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十三章 无人机告白风波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824 2020-03-15 22:09:39

  单相思的感情找不到合拍的节奏,是该一如既往地执着于深情,还是抽身离开避免遍体鳞伤。有多少人热爱繁华,并能接受它归于平淡的烟火转瞬熄灭;有多少人的痴狂岁月,并能抵得过残阳西下的苍发暮雪;有多少相思无果,并能化成种子变成相思树。

  “雨虹,你这出差时间不带休。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出去玩了。”潘熙熙点了一份公司食堂的盖浇饭,就到汤面档口等着林雨虹。

  “我出差的是香水之都,给你带瓶香水作为你下月的礼物?”林雨虹端起煮好的牛肉面找座位。

  昨天安靖晟送她回家的时候,通知她收拾好行李,晚上直飞巴黎。

  中午整理文件迟了,到大食堂刚好是高峰期。空位寥寥无几。

  “雨虹,来这边坐。我同事刚好吃完。”两人循声看去,一个男子面带微笑高举右手向林雨虹打招呼,与他同桌吃饭的人已经三三两两起身端盘离开。

  “雨虹,是叶进华。”潘熙熙不问林雨虹意见,直接拉着她朝那走去。

  大食堂是由附近几家公司合资经营的,也是一次偶然的拼桌认识了叶进华,为人幽默风趣知进退,把控细节追求卓越,就是过于完美,让人心生距离。

  “你很忙吧,最近都没在食堂见到你?”叶进华将备好的整盒车厘子递到林雨虹面前。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林雨虹就在他面前吃完整合的车厘子。后来只要一到食堂,就会到水果区买上一盒,想亲自送给她。

  “嗯,是有点忙。这车厘子,你还是留着自己吃吧。我从家里带了些,还没吃完。”林雨虹将车厘子退回到叶进华面前。

  “公司同事送的,我留了一盒,这盒你带回家放冰箱里。”她就是因为要出差,才把家里保质期几天的食物,带到公司分给了同事。

  “雨虹要出差,家里水果都往公司带,你要是不介意的话,这盒车厘子就送我了。”潘熙熙一上桌的时候就垂涎那盒车厘子好久了,果实饱满,色泽红艳光洁。

  “什么时候走?”叶进华的声音有几分失落,再过两天就是周末,他还想约她吃饭看电影,进一步了解林雨虹。他不介意林雨虹对自己的态度,他愿意在原地等她朝她迈步。最让他害怕的是,林雨虹一直没有在他所设想的原地等他,而是早已远去,走向它方。

  他不由得有几分沮丧,但又很快地处理好心情,面带笑意地将那盒车厘子送给了潘熙熙。然后从容淡定地起身收拾离开。

  “雨虹,我觉得叶进华一定对你有好感。”潘熙熙丢下吃了一半的盖浇饭,对车厘子下手,左右手交替喂入嘴中,三下五除二,所剩无几。

  “你竟然知道?那你还馋着人家的车厘子,我平时是对你照顾不周吗?”林雨虹吸溜完最后一口面汤,就起身离开。潘熙熙见她生气,将剩下的车厘子全部往嘴里一塞,着急忙慌地收拾两人的餐盘。

  林雨虹的好脾气在公司是出了名的,但她的冷暴力只有潘熙熙深知其味。能用争吵解决的事情她从来不做,娘胎里带出的温和在冷暴力时不见踪影,上次林雨虹对她冷暴力,也是因为自己剃头挑子一头热,热情撮合林雨虹和产品部的张廉汉。结果事情走向超出她的控制范围,张廉汉受伤离职。

  为这事林雨虹整整一周都不搭理她,除了必要的工作沟通。她现下真是懊恼无比,见吃不见打。怎么又在吃上翻跟头,碰了雨虹的逆鳞。

  林雨虹这人感情分明,不喜欢临江垂钓,愿者上钩。不论是血浓于水的亲情,还是无缘之慈悲的友情,或是忠贞不渝的爱情,皆是共鸣之乐,一个人的感情过于单薄凄凉,所以她骨子里的淡泊清冷,是因为你没有见过她炽热绚烂的一面。

  林雨虹心中所谓的一碗水端平,不偏不倚看似公正,实则冷情。一旦那碗水倾洒而出,你就不会认为她性格温和,一切皆好说话。

  “雨虹,我错了,你别生气。”潘熙熙小跑一路才追上林雨虹,拉住她的手,不停的求饶。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从今天起,每天一篇字数不少于2000字的手写道歉信。直到我回来为止。不要想着作弊。”林雨虹对潘熙熙的小聪明了如指掌,提前切断了她的后路。当然林雨虹不会告诉她态度决定一切,满意度高的话只写一篇即可。

  潘熙熙当然见好就收,给台阶就下。在林雨虹这里,娇柔做作才获得不了真友谊。

  “赵姐,我这里还有一盒新鲜车厘子,送给你了。”林雨虹见财务部的赵思杰经过,从抽屉里拿出一盒新鲜的车厘子递给她,赵思杰连声称谢地接过,笑呵呵离开。潘熙熙心里哀嚎一片,林雨虹特意留给她的车厘子竟然从她眼前飞走了。

  以前在产品部的时候,林雨虹对她人的好无关喜好,见者有份。只有对她,会单独留下给她爱吃的,份量不多不少。

  “车厘子吃多了会引起铁中毒或氰化物中毒。”,林雨虹怕潘熙熙在脑补奇怪的画面,只好解释一番,潘熙熙身体涌过一阵暖意,开心地双手抱住林雨虹,然后抱离地来了个爱的魔力转圈圈。这货又在不分场合地展现自己的力气。

  不知是谁一阵声响,总经理室外引起一阵骚动。“快看,是无人机。”

  “出去看一下,是怎么回事?”安靖晟正在交待出国的进程安排,却被门外的喧嚷打断。林雨虹放下手中的交接内容,正打算出门,无人机就飞进了总经理室,停在她面前。门外看热闹的人纷纷散去,谁都不敢一探究竟。

  林雨虹一动,无人机也跟着动,她动作一停,无人机也停。安靖晟起身将无人机上的精致包装盒取下,拆开后蒂芙尼经典的Smile项链,看了一眼盒内的贺卡内容,立即扔向林雨虹,动作果断利落。

  林雨虹没接住,项链盒和卡片一起落在地上。展开的贺卡上赫然写着八个字,“微笑如你,动心如我”,落款叶进华。

  “安总,对不起。我会按照公司规定写检讨书。”林雨虹先是向安靖晟道歉,才蹲下捡起地上的东西,始终没有打开礼盒,从她看到卡片上的落款人是叶进华时,就没有知道的意义。

  “你不好奇他送了什么?”安靖晟的眼神死锁在她身上,审视着她的每一个表情动作。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在领导层的专属用餐区,从他的视角可以看清楚那个男人的眼神,同为男性,他自然懂得那眼神底下波涛暗涌的爱意。

  但他很好奇,拒绝一盒车厘子的林雨虹,会不会拒绝一条价值1,8000多的项链。

  “不动心,怎么会是惊喜,不是惊喜又怎么会好奇。我现在唯一好奇的是安总你会怎么处置我。”林雨虹将眼神投向安靖晟,这男人什么都知道,却什么都不知道。

  “你又会怎么处理他的一片爱意?”安靖晟不作答,问了另一个问题。他对她的处置,取决于她如何做。

  “你真残忍。”林雨虹当然明白安靖晟的意思,接过他手里的笔记本和笔,翻开一页写好撕下卷好,连同礼盒绑在无人机身上。

  “那你残忍吗?”安靖晟问的是她在白纸上写了什么内容。

  “《伊莉莎与玛瑟拉》,是电影名,讲的是一对女同性恋伴侣在西班牙举行的第一场女同性恋婚礼的故事。他看了自会明白。”

  “是够残忍。检讨的事作罢,回去工作吧。”一个女人愿意和另一个女人步入婚姻,却不愿意和一个男人陷入爱河。这个答案对那个男人而言怕是晴天霹雳。

  “谢谢安总。”林雨虹转身离开,心里松了一口气。相思够苦,她又何必雪上加霜。

  正因为叶进华知进退,爱情也要在完美预估范围内。所以他接受不了公式外的爱情,一旦失衡就会错估时间成本,自然也就收了这份心思。

  林雨虹:安靖晟,我与你,你更残忍。从头到尾看戏的是你,笑得云淡风轻的也是你。

  安靖晟:林雨虹,你就是个女骗子。却是个善良的女骗子,看在你善良的份上原谅你。

  撕去的后一页留下的印记虽浅,但隐约看得出她在前一天白纸上写的是时间与我皆负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