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十九章 离别现在 再见未来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196 2020-03-21 17:13:37

  每一次的相聚,自有离散的那一天。而真正的离散到了,是为下一次的再见作别。相聚是一场欢歌,我们会盛装出席跳响幸福的节拍,在不同的角色里给予彼此欢乐。离散是远行的风帆,我们不能亲眼见证彼此的成长,但期待再遇时的你我意气风发,成为了最好的自己。

  巴黎的夜色很美,横行交错的街道里交织着不同的声音。有嘈杂的喧嚷,有细微的呢喃,有爽朗的笑声.......生活里的所有美好,仿佛在这一刻凝聚成。有烟火的地方,不一定有人群,但有人群的地方,一定是在为生活发声。

  安靖晟和林雨虹漫步街道,身旁是擦肩而过的三两人群,耳边是晚风轻拂的秋意。让人很舒服,也很惬意。

  “明天回国,今晚有什么想要去的地方?”安靖晟说话的声音很轻、很淡,较之以往多了几分亲切感。林雨虹笑着摇了摇头,漫步街道也是不错的选择。

  “安总,晚饭的时候,你似乎有点不开心。”林雨虹走到他前面,努力将自己的眉头往中间挤,模仿着他现在的表情。“安总不开心的时候,眉眼处会有细微地变化,就比如你现在,眉头一紧,一副被我看穿心事的表情。”

  安靖晟看着她丑萌丑萌的表情,故作平淡地越过她。心下却想自己挑眉的样子也这么丑吗?

  “哎,我这么努力地模仿,你好歹也发表下意见啊。”林雨虹见他不理自己,快步追上去。

  “看你这几天表现,有什么要求随便你提。”安靖晟走得方向是去秋季大型专场的,他记得白楚瑜说过,林雨虹看上了一枚太阳花戒指,这个要求可以满足。

  “真得吗?什么要求都可以提?”林雨虹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除了回产品部,其它随便提。”安靖晟一眼看穿她的心思,果然听到这话的林雨虹笑开得脸立马蔫了,憋着嘴盯着他,果然男人的嘴都是骗人的鬼。然后气鼓鼓地加快脚步将他扔在身后。

  “送你太阳花戒指,喜不喜欢?”林雨虹听到这话,脚步一顿停在了原地。她刚才没听错吧,安总要送她戒指。想要送礼就直说,还要绕一个大弯让自己提要求,这样做真是别扭地好笑。

  安靖晟见她不说话,也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又再说了一次:“白楚瑜说你很喜欢,如果是他错解你的意思,你也可以选其他的当我送你的谢礼。”

  林雨虹现在是彻底明白他的意思了,不就是感谢她帮了自己的朋友。“喜欢是喜欢,不过没必要。安总真要感谢我的话,就送我一篮的玫瑰吧。”林雨虹向街道卖花的小姑娘招了招手。

  那小姑娘就一路蹦蹦跳跳地跑到他们面前,然后用很笨拙的英语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是不是要买花,要多少支,多买有优惠。

  林雨虹一把抱出篮子里的二十七朵玫瑰。安靖晟看着她满怀的玫瑰,只好乖乖付钱。

  “你是我所有助理中最傻的那个。”安靖晟这话虽然听着有几分贬低之意,但心里却想,当然也是最善良的那个。

  “我不是傻,是不贪。”林雨虹认真地纠正安靖晟的错误,“所谓君子爱财有道,我帮了安总的朋友不假,可是我的出发点只是想要帮助有需要的人。如果我借机让安总为我喜欢的戒指买单,那绝非君子所为。”

  安靖晟看着眼前的林雨虹,脑海里又再次记起那个脚上纹有樱花的小女孩,和她一样有着耀眼的灵魂。

  “是吗?可孔夫子言,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安靖晟用手将她的额头抬起,正脸朝他。

  “那还有一句谚语,说的是无奸不商呢。安总,那你可是阴险狡诈之人?”林雨虹一脸认真地怼回去,逗得安靖晟发笑,这还是第一次有女人敢直面和他一争高下。

  “所以,待人事都不能断章取义。有失公允。”林雨虹见他心情愉悦,说话方式也就便轻松了很多。

  安靖晟点点头以此答复她。就在刚才,他竟然有股想要摸林雨虹头顶的冲动。这动作也就只有安米拉小时候调皮捣蛋乖乖认错时,他才会做出这般亲昵的行为。

  “林特助,你今年多大了?”他突然有点介意林雨虹的年龄大小,当时调任的时候,并没有在意她的人事信息。

  “安总,女孩子的年龄是个秘密。不可说,不能说。”

  “我有一个侄女,今年18岁。可性子没有你这般安静。”安靖晟只要一想到自家小魔头,就头疼脑涨,这小丫头从小到大惹祸不少,麻烦不断,给她一根如意金功棒,没准比孙悟空还能作。

  “人总是会在生活中收敛脾气,她只是还没长大而已。”林雨虹从一捧玫瑰中随意抽出一朵,“就好比我手中的这朵玫瑰,离开了土地就会被拔去一身刺,只留下柔软。”

  安靖晟看着她手中的玫瑰茎刺已全部被拔出,只留下两片绿叶。在灯光下,只会让人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花萼上,而忽视了茎身。

  “算起辈分,我怕是要虚长你一辈。可是我不得不对你另眼相看。你总是能给我的生活带来惊喜。”

  安靖晟这话逗得林雨虹噗呲一笑,在她老板心里,原来自己还有这么一面。而安靖晟却摸不清头脑,自己刚讲得又不是冷笑话。

  “安总,你这叫倚老卖老,难道还想听我叫你一声安.......”

  “雨儿,雨儿,雨儿。”林雨虹的话被韦博的叫声打断,只见这人边招手边开心地朝林雨虹跑去,后面的黄儒文在后面追着他跑。等跑到他们面前已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小文文,我就说是雨儿,你还不信。愿赌服输。”韦博一脸得意地伸手要赌注,黄儒文骂他一句不要脸,还是从口袋里掏出五张一百元人民币给他。

  韦博拿到钱,看了一眼林雨虹怀里的玫瑰花,然后将它往手里一抱,体贴地说到:“雨儿,你手歇歇,我帮你拿。”

  黄儒文不屑他这副嘴脸,“你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将他从林雨虹身边拉开,和安靖晟一左一右护着她。“雨儿,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买。”林雨虹笑着摇摇头。

  “雨儿,我也给你买,你博哥我有的是钱。”韦博自然不愿输给黄儒文,一脸期待地看着林雨虹。

  林雨虹依旧摇头,心里觉得好笑,今晚怎么一个两个三个,都要给她买东西。

  安靖晟见两人还在互相斗嘴,黑着脸说了两个字,闭嘴。就带着林雨虹离开。剩下吓得腿脚发软的两人站在原地,互相瞪着眼,谁也不让谁。

  次日,林雨虹对来送机的韦博说了一句,“今日再见,未来再见。”这份心情他们彼此都懂,不说煽情的话,为了下次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