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四章 安家小叔(上)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891 2020-03-06 16:13:29

  大抵上这世界上所有小孩闹脾气的方式不同,但这诸多闹腾的背后只有一个愿因,就是获得关注,比起成人世界的沉默,他们更直接表达出自己内心的渴望。可是大人的行为多狡猾,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或借口推托,闹脾气这种事情在成人的世界里早已荡然无存,只剩下理智。

  隔壁病房的安米拉正在闹绝食,这是陈欣冉送水果时,从值班护士的闲聊中听到的,说是从住院开始,就隔三岔五地闹一闹,都说青春期的孩子,叛逆起来让人恨得牙痒痒。陈欣冉回来的时候特别留意了安米拉房内的动静,但是只有隐隐约约的脚步声。

  “陈姨,你是不是担心米拉?”从进门开始,陈欣冉说完安米拉的情况后,就坐立难安,一会儿

  靠近两个房间的隔墙听听动静,一会儿坐在床沿对着天花板发呆,林雨虹看得出她内心的不安。

  “听护士说,那孩子脾气犟得很,病着了也让人不省心。”陈欣冉说完话后,又叹了口气。

  “闹脾气总是有原因的,无非是为了某个人或是某样东西。”林雨虹左手托着下巴,半个身体倚靠在餐桌上,右手玩着桌上的蜡烛香薰,是很好闻的樱花香,淡淡的,一点都不甜腻。微亮的火光映射在她食指上。

  “某个人或某.......我知道了,是想见到小晟,也就是米拉的小叔。”陈欣冉突然想到了护士说的定心丸,也就是安家三少,每次他一来,自己的女儿安米拉就变乖,好好吃饭。

  “这样啊,办法我倒是有,只不过要让陈姨的宝贝女儿吃点苦,挨几顿饿。”林雨虹玩够了桌上的香薰蜡烛,又将身体的重心放到靠椅上,然后便看着陈姨,她无非就是看着陈欣冉担心安米拉,才愿意帮忙。如果陈姨不想,她也不强迫。她本来就是毫无相干的外人,没资格替安家管教女儿。

  “我们连米拉的面都见不到,能有什么办法?”陈欣冉好奇的问道,只要有办法治好米拉闹绝食的毛病,让女儿吃点苦没什么难的。这孩子在安家顺风顺水,估计也是个小霸王。

  “谁说一定要见面,我的这招叫借力打力。况且安先生这还给我留了一个宝贝。”林雨虹起身扬了扬手上的手机,翻开通讯录,里面只有一个联系人。手指轻点了下那个手机号,拨了出去。

  “晚上好,林小姐,请问您有什么需要?”电话拨通后,很快就有人接听。

  “你好,麻烦你帮我转告安管家,说我有急事找他。不用特意到医院一趟,让他回个电话就好。”这个办法要想行之有效,必须要找安管家的帮忙。

  一方面,当时安先生留下这部手机时,就已经交代了满足自己的任何需求。现在自己提出第一个要求虽然涉及到了安家的家务事,但好在这个人是安米拉,在捐献同意书未签字前她可以随时反悔走人,这并不违法,只是一点道义问题。安家人是不会揪着这点大肆抹黑她的人格,除非她们不顾及安米拉的颜面,毕竟是安米拉在治疗期间三番五次闹绝食的事情在医院都成为饭后闲谈。一个不愿积极配合治疗的患者放在大众面前的形象就是不爱惜生命。所以人们的关注点只会在安家,而不是她一个捐献者,何况,她的捐献者资料是受到隐私保护的,安家人没那么傻,在手术完成前,是不会不顾及林雨虹的意愿。

  另一方面,这个办法除了让安米拉挨几顿饿外,并不会对她的身体造成伤害,她只是闹绝食,并没有排斥医生安排的一切治疗手段,可以为她注射营养剂。所以这个办法没有损害到任何人的利益。

  “安管家,要想让你家小小姐以后不闹绝食的办法,就必须要她小叔配合。”林雨虹将她办法说完后,再次强调安家小叔必须配合她,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安家小叔在安米拉绝食的第一餐,就来的话,那这办法就完全没有实施性。

  “好的,林雨小姐。我会将你的意思转达给三少爷,至于先生这边,你放心,先生说过会满足你的任何需求,何况这事本来就是我家小小姐在闹脾气。”安管家对于林雨虹的第一印象是这姑娘个子小小的,性格温温的。但是能向他提出要求的小姑娘除了安家自己的孩子外,她是第一个。不得不说这姑娘还有点小聪明。

  那边,知道自己侄女又闹绝食的安靖晟正处理完手上的紧急工作,拎起让人准备好餐食前往地下车库,在他打算开往医院前,接到了安管家的电话。于是改变方向,打算回家。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而隔壁病房的安米拉这时却一脸奇怪的看着护工将房间里的食物一扫而空,平常她闹完绝食,护工都是变着法的哄着自己吃点水果零食,今天倒是好,病房内所有人的动作都出奇一致。不哄她也就算了,她才不稀罕。

  “小小姐,先生吩咐了,什么时候你愿意吃饭了,什么时候恢复零食水果,而且谁也不能私下给你拿吃的,否则一律开除。”其他人收拾完全都离开了,只剩下守夜的护工认真地回答她。

  “哼,不给就不给。我还有我小叔呢,他现在一定在来医院的路上。”安米拉拿出手机正打算跟小叔抱怨自己狠心的父亲,把她一个人扔在医院不来看自己就算了,现在还断了她的水果零食。可是听到的却是对方手机已经关机的声音。

  “小小姐,三少爷今晚也不来了。”听完护工的话,安米拉气得直接将手机摔到地上。然后躺下床将被子盖过头生闷气,爸爸对她一直都是放养政策,有事没事都把她扔给小叔,她从小到大就跟安靖晟亲近,小的时候简直就是他身上的挂件。现在连她小叔都不理她,原本还很生气,现在变得很委屈,小声的抽泣起来,慢慢地哭睡着了。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窗外飘来的番茄鸡蛋面香的馋醒的。和其他白血病患者不同,安米拉一被查出患了白血病,就幸运地找到了匹配地捐献者,所以她没有漫长地化疗和放疗期。身体的状态自然也比其他患者要强。这也就是安家人不怕她挨饿的原因。

  闻到面香顿时觉得饥肠辘辘,于是她动作极其轻地下床找吃的填饱肚子。她可不想自己偷吃被护工逮个正着,那样太丢脸,有关乎自己尊严的事,绝对要小心。可找了半天。连块糖都没有找到。这一番动作让她肚子更饿了。从窗外飘来的面香更是让她直咽口水。她干脆关上窗,闻不到就不想吃了。最后她只好喝了一大杯水,然后重新躺回床上。她就不信明天早上她小叔不会来看它。

  “这番茄鸡蛋面煮的真好吃,陈姨你手艺可不比护工阿姨差。”林雨虹喝下最后一口汤,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而陈欣冉站在窗旁听隔壁病房的动静,虽然声音很小,但是隐约还是可以听到翻抽屉倒水的声音。

  “待会还要喝下一杯鲜奶,要不要吃点消食片,先缓缓?”陈欣冉低头看了眼林雨虹的肚子,有些担心到。这丫头鬼主意多,从安管家那里问了下安米拉的饮食喜好,就让自己煮了一份番茄鸡蛋面,还特意站在窗前,散了散香气。两间病房刚好是对称结构,两张病床背靠背,只隔了一堵墙。

  “好,陈姨,你猜。明天早上她是吃呢还是不吃呢?我猜,她不吃。”林雨虹吃下陈欣冉递给她的消食片,没等陈欣冉的回答,就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陈姨,这个时间点是那边的早上,我觉得你可以关心一下你现在的家庭,不能厚此薄彼。”林雨虹接过陈欣冉手中的碗筷,做家务活有助于消化。

  “那你记得睡前喝牛奶,我已经热好倒进保温杯里了。”陈欣冉觉得林雨虹真是怪让人喜爱的,这姑娘真是好孩子。

  “嗯,陈姨晚安。”这间病房还专门配了一个陪护房,虽然空间小到只能容纳一张单人床,但给了陈欣冉足够的隐私空间。

  林雨虹洗漱好后将保温杯里的热牛奶倒进玻璃杯,晾个十分钟再喝,刚好距她吃完面的时间半小时。然后躺回床上插上耳机,播放手机里已录好的雨声。每到一个新的环境,她就会听着自己家乡夜晚的雨声,仿佛这一刻她还是缩在自己熟悉的被窝里。

  晚安,雨声。晚安,今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