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十二章 你这样的人才不可交

愿与今生 迎苣夏 3314 2020-03-14 19:07:04

  在人际交往的法则中,有人遵从金钱至上论,以富足优越的生活状态欺压社会底层劳动者,这样的人天生挑剔,喜欢打击别人,并以别人的举足失措、情绪低落为乐趣,不懂得尊重二字,想以此把自己衬托得高高在上,实际上光鲜亮丽的外表下缺失可贵的人格。

  安靖晟选择的城内有名的火锅店,林雨虹还是第一次来。店里的装修风格以江南水乡为主,有按照船舫设计,里面只能容纳两人,青纱笼罩,极具私密性。很适合情侣约会。也有亭台设计,四个朱红色的柱子雕刻着龙凤花纹,不同与船帆的方桌,而是足以容纳十人左右的圆木桌。

  安靖晟一进门,就直接走到二楼的包间。是这家火锅店的常客,和楼下的用餐方式不同,这间包间靠窗处摆了一张床榻,一张方桌中间镂空,腾出锅具的位置,靠窗处的柜子有着大小不一的空格,应该是用来摆放的菜盘。此外,包间还多了几分古色古香的装饰外,一进门就放着的屏风,上面画着《韩熙载夜宴图》。

  有意思的是,就连餐具都是特有的星空图案,从杯盘到筷子,无一不精致讲究。

  “三爷,竟然会带生人来这里,还真是罕见。”说这话的是这家火锅店的老板,长相自然不俗,穿衣风格打扮上有很明显的韩国时尚风。

  “林雨虹,新公司特助。这是我朋友,白楚瑜。”安靖晟言简意赅,名字和身份指明即可。

  “你好,林特助。”林雨虹见他伸手,立即起身下榻,礼貌地回了个握手礼。

  “刚巧我也没有吃晚饭,和你们凑一桌好了。”白楚瑜一点也不客气,脱去鞋坐在了林雨虹身边。拿出平板翻开每页菜单,向她一一推荐起来,林雨虹看着这他这阵势是要将上面的菜全部来一遍,她心里真是捉急,本来打算点份蛋炒饭,现在连米粒都吃不下起了。

  转念一想,她花的钱,怎么着也要吃回1/3的量才对得起自己。这么一想,她也不纠结,认认真真地翻了平板,选了好几道菜,最后再点了一碗冰粉。

  安靖晟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慢悠悠地喝着上好的龙井茶,先润润口。

  火锅吃得有气氛后,林雨虹发现白楚瑜的胃和她有的一拼,别人是过命之交,这两人是吃货之合,一顿饭就吃出了十多年的友谊。只要清汤锅底不是番茄,林雨虹就荤素不忌,甚至更爱往辣锅里捞肉吃。而白楚瑜别看长相清秀,可吃相豪放,进食速度块。

  “小雨弟,以后想吃火锅,就找我。哥保管让你吃够个。”火锅气氛吃嗨了,白楚瑜也不顾忌男女有别,直接揽住林雨虹的肩膀将人往自己怀里靠,还兄弟相称。

  “你这是吃醉了,需要我让你清醒一下吗?”安靖晟看他那副做派,就知道是老毛病犯了。从小学开始,这货的朋友都是从火锅中交出来的,除了他以外。

  “我又没喝酒,哪会醉?”白楚瑜收回手摆放在双膝上,又变回了之前的模样。而林雨虹则是在安靖晟的安排下,换了个位置,坐到他左侧开始吃冰粉败败嘴里的辣味。

  “安总,瑜哥,我去卫生间收拾下。”林雨虹筷子没夹稳,一块刚从辣锅里捞出的羊肉掉到了衣袖,她今天穿了件白色毛衣,沾上去特别明显,不先处理的话,后面再洗就困难了。

  白楚瑜热情到要陪她去一趟,还是安靖晟给拦下,这人热情起来没了常识,女士卫生间,你一个男的凑什么热闹。

  林雨虹从卫生间收拾一番准备上楼时,听到一个男子刺耳的吵闹声,循声看到的是一个个子高大强壮的男子正拿着手指一边戳着女服务员的额头,一边大声斥责。其它桌的顾客都处于观望的状态,就连要帮忙的服务员也被男子大力推开,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施以援手。

  林雨虹看到这场面,就立即上前,从隔壁桌端起一杯水朝男子脸上泼去。原本热闹如菜市场的大厅此刻一片寂静。被泼了满脸是水的男子惊讶地看着林雨虹,丝毫不信他脸上的杰作是她做的,林雨虹趁热打铁再男子做出反应前,又端起一杯水泼去。

  “这回你清醒了吧,你不会以为这是你打造的帝国。”林雨虹这话一出,让男子气炸,想伸手教训她。

  “你打呀,省得警察跑两趟,闹事欺人两件事刚好一起处理了。”男子这才意识到自己被一个小女孩激怒,伸出的手掌立刻握拳狠狠地砸向木桌。

  “顾客是上帝,服务员做错事,不应该教训吗?”站在一旁的女人见男子居于下风,说话轻声细语,但依旧透着不甘。

  “是吗?我只知道在《旧约圣经中》,上帝耶和华有一人类救赎计划,这才有了上帝之子耶稣肉身钉于十字架牺牲自我解救人类原罪。而你口中的顾客是上帝,到底是怎么让你生出一副粗俗的高人一等的丑恶嘴脸。就算她真得做错了什么,还有法律法则,怎么也轮不到你们这番人生攻击吧?”

  “你懂什么,她弄脏了我新买的Cucci。怕是她好几个月的工资都赔不起。”女子特意指了指自己的包包,一改之前轻声细语的柔弱姿态。

  “我是不懂这些名牌皮包,但你介入别人的婚姻,靠出卖皮相来满足你的虚荣心。实在也高贵不到哪里去。

  “你胡说什么,我们明明是真爱。”女人不相信林雨虹说的话,走到男子面前求证。谁料男子气哼哼地,想甩下女子走人。林雨虹伸手拦住她的去路,其他服务员形成一堵人肉墙将闹事男女围住。

  “走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向我们店员道歉,以及支付你的消费和赔偿你损坏的物品。”碍于现下局势,男子都按照林雨虹说的做。就连刚才趾高气扬的女人这一刻也收了气势,一脸颓败。

  解决完事情的林雨虹一回头,就看到站着看热闹的两人。白楚瑜一脸崇拜地看着她,眼里写满佩服二字,安靖晟见怪不怪,问她还要不要继续吃。林雨虹点了点绕开两人走在前面回到二楼包间。

  “小雨弟,你给我讲讲,你是怎么知道那女的是小三?”白楚瑜殷勤地给林雨虹夹菜,坐等解答。

  “通过观察啊,那名男子年近四十,成功人士打扮,但是说话粗俗刺耳。所以应该是一夜暴富。”林雨虹吃下最后一块牛肉,喝了一口鲜榨橙汁,才缓缓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猜他是富二代,或者创业成功人士?”白楚瑜好奇地问她。

  “他身上没有公子哥的习性,你说的那种成功人士是靠艰苦奋斗才发家致富的,像这样的人性格沉稳,态度多半温和。对社会底层劳动者持尊重态度。而刚才那个人,戳着女士的脑门,一脸拿钱砸人的表情。”林雨虹继续解释。

  “那这跟那个女的有什么直接关系?”白楚瑜越听越有意思,干脆放下手中的筷子。

  “那个女很重视品牌,但是你们难道没发现,她身上除了一个名牌包包,不见其它奢侈品。”林雨虹这么一说,当时那个年轻女人身上确实没有多余的首饰,只有一个贪慕虚荣的人,才会在意自己低廉的首饰配不上名牌。否则,只会让人怀疑名牌包的真实性。

  “按你这思路,他们的关系才开始不久。那个男的应该是吃了甜头才给那女的买包。好不容易到手的奢侈品却被服务员弄脏,那女自然就不依不饶地拜托那个男的讨个说法。”安靖晟想到那个女的丑恶嘴脸,嘴角就越发鄙夷。林雨虹则是不放过吃得机会,连吃了好几口蔬菜才作罢。

  安靖晟见她不吃了,叫人送上新鲜水果和清茶。三人才离榻坐到旁边的小圆桌。林雨虹见有自己喜欢的车厘子,又吃了起来,白楚瑜被她引诱地吃了不少。安靖晟依旧饮着刚泡好的花茶。

  “男人也是有虚荣心,他们喜欢通过女人来展现自己的财富和地位。但是男人也不傻,只愿意把钱花在应该花的地方。对老婆大方是在经营婚姻,对恋人大方旨在滋润爱情。而只有对于第三者,你们会衡量付出和回报。”

  白楚瑜听完拍手称绝,赞叹不已,对林雨虹的好印象加深。这朋友比那些围绕在他身边的女性要有趣聪明的多。

  “听你这话,你对男人很了解?”安靖晟握住林雨虹的手腕,咬下她手里的车厘子,入口香甜。

  “不敢当,像安总这样的,我就完全不了解。”安靖晟竟然抢走自己手中的车厘子,不就是回报她上次喝了他的咖啡,真是幼稚,小心眼。白楚瑜觉得这一幕没法看,他十多年的兄弟竟然在欺负他刚认识的小雨弟。

  “你们两个倒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嘛?”白楚瑜听到这话,本来想供出是安靖晟不让自己插手帮忙,但碍于安靖晟威胁的眼神只好挠头傻笑装傻。

  “我下楼买单,你们自便。”林雨虹懒得琢磨安靖晟的心思,她打算买完单乘地铁回家。

  “不用买单,这家店也有你老板的份,哪有在老板的店吃饭还让员工请客的。三爷,你说是不是。”白楚瑜一手抓住林雨虹的胳膊,问着安靖晟。

  “竟然这样,那就你买单入账。”安靖晟现实打脸白楚瑜,本来他就没打算让林雨虹请客,只不过想逗逗她。现下有人自投罗网,他当然也不放过,能入账分钱何乐不为。

  安靖晟说完不管一脸石化的白楚瑜,拉着林雨虹往外走。然后强硬地要求送人回家。

  “以后离白楚瑜远一点,他不靠谱。”安靖晟先打破车内的沉默。林雨虹无所谓地应了一声好,心里却想着,像你这样连朋友都损的人,才不可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