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八章 玫瑰助眠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073 2020-03-10 18:44:52

  柔软的花瓣裹着淡淡的玫瑰花香一次又一次地沁入心脾,绛红色的花瓣轮廓一圈又一圈地附耳轻语,睡着的人儿,梦里似乎一路赤脚,走过山川,越过河海,遇见了玫瑰园。然后精疲力尽地再次睡着,在梦里又梦见了满园的玫瑰香。

  林雨虹再次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空低垂着一片黑暗。房内笼罩着温馨的灯光,墙上的时钟指向为18:35。陈姨挨着她的床沿睡着了,眼底藏着一丝疲劳。

  她身上的疼痛感似乎也随着白日的时光,一并消失的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有饥饿感。

  她小心从另一边下床,蹑手蹑脚地为陈姨披上毯子,再走到保温箱前,端出陈姨买好的过桥米线小声地吃了起来。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后,陈姨醒了。林雨虹又陪她一起吃了一顿不算太晚的晚饭。

  两人挨在一起重温经典的惊悚悬疑片,是《死神来了》系列的第一部。电影剧情大意是:“男主做梦预料飞机失事,而在事故前意外救下除自己以外的5人。但是死神名单却依旧上演,死神的魔爪一次又一次地找上他们,这场与死神的生死作战,是否能如男主所愿,幸免死亡命运呢?”

  “陈姨,我们要不要点个烧烤?看得我肚子又饿了。”

  “啊.......你又饿了?”陈欣冉无奈地看了一眼林雨虹地肚皮,这丫头的胃真得是个无底洞。饭前吃了一大碗的过桥米线,陪自己吃晚饭,也没少吃。这会儿又想吃烧烤了。她起身将中午护工带来的糕点盛在碟子里,递给林雨虹。

  “先吃点糕点吧,烧烤送来怎么也要半个小时。”

  “嗯,陈姨真好!”林雨虹接过糕点,欢快地吃了起来。吃的时候还不忘往陈姨怀里靠。那模样简直就跟撒娇的小动物一样,让人又气又好笑。陈欣冉怕她噎着了,不时地喂她喝花茶。

  等烧烤到的时候,电影也快接近尾声。于是两人又继续看了《死神来了2》。这次死神安排了一场连环的交通事故,不同的故事背景,同样的恐怖死亡气息,这些幸存者又是以车祸中应该死亡的顺序一个接一个死于各种巧合和意外中。

  两人在恐怖惊悚的氛围中吃完了烧烤,又一人解决了一根香蕉。

  陈欣冉洗漱后就回陪护房和家人煲电话粥,林雨虹则是躺回床上重温之前已经看完的英文诗集。可目光却被枕边的玫瑰花所吸引。花梗上还束着白色的丝带,红色的花瓣在白色的床被上尤为醒目,将她的思绪带回到了下午。

  记忆里首先响起的声音是一阵有规律的敲门声。

  林雨虹忍着不适,起身将床帘拉上。再躺回床上,才开口说了声“请进。”

  “听说你晕了过去,我来看看你。”这声音听起来竟然有点耳熟。

  “安小叔?”

  “嗯,是我。”安靖晟拉来床沿的椅子,坐了下来。并没有离开的打算。

  林雨虹无奈地看着天花板,心想这人怎么坐下来了,她现在身上的每根筋骨都很错位了一样叫嚣着。

  “给你带了朵玫瑰,放在枕头外,可以镇静安眠。”林雨虹接过递进床帘的玫瑰花,道了声谢谢!

  “安小叔,您还有事吗?”等了一会儿,床帘外的人还是依旧坐着。

  “没有。”安靖晟看着一字排放的马蹄莲,好半会儿才又吐出一个问题。

  “喜欢马蹄莲吗?”

  “啊......”安家小叔这么无聊到这种地步。既然跑过来问自己这样一个无聊的问题。

  “马蹄莲,你喜欢吗?”安靖晟又重复一次问题。如果是以前,他不会耐着性子,去问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今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听到这姑娘晕睡过去,会特意过来跑一趟。看到桌上摆放整齐的马蹄莲,就顺口问了一句。安家人送花的惯例是只送马蹄莲,不管被送人的喜好。

  “还好。”林雨虹想了一会儿,回答道。

  “还好是什么意思?”安靖晟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气势,继续问她。

  “就是谈不上喜欢,但也不讨厌。总之就是还好。”

  “米拉喜欢睡火莲,你喜欢什么?”安靖晟又抛出了一个问题。

  “睡火莲一年只开七天,人们都说它淡漠无情,我却觉得它很有个性,一年轮回只为自己开。”林雨虹心想,这倒挺符合安米拉的个性。

  “那你呢?”林雨虹侧了侧身体,面向安小叔的方向。这个大人还真是固执,好似今日来看她的缘由就为了这个。

  “我没有喜欢的,百花有百语,岂是我三言两语就能定性。”林雨虹向枕头的玫瑰花靠近了些,淡淡的玫瑰味真好闻。

  “有趣。”安靖晟压低声音说到,好像这话只是说给自己听。

  “安小叔,我能不能借你右手的食指握着?”林雨虹有点不好意思地问他。

  “......”安靖晟被这么一问愣住了,就连他家小魔头也没这么问自己借过一根手指。

  “小时候,只要我生病难受,我爸爸就会让我握着他右手的食指,讲故事哄我。安小叔,我不听故事,就借你一根食指。”林雨虹现在就很难受。

  安靖晟被她这么一解释,觉得好气又好笑,人家小姑娘这是拿他当长辈看,可现实上,他还是个三十出头的单身男性。这手除了自家小魔头小时候牵过,还没被其他异性碰过。

  他还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虽然这句话放在此情此景有点别扭,倒也合适。

  心想,人家遭这份罪也是为了救安米拉。自己也不能太不近人情。

  林雨虹看着伸进床帘的食指,道了声谢然后开心地握住。

  “安小叔,你的手指虽然光滑,但没有我爸爸的舒服。”林雨虹记忆中父亲的指腹有着厚实的老茧,给她的童年带来了不少幸福感和安全感。

  后来两人又聊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林雨虹不知不觉中睡着了,松开了安小叔的手指,翻了个身睡得更沉了。

  安靖晟什么时候离开的,她一点记忆都没有。

  拾起枕边的玫瑰靠近鼻翼闻了闻。轻声地道了句晚安,好梦。

  原来玫瑰不止清香,还可助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