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三章 安式做派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442 2020-03-04 23:34:01

  命定的缘分,就像是两点之间的距离。后来林雨虹才知道,她曾以这样的机缘走进了有关他的世界,打开了另一扇有关时间的大门,通往了他的人生道路,再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他。

  果然一切正如陈欣冉所言,昨天在她离开咖啡厅不久后,就立即接到了一个自称是安家管家的电话,说是先生已经在移植医院安排妥当,希望捐献者能够体会为人父的苦心,在采集完成前这段时间住院,并会安排好相应的护工照顾她的饮食和生活。电话结束后,林雨虹想等一切结束后,对方一定会像电视剧里的霸道总裁一样,甩给她一笔丰厚的回报。

  她敲响了VIP病房的房门同时转头看了站在自己身旁的陈欣冉,虽然两人此刻都戴着口罩看不清彼此的表情,但她还是捕捉到了那双眼睛流露出了些许的不安和紧张。在她还没来得及开口以示安慰,房门就被打开了。此刻站在她们面前的是一位年龄约六十的老伯,应该就是昨天给她打电话的安管家。

  “林小姐好,我是安家的管家,先生命我在这恭候你。”还未等林雨虹开口,门内的人已经先一步表明自己的身份。

  “安管家好,您叫我林雨就好。这是我小姨!”林雨虹在介绍自己的名字时特意隐去了最后一个字,又简单地指明陈欣冉的身份。当时资料库也只是在她同意下,向病患者透露了她的姓氏,现在用林雨这个名字既方便又不容易出错。许是陈欣冉戴着口罩的缘故,安管家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只是对她称了一声林女士后,便不再看着她。然后将两人引进房间。

  安伯行动做派就像是程序设定好的机器人,一举一动都规范到位,十分详细周到地介绍了VIP病房的各个功能区,至始至终都是口露八齿的标准微笑。说话态度谦恭有礼,和病房内清冷的色调相得益彰,一样没有温度。

  “先生吩咐过我,房间内一切以林雨小姐喜好为先,有什么需要的,我立即安排。或者是不满意的,我立即更换。另外,护工已经在准备中午的餐食了,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就会到。”安伯仍旧保持着不紧不慢的语速,说话时眼光正注视着“林雨”,像个随时任凭上将调遣的兵士。

  “辛苦安管家了。其它的依你家先生安排。不过我需要一定的空间自由,我不希望这房间内出现第三个人。我也可以保证你家先生从医生那里得到的所有我关我身体的指标数据都是达标的。”这样做,一方面是林雨虹不希望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她人的监视中;另一方面也是确保陈欣冉的身份不被识破。总不能让陈欣冉一天24小时都戴着口罩。

  “好的,一切如林雨小姐所愿。桌上这部手机是先生为您准备的,你有任何需求,只要拨打里面的手机号,就会有人为您服务。那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安管家在妥帖安排好一切后就立即离开了病房,好像他身上的所有输入指令已经执行完成。

  安管家的离开让陈欣冉松了一口气,饶是看着她长大的安管家也没有认出她来。谁曾想再次遇到故人会是这样的情景,安管家还是以前的安管家,行事作风自有安家人一贯的严谨高效做派,做那样人家的媳妇时间久了也会变得机制麻木。她很庆幸自己曾经是真得疯过,才有了现在的清醒。

  “陈姨,你没事吧?”林雨虹摘下口罩,从行李中拿出自己备好的居家服,准备到卫生间换上。看到还戴着口罩的陈欣冉,又走到她面前,帮她将口罩摘下。在这房间内,至少她们还是自由的。如果时间是套索,她不知道安家人是否在很久以前,就在陈欣冉的脖颈套上枷锁禁锢了她的自由,然后一个指令一个动作地将她一步步培养成为安家合格的媳妇。能将一个人逼疯的地方,一定有它可怕之处。看着眼前的陈欣冉,她不禁有些好奇,现在的安米拉会长成什么样子。她会是安家自有一套做派的衍生物吗?

  “我很好,你给我争取了一定的自由。”陈欣冉不得不佩服眼前这个只有20来岁的女孩,那是她不敢为自己争取的。她可以拥有话语权,只是被自己的胆小怯懦扼杀在摇篮里。在面对安米拉的父亲时,她像是被提线的傀儡,内心里所有声音整齐划一,不敢有任何反抗。

  林雨虹明白她话中的自由,她现在开始有点明白陈欣冉口中所谓的安式做派,那种冰冷刺骨的感觉大概是独自置身于一片无边无际的冰湖上,脚下结冰的冰面映照着自己的模样。不管你如何拼命奔跑,你低下头只会看到自己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以及因空旷越加清晰的喘息声。它给了你奔跑的自由,你仍旧在它的掌控范围内。即使等到气候暖和,冰面开始融化了。你会以为自己得救了,殊不知下一刻会坠入湖底,进入到另一个深渊,一个会让你窒息的深渊。

  “在这里尽量让自己轻松自在些,我去换身居家服。你也收拾下,待会儿就可以吃饭。陈姨,如果要出去,记得戴上口罩再走。”林雨虹进了卫生间后,又有点不放心,探出头再次提醒陈欣冉。得到肯定的回应后才关上门。

  中午饭点的时候,护工送完午餐就立即离开了。林雨虹在陈欣冉的陪护下,开始了一系列的体检项目。体检表分为内外科系统、辅助检查和血液检查三大块,林林总总的体检项目看着令人头疼。好在安家花了钱,有专门的医务人员陪同体检,每个体检项目都提前打好了招呼,省去了排队的流程。剩下的血液检查和辅助检查中的腹部B超要求空腹,所以都留到了明天早上。

  “陈姨,我现在算是在享受富人的生活吗?”晚饭后,林雨虹坐在懒人椅上,手里捧着一盒切好的水果,挑了一颗车厘子往嘴里塞。从餐食到饭后水果,无一不讲究精致。让她好好地享受了一番口腹之域。

  “你吃少点,临睡前还要喝上一杯鲜奶呢。”陈欣冉倒不担心林雨虹吃撑肚子,别看这姑娘个子小,胃口倒不小,剩的都是些不爱吃的。晚上毕竟还要休息,吃多了也不好。

  “陈姨,这所谓的安式做派都是做到了极致。剩下的水果,分给医护人员吧。”林雨虹吃完最后一颗车厘子,起身抽了张湿纸巾擦拭嘴角。这安家人花钱简直就是大手笔,中午和晚上都送了水果,这分量足到可以让林雨虹吃上小半个月。

  “好,听你的。我这就送给外面的值班人员,让他们自己分分。”陈欣冉从抽屉里取出新的口罩戴上,再将已经被林雨虹收拾好的水果提起往门外走。

  林雨虹从桌子上拿起之前随手带来的一本英文诗集,注意力很快就被一行诗文吸引。“The giving comes ,The taking ends.”给予而知之,索求但端缘。不仅是友谊,这世间大概所有的关系都是如此。想到这里,她干脆合上诗集,管它什么的安式做派。

  闭目享受此刻,只为了友谊,为了这世间所有的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