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七章 一束花香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023 2020-03-09 17:58:05

  马蹄莲挺秀雅致,花苞洁白,宛如马蹄,叶片翠绿,缀以白斑,可谓花叶两绝。清吞的马蹄莲花,是素洁、纯真、朴实的象征。在欧美国家常用作新娘的手捧花,也是埃塞俄比亚国家的国花。白色的马蹄莲宜赠与年轻人,但忌送单数。

  一大早,安管家就派人送来一束马蹄莲。陈欣冉将包裹着花束的包装纸拆开,再将12朵的马蹄莲插入玻璃花瓶中。

  “陈姨,这马蹄莲可比一般植物养殖要麻烦的多,性喜湿好温暖,既不耐寒也不耐旱。生长适温在15到25摄氏度之间,夜间温度不能低于13摄氏度。只要温度一失衡,就会被迫进入休眠期。总之,不是个好伺候的主。”林雨虹欣赏了一会儿马蹄莲,又低头继续她的拼图工程。

  “看不出来,这马蹄莲还这么讲究。”陈欣冉向来对花花草草就没有欢喜一说,相比较植物,她更喜欢有活力的动物。

  “嗯,如果是实生苗还需培育3~4年才能开花。”林雨虹将散在桌上的拼图块放回分类盒里,已经坐了两个多时辰了,她得起来活动下身体。

  “刚好休息下,吃点新鲜水果。”陈欣冉见她起身不再拼图块,走到冰箱拿出之前已经做好的水果捞。和林雨虹相处了几天,陈欣冉大抵上了解她的喜好,这丫头不喜整个完好的水果,喜欢去果皮的水果块,如果和酸奶一起更甚。哪怕一天吃上三次也不嫌腻。

  “嗯,等下午注射动员剂后再拼。”林雨虹接过水果捞,以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叉搁在茶几上,背靠着一个抱枕,怀里再抱着一个抱枕。然后才闲散地吃起水果捞。

  “中午还是吃肉拌面和酸梅汤吗?还有什么想吃?让护工一起做了带过来。”陈欣冉体贴地问她,早上体检结果出来,一切正常。下午就开始为期四天的动员剂注射。

  “想吃糕点了,让护工阿姨备点桂花糕、绿豆糕和玫瑰花糕吧。”许是受了马蹄莲的影响,林雨虹突然有点馋糕点了。那糕点软软糯糯的,吃起来清香可口。

  “好,下午再给你煮点花茶。”

  “嗯,挺好的。”林雨虹十分赞同陈欣冉的提议。喝花茶吃糕点,再播放些轻音乐就更美了。算得上是偷得浮生半日闲。

  从这天起,林雨虹的房间每天早上都能收到一束马蹄莲,她倒也乐得自在。没有哪一个女子能抵挡得了花香,即使这物有花期、有时令,有些又难免娇贵几分。但它比呆若木鱼的直男更懂得如何俘获女子的芳心——以花色动人,以花香悦人。总之,在林雨虹看来,这物看似单纯无害,实则厉害的很。

  眼前的陈姨就是一个好例子,她每天早上都乐呵呵地拆开包装纸,再将其插入精心备好的花瓶中。每日算好时间就往花瓣上喷水,真得是乐此不疲。

  “陈姨,这副五渔村拼图送你,感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林雨虹将装裱好的拼图递给陈欣冉,在拼图送来的当天,她就上网买了相应的拼图框。

  “好孩子,谢谢你!”陈欣冉当然知道这副拼图花了林雨虹多少时间和心血,她感念于这孩子的好,收下这份礼当个念想。

  动员剂注射已经有4天了,今天采集造血干细胞后,这意味着离她们告别的时间所剩无几。

  “陈姨,你离开前我请你吃顿火锅,就当是送别宴了。我不喜欢生离死别,就不去机场送你。”陈欣冉将林雨虹拥入怀中,连说了好几个“好”。

  心想:“这一次离开,她无憾了。”

  现代造血干细胞移植法采用从外周血中采集造血干细胞。用科学方法将骨髓血中的造血干细胞大量动员到外周血中,从捐献者手臂静脉处采集全血,通过血细胞分离机提取造血干细胞,同时,将其它血液成份回输捐献者体内。

  整个采集过程是在一间封闭和符合医疗安全要求的环境中进行,采集的时候林雨虹能感到一些疼痛感和头晕,整个人愈发全身无力发软。采集完的瞬间晕了过去。

  “陈姨,我怎么了?”她记得自己刚刚还在医疗室,怎么一睁眼回到自己的病床上,全身一阵阵酸痛。

  “医生说你的痛感神经比普通人要敏感多,所以你是因为身体吃不消晕睡过去了。”看到被推出医疗室的林雨虹,陈欣冉当时害怕地哭了。她查过采集造血干细胞的资料,至今没有因采集外周血造血干细胞引起对捐献者伤害的报道。医生检查后一切正常,她才放心下来。一直守在病床旁,看到林雨虹醒过来,又开心地哭了。

  “陈姨乖,不哭。我不是没事嘛。”林雨虹伸出手擦拭去陈姨脸上的泪水,从小到大,她就是这么哄着自己哭红了眼的母亲。陈欣冉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和她母亲极像。心想——是不是全天下的母亲在孩子面前哭起来都是一个样。怎么可以让人如此心疼。

  “陈姨,我想吃过桥米线了,你能不能帮我到医院外买一份,要多加些肉哦。”说实话,她现在其实一点都不好受,全身的骨架都疼,连带着脑袋都晕。但是又不想让陈姨担心,只好找了这么个理由。

  “好,我去给你买,还有什么想吃的吗?”陈欣冉巴不得把整条街好吃都给林雨虹买下来。这孩子本来就肤白的好看,现在却煞白的可怜兮兮。

  “嗯,那还想要一份提拉米苏。”

  “好,我再看看有什么好吃的,也给你买,你喜欢就吃,不喜欢也没关系。”陈欣冉贴心地在床柜处放了一杯温水,又事无巨细地交待一番才戴上口罩离开。

  林雨虹终于松开藏在被子里因忍痛握紧的双手,然后化疼痛为声音,“啊”了一声。真得是好疼,从醒来后,她的疼痛感就愈发清晰,这和医生之前与她说的情感不同,罢了,不过时间问题,忍一忍就好了。忍一忍就过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