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六章 安家小叔(下)

愿与今生 迎苣夏 3013 2020-03-08 15:41:49

  多年以后,林雨虹回想起初遇的情形,没有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的悱恻爱情,而是荒诞可笑的误会。一声安小叔定下了彼此的界限,至此安靖晟成了她眼中一个值得敬重的长者。一帘之隔只留下了一朵飘逸的樱花,至此“林雨”在他的心中烙下了樱花印。

  午后小憩后,传来一阵轻缓地敲门声,随后陈欣冉关上门拿来三个盒子进来。

  “这么快就到了?”林雨虹接过陈欣冉手上的盒子,每个盒子都有精美的包装,心里想着,还真是回礼,就这包装也花了不少金钱包装。

  “安家送的回礼?”陈欣冉看着那极度讲究的包装,就猜到是安家的大手笔。她好奇地看着林雨虹拆开外包装,越看越惊舍。

  既不是人参燕窝鲍鱼翅肚的营养品,也不是价位超高的全套首饰品。

  她看的的第一盒是拼图?看到的第二盒依旧是拼图?看到的第三盒还是拼图?安家这波又是什么操作,这送礼路数她怎么看不懂。

  送礼人且不想,这收礼的倒是很开心。看了看这盒,又看了看那盒,每一盒都爱不释手的样子。

  “陈姨,安管家说要送我回礼,我就直接开口要了一盒拼图,没想到安家人这么大方,送了我三盒。每盒还都是进口的。真要送了名贵物品,我可是受之有愧。”林雨虹自然猜出了陈欣冉的想法,一番答疑解惑后,就选择其中一盒拼图打开。终于有可以消遣时间的事做了,她将整盒的拼图片倒在桌子上,然后根据图案上的色块将1000块批图片进行第一步的分类。

  看着林雨虹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陈欣冉心想:“这世间又有多少人能活得如此通透。”

  忙活了一下午的时间,林雨虹的拼图终于大致模样,看得出是颜色丰富多彩的房子。她伸了伸懒腰,又活动了一下肩膀。

  “陈姨,我肚子饿了,要什么时候才可以吃饭啊?”林雨虹接过陈欣冉做好的水果捞,一边吃着水果一边坐等寿司。

  “已经在送来的路上了,按你要求加了一份乌冬面。”陈欣冉看了眼桌上的拼图,是意大利五渔村的那张,听林雨虹说,这瓶图拼好后,夜晚发光会更好看。心想:“这丫头可真够有耐心,对着一盒拼图捣鼓了半天也不嫌烦。”

  “有敲门声,我去看看。”陈欣冉顺手戴上口罩,然后往房门方向走去,回来时手上拎了标有寿禧禄三个字的两盒木盒。

  她们点的寿司是当地有名的寿禧禄。这家寿司店每天定点定量销售,过时不候,售完即止,要想好好吃一顿,不仅要提前预约,还规定每人定量购买。

  林雨虹想吃很久了,可惜一直没有预约上。今天她总算可以一饱口福了。

  安米拉房间的寿司和林雨虹的是一齐送到的,看着摆满整桌的寿司和一大碗的乌冬面,安米拉惊叹隔壁病友的胃口。这份量足以喂饱3-4个成年人。尽管这寿司再美味,她也没有饕餮的胃,能尽数吞下并消化大数值的碳水化合物。

  中午的那顿火锅就让她吃得够呛,吃到最后直接吐了。不过对方竟然能吃上名满全城的寿禧禄的寿司,也真的是令他意外。自己之所以能吃上这家的寿司,还是因为爷爷和这家店的老板是故人关系,才讨得了这口福。

  “小小姐,你要是实在吃不下就算了,何必这么折腾自己的胃。”护工看着安米拉艰难地吃下一个又一个的寿司,实在不忍。这孩子哪是在吃饭,简直就是要命。

  “不吃了,不吃了,我......”安米拉一句话还没说完,就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真是丢脸死了。这要是被她家人知道,还不得笑死。生病前吃饭最爱闹腾的人竟然也有吃寿司吃到打饱嗝的一天。

  心想:“隔壁的人这么能吃一定是个大胖子,自己跟隔壁的胖子较什么劲,总不能为了争这口气把自己也喂成个胖子,这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嘛。”

  她才没那么傻,这么一想,对着剩下的寿司和大半碗的乌冬面也就坦然了,心里舒服多了。然后起身绕着房间最大周圈走了一圈又一圈,燃烧卡路里去了。

  “陈姨,安管家是对我有什么误解,就算我再能吃,也塞不下这么多实实在在的的米饭啊。”林雨虹看了看满桌的寿司,再看了看陈欣冉一眼。寿司不都是讲究精细,怎么她看到的是暴发户版本。

  “要不我每样分出一半,送给今天值班的护士?”陈欣冉对着一桌塞得满满当当的寿司,也一脸发愁。

  “嗯,也只能这样了。不然太暴敛天物了。”林雨虹十分同意陈姨的提议,动手将每盘的寿司分出一半。然后坐等陈欣冉送完寿司回来一起吃。

  晚饭消食后,林雨虹洗完澡不小心碰到了桌沿的水杯,水杯不稳摔在了地上,整杯的水倾数洒到她的右脚面,当下整个人烫到跳了起来,紧接着发出了“好烫”的叫声。吓得正在卫生间洗头发的陈欣冉赶紧往外冲。

  “陈姨,好疼。”陈欣冉看着她烫红的右脚,立即跑回卫生间端了一盆冷水出来。被冷水泡着的右脚在灯光下越发清晰可见,林雨虹的皮肤偏冷白,这么一烫,红的夺目。

  “陈姨,我不疼了,你头发上还有泡沫没有冲洗干净呢。”

  “不疼了,也得抹点烫伤药。我收拾下出去买。”陈欣冉说完后,就立即回卫生间收拾了一番。很快就出去了。

  林雨虹泡了一会儿脚,觉得没有什么大碍就躺回床上拉上窗帘,插上耳机听着音乐等陈姨回来。

  “陈姨,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注意到床帘上人影,林雨虹立即摘下耳机。打算起身拉开床帘下床。岂料对方的一句话惊得她放在床帘外一甩一甩的右脚立即缩了进去。

  “我是米拉的叔叔。”看到那只纹有樱花图案的右脚缩进床内,安靖晟心里竟生出一点的可惜之感,那是一朵绽开的粉色樱花,中间的花蕊颜色较花瓣深些,樱花旁还有三片零落的花瓣。带有几分飘逸洒脱之感。

  “安小叔好,我脸上敷着面膜,就不和您正面打招呼了。”林雨虹故意压低声音,一点都没有发现自己情急之下对对方的称呼有何不妥。

  “是我唐突了,敲了房门没人应,就自作主张进来了。”安靖晟觉得那声软软糯糯的安小叔有点意思。旁人不是叫他三少,就是安三爷。这姑娘一开口就是安小叔,一声安小叔叫得比他家小魔头还要甜,听得他是心花怒放。

  “安小叔,这会儿不是应该在您侄女的房间吗?”林雨虹的言下之意,就是你一个长辈不去看望自己的侄女,来她一个陌生女子的房间有何贵干。

  “想亲自和你道谢,怎么说你也是我家米拉的大恩人。”话是这么说,可他心里却不这么想。能让他起好奇心,也就是一帘之隔的眼前人,竟是一个和自家丫头差不多大的小姑娘。

  这归其原因有三:一则是这姑娘年纪虽小,但聪明胆大,改了米拉一闹脾气就绝食的臭习惯;二则是这姑娘竟然谢绝了安管家准备的大礼,只要了一盒小小的批图;三则是安米拉话里话外都离不开隔壁病友。

  之前还只是信息捎带了一两句,今晚看望安米拉时,小魔头一口气不带喘的巴拉了半个小时的话,都绕不开眼前的姑娘。

  心想:“这要是让小魔头知道,隔壁病友不仅是自己的捐献者,还不是一个她嘴里言之凿凿的胖子(这姑娘的脚腕比小魔头的还细),会不会气得直跳脚,还要把整个医院闹个底朝天。”

  依着那孩子的心性,还真有这个可能。

  “安小叔的谢意,我心领了。没有其他的事,烦扰您离开的时候带上门。”林雨虹心里不安,只想着赶紧下逐客令,这要是陈姨回来碰到个正着,难免不会发生事端。

  “好,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安靖晟对于她的态度倒不气恼,真要是和他假客套,反而会让他心生厌恶之情。真性情好就好在一个真字上,假客套里的场面话只不过是虚与委蛇罢了。离开的时候目光再次瞥了一眼桌上的五渔村拼图,照这速度,不出三天,就可以拼成了。

  林雨虹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抒了一口气。安家小叔终于离开了。过了一会儿,才听到陈欣冉回来的声音。说是值班的护士许是在哪个病房忙,只好到外面的医药店买烫伤药膏。

  林雨虹涂完药膏后看了眼脚背上的樱花,叹了一口气。大学毕业旅行的途中,偶遇一家刺青店,那家店名她早已忘了,她忘了自己是怎么走进那家店,又是如何随意地挑了一位纹身师,纹下了一朵飘逸的樱花。

  她只记得门口众多广告标语中一句:“青春无关痛痒,只关态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