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十五章 疯狂差旅(中)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419 2020-03-17 22:02:30

  警察局里的气氛说不上太妙,但也不太糟糕。有几个警察围桌闲聊,言语中透露着几分轻佻,估计是聊到什么桃色新闻,一个接着一个地吹口哨。当然也有警察坐在办公桌前认真办事,表情一丝不苟,完全不搭理闲聊话题。

  在不到40平方米的空间里,仿若有一条界限分线的分水岭,隔绝了两个不同世界的人。而林雨虹和白楚瑜是意外介入的看客。

  有好心的警员为他们各接了杯温水,白楚瑜进了警局后就一直死盯着门口方向,林雨虹知道他比任何人迫切安靖晟的到来。这算是一场救赎,一场随时都会要了他自尊的救赎。

  “别担心,我们不会有事的。”和负责案件的警员简单说明情况后,林雨虹一遍又一遍的回忆。直到记忆里捕捉到一个画面,心里才踏实下来,只要有摄像头,她就可以认出真正的小偷。

  “三爷。”安靖晟的出现让白楚瑜抓到了希望,摆脱了漂浮不定的不安,整个人腾地站了起来,林雨虹顺着那声三爷,也转头望去。

  安靖晟依旧穿着下午出门那套便装,但给人的感觉依旧冷峻。他身旁站的男士比他稍矮一点,头发剪得很短,鼻梁上架着的黑框眼镜使他沉稳。应该就是安靖晟带来的律师,而且看上去两人还是朋友身份。

  “本事大了,也敢背着我来巴黎。你的帐,回去慢慢和你算。”安靖晟疾步走到白楚瑜面前,没给他好颜色看。又走到林雨虹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完好无损。比起白楚瑜那泪眼婆娑的怂样,她但是表现得十分冷静从容,在警察局里也不带怕的。

  “现在的情况很不利,失主一口咬定是你们合伙那个男人偷了他的钱包,然后分赃。”而安靖晟带来的那个男人已经和警员初步交流,了解了大概情况。

  “那钱包我连碰都没碰,不信可以采集我的指纹做对比。”白楚瑜听到情况不利连忙辩解。

  “没有用的,小偷是戴着手套偷窃的,那个钱包上只会有失主的指纹。”林雨虹十分冷静地分析到,又伸手拍了拍白楚瑜的后背,让他不要那么激动。

  “说说你的看法。”安靖晟肯定林雨虹心里早已有办法,从红磨坊歌舞厅到警察局,再到等他来的这短时间,她不会傻等着自己,什么都不做。

  “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入场的时候,有一个男子正面朝我们跑了过来,不偏不倚地撞在了你身上。当时我双手插兜站在你左侧,而你正好拆掉雪糕包装打算吃。”

  “记得,因为他撞过来,雪糕全部都抹到我衣服上。小雨弟,你怀疑他是真正的小偷?”白楚瑜被林雨虹一提醒,觉得是那个人的可能性非常大。

  “可是那人脸上戴上口罩,就算你知道也没用啊?”白楚瑜本来精神一震,随之想不到有关小偷的任何信息后,变得十分沮丧。

  “你要感谢你当时手上的雪糕,他撞完你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条手帕给你........”

  “你是说那条手帕,可我擦完后.....就扔了。”白楚瑜还没等林雨虹说完话,就着急抢答。搞得在一旁的韦博都有些无耐,这货的脾气怎能这么着急。安靖晟瞪了他一眼,又让林雨虹继续说。

  “关键是他给你手帕的时候,右手无名指戴着一枚戒指。下午我们在大型艺术专场的时候,也逛到了这家首饰店。我们从店员那里了解到,它们店会为每年的巴黎秋季艺术节制定几款纪念戒指,独家定量销售。而他手上戴的那款今天才到货。”只要到那家店调出摄像头,林雨虹就有把握根据那人的身形认出偷窃者。

  “这样是可以抓到小偷,但你们嫌疑还在。”韦博现在是理解到了,安靖晟对林雨虹区别对待是有原因。有着一般女子所没有的聪明,冷静,是个好助理。

  “那枚戒指的标价折合成人民币值三万多,应该不是一次就能偷成的。”

  “为了安全起见,他选择的猎物的钱包都不会太鼓。”韦博十分赞同林雨虹的想法,红磨坊歌舞厅鱼龙混杂,万一惹到什么金主,会做出什么事可想而知。

  “而我们今天才到巴黎,是不可能有时间涉及到他的作案动机。”安靖晟从时间线补充,偷窃案如拨开云雾变得明了。

  “是的,接下来就要麻烦律师先生帮我们和警员沟通解决问题。”

  “为聪明的女人服务是我的荣庆。”韦博本打算起身给林雨虹来个手吻礼,被白楚瑜阻止,还义正言辞地骂了一句,耍流氓的都臭不要脸。韦博也不生气,多了几分绅士。对林雨虹微微一笑,表示很快就能解决好。

  “你对首饰很研究?”安靖晟打破了沉默尴尬的气氛,白楚瑜知道那个问题问的不是他,顿时才觉得口干舌燥,从哭泣到紧张,他的一颗心悬着,连水都忘了喝。三爷不找他算账,他身体变得轻松不少。

  林雨虹被他这么突如其来地一问,一脸迷茫的看着安靖晟。没反应过来刚才他问了什么。

  “之前都鬼精的很,这会怎么变迟钝了?”林雨虹摇了摇头,又点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白楚瑜被她彻底搞蒙了,小雨弟什么都好,就爱摇头点头。

  “只记得那款,其它的没有印象了。”林雨虹之前摇头是解释她不在意首饰,后面点头摇头是她只承认自己的聪明。那件事不是已经翻篇了,隔夜饭拿出来炒一次有意思吗?又不会变成蛋炒饭,实在是没意思。

  “小雨弟,我记得你对那个太阳花戒指很喜欢,我说买来送你,你还不要。”白楚瑜开心地将下午的照片编辑发送朋友圈,还特意到林雨虹的朋友圈底下评了一句,和她一起的是我哦。并不意识到自己埋下炸药的白楚瑜还凑到林雨虹身边,分享自己的朋友圈。

  “白楚瑜,我还真是低估了你的本事,竟然玩到警察局来。”安靖晟气势凌人,一副要把人生吞活剥的气势,看得白楚瑜害怕地往林雨虹身后藏,要在以往,他一踏进警察局就是一阵冷眼呵斥,羞得他无地自容。而今晚一改往前全都是托了林雨虹的福,他在心里已经把她当成自己背靠大树好乘凉的幸运树。

  “安总,你肚子饿吗?”林雨虹立即转了话题,哪里知道白楚瑜藏在自己身后,心理活动却如此丰富。要不然她才不管,自己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安靖晟现在不说什么,不代表他后面不会做什么。

  “你饿了?”安靖晟理解到的意思是她自己饿了,不好意思说。凭这几天的相处,她这个助理除了聪明能干外,吃得也比一般人多。事情闹了这么久,能量自然也就耗尽。

  韦博和警员已经交涉完毕,只要两人在笔录上签字即可离开。

  由于安靖晟误会林雨虹,决定带她去吃夜宵。

  白楚瑜觉得林雨虹是救他命的大恩人,决定这顿饭他请。

  韦博觉得林雨虹是能力出众的工作伙伴,决定撬墙角和安靖晟抢人。

  只有林雨虹出了警察局,是真的觉得肚皮瘪了,想要好好吃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