课不许出去!。。。还磨蹭什么啊?以为跟你们开玩笑呢?快点站起来!前后门都开着!让其他班同学都来欣赏一下咱们班的好班风!你们才小学!小学四年级!四年级就这样,等到中学那得什么样了?怎么全低头了?是不是觉得不好意思,比较丢脸了?老师不怕丢脸,三十几岁的人了。好了,多的话老师也不想说了,说多了你们都觉得老师磨叽。”

  班主任来到同桌面前,扇了他一个耳光:

  “乐意打架是吧?乐意打回家打去!”

  老师注意到桌子上的照片,看了看又将它撕得粉碎,说:

  “这是你的拍立得照的吧?把相机交出来吧,没收!”

  “这。。。这不是我的相机,这是锦州的相机。”

  “锦州有相机?她怎么可能带没有用的东西来?”

  “她。。。”

  锦州心想:我应该做点什么。她从同桌的桌堂里拿出相机,胆怯地说:

  “老师!真是用我的相机拍的!”

  老师走过去一手夺过相机:

  “我说过,除了学习以外的任何东西都不能带到学校!为什么还有不听的?锦州,下个月去美国你也不用去了,在家好好反省。还有,最严重的就是你。”

  老师指了指锦州的同桌说:

  “多次打架,说了也不改,停课!一会让你家长来把你接走!锦州,下课来我办公室!”

  说完老师走出教室,教室里鸦雀无声,只有同桌的哭泣声在教室回荡。过了一会,打铃了,锦州慢悠悠地来到办公室,心里有点害怕,害怕自己被开除。对她来说,从教室到办公室像半个环球旅行一样遥远。她开了门,轻轻地说:

  “老师,你找我?”

  “嗯,锦州,过来,我找你有点事。”

  锦州有些害怕,慢慢地向老师移动,老师说:

  “锦州,我想和你谈谈你的同桌。”

  “我。。。同桌?”

  “他抽烟、喝酒、染发、烫头、打架、搞对象,社会流氓干的事他都干过,本来想给他一个改变的机会,就放到了你旁边,你是个好孩子,我认为你能影响他,但是。。。”

  “老师。。。”

  锦州突然哭了出来。

  “老师你不知道。。。他天天逗我、捉弄我,把我当成了他的娱乐工具。他经常搞恶作剧,经常抢我零食,经常乱扔我的书。记忆最清晰的一次是:在我一次回家的时候,因为是冬天,天已经黑了,他们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围住了我,我装作没看见,继续走,不小心踩到了那个狐狸精的脚,那个狐狸精叫了一声,说道:

  “老公,你看,她踩到我的脚了!”

  “媳妇,你放心,我这就给你主持公道!”

  他来到我的面前,说:

  “你把我媳妇的鞋踩脏了!”

  “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他冷笑了一下:

  “对不起有用吗?她的鞋是名牌,国外品牌,知道吗?土包子?一双就要六万!”

  “那。。你想怎么样?我赔不起。”

  “呃,媳妇你说吧!”

  “要我说,就让她像狗一样在我面前趴着,趴到我心情好为止。”

  “嗯,好主意。”

  我当时被吓惨了,连忙说:

  “啊?不要啊!”

  我急忙后退,却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回头一看,是他们的人,我同桌说:

  “弟兄们,给我狠狠地教育她!”

  有个人来到我的面前,摸着我的脸蛋,说:

  “老大,你看这个小姑娘,冰清玉洁的,老大你都有肉吃了,好歹让小弟喝口汤吧?”

  “你的意思是?唉,随便。”

  “老大,那我就不客气了!”

  “不要!求求你,别!”

  同桌在背后拽着我头发,大声吼道:

  “你在命令谁啊?连个“请”字都不说?垃圾里最低级最无耻最下滥最恶心最烦人最虚伪最自卑最怯懦最吝啬最下流最挑剔最幼稚最可笑最沉闷最顽固最垃圾的顶级垃圾虚伪恶心可笑的连垃圾都不如顶级窝囊废,会有人对你这个丑八怪有想法?可笑!一辈子只配当个沙包吧!ばーか阿呆ルーザー!”

  “呜~呜~呜~”

  “我对她有想法,老大。”摸我脸蛋的那个人说。

  “呜~呜~呜~”

  “你。。。你是另类,不算。真不知道像你这样的窝囊废多不多,像你这样的底级生物还有多少。”

  “呜~呜~呜~”

  “兄弟们,给我打!”

  然后我被打到失去意识,在垃圾桶中醒来的。”锦州含着眼泪说。

  老师听完非常震惊,说:

  “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告诉家长或者老师呢?”

  “因为他们告诉我,如果告诉老师他们就用刀划我的脸,而且还不让我上学。”

  老师愤怒地说:

  “真是的,想不到那个孩子这么完蛋,不过不用担心,今天下午他就走了。我们班打算新转过来一个别的学校的男同学,性格挺好的,也挺热心的,让他坐你旁边行吗?”

  “嗯!”锦州疯狂点头。

  “听说那个男孩是校草哦。”

  “哇,真的吗?”

  “明天你就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嗯!”锦州露出开心的笑容。

  放学回家的路上,看到自己的同桌向自己走来,醉醺醺的,手里拿着一个酒瓶,另一只手拿着一只浑身是伤已经死了的猫咪。同桌看到锦州后说:

  “锦。。。锦州,快到爷这儿来,让爷宠爱宠爱你!妈的,那个下三滥的女人和我分了,没关系,这还有一个美人陪我。”

  锦州看到了那只猫脖子上的吊坠,惊讶地说:

  “难道。。。难道。。。那。。。那是。。。可心?不。。。不要呜呜呜呜呜呜呜~”

  “你在说这只猫?这只猫害得老子摔了一跤,踢了十多脚还没死,最后用小刀又砍了十几刀吧,我准备拿回家解剖用来解气呢。嗝~”

  “呜呜呜呜,对不起,可心,我。。。都是我的错。。。我太废物了。。。没能保护你。。。对不起。”

  突然,天上飘起了雪花:

  “下雪了?这才几月份啊?嗝~”

  锦州趁着这个机会,快速地从他身边跑了过去,嘴里不停地说:

  “对不起。。。可心。。。对不起。。。”

  她从花店买了一束百合花,然后放到那个纸箱里面:

  “可心,虽然我们只认识了一天,但你算是我交到的第一个朋友吧,我非常闷闷不乐、软弱没用,班里根本没有人愿意和我说话,没有人愿意和我做朋友,甚至还有的同学欺负我。就在他们无缘无故地让我道歉的时候,无缘无故地造谣我、取笑我的时候无缘无故地欺负我的时候,我的心里像灰尘沉入了寂静的大海一样,绝望而又失去了光芒。我一直盼望着事情会有好转,然而并没有。我每天都在考虑要不要死掉,我想通过死掉来解脱,我好多次脑补我自杀的场面。学校里没有我的位置,现在连最疼爱我的妈妈也不见踪迹。可心,我想去陪你,我希望你能在我的怀中安稳地入睡,我希望能把你养的健健康康,我希望你能够陪我玩。。。呜~呜~呜~”

  她擦干眼泪后继续说道:

  “你知道你能接受我送出的礼物时,我有多么高兴吗?那。。。可心,等着我,我这就去陪你。”

  她走向湖边,身体缓缓向前倾斜,但反射似的向后退了几步,坐在了草地上。

  “呜~怎么办?我不敢。。。我太没用了。。。”

  锦州向家走去。回到家后,锦州大吃一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