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在大佬掌心翻个身

008 没用的小东西

在大佬掌心翻个身 江边儿 1024 2020-02-27 00:05:00

  是刚分开一个小时的大“锦鲤”吗?

  洛离低语了一声,“锦鲤”这个称谓让某助理手臂一软,差点把人摔到地上。

  洛樱一愣,顾不得受伤的路程安,现场抓到野男人,可比拍到她衣衫不整刺激多了。

  洛樱兴奋地朝金黎扑过去,手机几乎怼到了脸上,

  “你是谁?什么时候跟我妹妹勾搭上的?”

  金黎嫌恶地一甩手,洛樱被甩了出去,不偏不倚地砸到了路程安身上,哀嚎声再次响起。

  “吵。”

  洛离心情烦躁,意识越来越不清醒。

  “滚。”

  喉咙里挤出一个字,洛离像是耗尽了所有的力气,陷入了混沌的状态。

  金黎捡了钥匙开门,洛离凭着感觉向床的位子走过去,脚底软绵绵的,她一头栽倒在床上,好困!

  白墨渊坐在床旁的椅子上,幽深的眸看向床上的小姑娘。屋里没有开灯,窗口照进来几缕微光,男人好看的侧影在洛离的脸上落下一片阴影。

  他伸出手,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寒凉的指尖碰上洛离温软的耳垂,沉声道:

  “没用的小东西。”

  男人唇角微勾,慢慢移开了视线,松开耳垂的手攀上了洛离的额头,闭上了眼睛。

  睡梦中,洛离的嗓子又干又痛,痛楚一路下延,像是被人搅动了五脏六腑。

  “咳!咳!”

  洛离痛苦的咳嗽了几声,被困在痛苦的梦魇里。

  ‘狗东西,敢打她,打死!’

  她将力量集中在手上,努力攀上了床旁的书桌,握住了桌上的台灯,用力砸了下去。

  “砰!”

  像是耗尽了洪荒之力,洛离手一松,胳膊垂下了床沿。

  顺着往下滴的,还有白墨渊额角的鲜血,落在苍白的脸上,顿时让金黎魂飞魄散。

  “先生。”

  金黎大叫一声,他鲜少会如此失态,先生的身子何其尊贵,怎么能受这样的屈辱。

  “嘘。”

  像是害怕吵醒洛离,白墨渊示意金黎安静,只神色淡淡地看了一眼眼染上指尖的血,金黎放下刚要抬起的脚。

  洛离睫毛颤动,她终于睁开了眼睛,入目的便是一张染血的脸。

  洛离眸子微眯,眼神没有聚焦,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

  “做噩梦了?”

  男人清冷出声,眼底没有任何情绪。

  洛离看着白墨渊半张被染红的脸,眼神慢慢聚焦,这是她干的?

  “先生。”

  金黎从口袋里掏出白色的绢帕,按上白墨渊的额角,眼神像是想要杀人。

  洛离屏住了呼吸,在心里盘算着如何躲过这一劫,毕竟就算金黎不杀了她,老爷子也不会放过她。

  “嗯,梦见狗东......”

  “不是,刚才梦见我怀孕了,有人要杀了我肚子里的孩子。”

  她信口胡诌,又在心里盘算怎么把这件事糊弄过去。

  洛离挣扎着坐起来,勾了勾唇扯出一个好看的笑容,一脸茫然地看看白墨渊,又看看金黎。

  “你们怎么进来的?”

  “你的头是怎么了,流血了,痛不痛,我给你打个急救电话吧?”

  洛离慌忙去拿手机,整个人紧张得不行,像是这个男人就是她的命一样。

  金主爸爸就是她的命,没毛病。

  洛离想下床,看到地上的陶瓷碎片,茫然地看向金黎。

  “我的台灯是怎么回事,外婆留下的遗物呢,呜呜呜......”

  “是谁干的?”

  突然被锁定的金助理:“.......”

  洛小姐你这是在碰瓷。

  洛离又转向白墨渊,只见男人蹙了蹙眉,脸上有几分不悦。

  洛离哭得更大声了:“呜呜呜,你干嘛瞪我,我真的很难过,外婆的遗物不多......”

  白墨渊最像人类的地方,大概就是见不得女人哭,洛离的眼泪偏偏像珠子一样往下掉。

  “好了,回头再买一个。”

  “哦。”洛离擦了眼泪,收起了对自己的恶心。

  金助理:“......”

  洛小姐你这是讹诈了吧。

  白墨渊用手绢压着额角,血还在往外冒。

  洛离赶紧抱出了医药箱,保住了自己的命,还得保住金主爸爸的命才行啊。

  她摆出了消毒药水,绷带,止血药......

  “我给你止血。”

  瓢是她开的,该负责。

  不过她强烈怀疑梦里打她肚子的狗东西就是他,上次他摸自己脑袋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

  下次再敢摸,还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