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十六章 疯狂差旅(下)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098 2020-03-18 15:01:05

  他们去的是一家当地很有特色的夜色主题餐厅,点缀着秋季的艺术气息,舞台处歌声曼妙,吸引了不少顾客的目光。酒店的经理按照安靖晟的要求找到一个相对安静的位置。

  林雨虹只吃了自己点的海鲜面和提拉米苏。没有加入到他们喝酒的队伍,白楚瑜许是因为自己劫后余生的原因接连喝了不少杯。

  “小雨弟,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亲弟,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白楚瑜喝得愈发飘飘然,也不顾餐桌礼仪,搬了椅子就往她身上靠,用脸蹭着她手臂,模样看着要多乖有多乖。

  坐在她左侧的韦博也不甘示弱,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名片盒,取出一张郑重其事地递给她,希望林雨虹可以考虑和他一起工作,薪资福利随她要求,一切应予。

  要不是韦博意识清醒,林雨虹都怀疑这人说得是胡话。她扭头看着一脸傻乐的白楚瑜,又扭头看到一脸严肃认真的韦博,只好朝坐在她对面的安靖晟求救。

  安靖晟冷眼一扫,只是喝着手中的香槟。林雨虹见他置身事外,并不打算理睬自己。也就随他们去了,继续低头吃面。

  于是这顿饭就在莫名其妙的气氛中结束,又一路奇怪从车上延续到酒店。

  由于白楚瑜喝醉了一直黏着林雨虹不放,而韦博又坚持不懈地想要说服她到自己的工作室,始终跟在她左右。

  林雨虹回到客房时,白楚瑜变本加厉,直接双手缠着林雨虹不放,哭着闹着要和她住在一间房,安靖晟看他那样忍无可忍,强硬地把他扒拉下来,往林雨虹房间的床一扔。

  然后拽着她到前台办理客房升级,换了套间。韦博见安靖晟表情更冷洌,不便再跟在他们身后,也在前台定了间客房住下来。

  林雨虹从之前的房间拿回行李,一进门就看到站在客厅等自己的安靖晟,眉头紧锁的样子好像在思考什么世纪大难题,还和自己有关。

  “安总,要是没什么事,我就不打扰你思考了。”与其看着安靖晟这副冰冷的模样,还不如回到房间闭目养神。

  “你给我坐下。在我没有理清思路前,你哪也不能去。就在这坐着。”安靖晟指着客厅的沙发一角命令她。凭什么他一个老板在这费脑伤身,而作为事情源头的林雨虹能置身事外躲个清闲。

  “安总,要不你把我安排回产品部,省得我惹你生气。”林雨虹算是明白安靖晟刚才在恼苦什么了,这才出国半天,就惹是生非,尽挑些麻烦事。前脚和白楚瑜进警局,后脚又惹韦博开口要人。这一波接一波得,好不热闹。

  “你想得美。在我眼皮底下,你都能暗度陈仓。放你回产品部,更了不得。”安靖晟话虽这么说,心里却不这么想。他其实是气不过自己,何时为这小事婆婆妈妈。看到她发的求助消息,他第一反应竟然不是生她的气。而且他身边的朋友看上他之前的助理,他也乐于做个顺水人情。

  “安总是想要辞了我?”林雨虹听着这话的意思是,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耍手段、弄权术,本领超常,是个十足的祸害,留不得。

  “你想去韦博那里。你才见了他一次就不怕被他吃得连渣都不剩?”林雨虹觉得有些无语,前面还说她是厉害人物,现在秒变小白兔没有一点战斗力。还有这人是不是被自己气过头了,这么诋毁自己的朋友。

  “安总是觉得我胆大妄为,私自隐瞒白楚瑜?”安靖晟摇头,他了解白楚瑜的个性。就算林雨虹不答应,他也会死赖到底。要不是因为她,保不齐白楚瑜还会惹出更大事端。

  “那你觉得自己比不过韦律师,想让我另谋高就。但又碍于尊严才变着法得猜疑我?”林雨虹接着提问,她现在能想到的只有,不是因为白楚瑜,那就是因为韦博才借题发挥。

  “不是。”安靖晟被她接连的两个问题一问,心里豁然。不再纠结眼前的问题,竟然山芋烫手那就先晾着,总有变凉的时候。以他的能力还用担心有人撬他墙角。他就是名副其实的高枝,林雨虹才不傻。

  “那安总干嘛朝我发火,说话也阴阳怪气的。”安靖晟被她这么质问,顿时语塞,下一秒耳根发红,看得林雨虹一乐。能看到一个人高马大的安总耳红,褪去冷峻,真是难得一见。

  想来安总是醉了,醉地逻辑混乱,醉地生动活泼,竟然有一丝的可爱。而她的那句“安总,你醉了?”的疑问惊得安靖晟脸颊也红了,回了一句没有就转身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

  这真是坐实了林雨虹的猜想,都不好意思承认了。而事实是安靖晟根本没醉,他只是被林雨虹的话惊到哑然,心理愈发清醒而放不下情面,才会红了耳根。

  这是他从小养成的毛病,只有他知道。被撞破的心事会碍于颜面而耳根红,但他总是能伺机找到无人的角落,自己红着耳朵。这还是32年来有人第一次看到他耳红的样子,尬尴到脸也红了。

  连续两天,安靖晟走哪都带着林雨虹,就是回到酒店也不许她出门。这一切都是为了严禁白楚瑜接近她。而白楚瑜作天作地都不能改变安靖晟的决定,山不就来我就山,他动了两天的脑筋,又一次把自己整到了警察局。闹到整个酒店跟炸开锅一样,人烟四处散逃。

  “事情是你做的?”酒店铃响后,林雨虹看到的是他春风得意得站在自己眼前,十之八九就是这货想了个傻办法,做出这么惊天动地的蠢事。

  “白楚瑜,如果这事是你做的。我会把你的翅膀折下来,看你以后还敢瞎折腾?”白楚瑜被安靖晟一吓,怂的像只鹌鹑。

  事情最后的结果是白楚瑜在人证物证具在的事实下,被酒店报警严肃处理。从头到尾安靖晟只做了一件事,就是打电话通知白家老大,白家老幺在巴黎的杰作。白家老大请巴黎当地律师前往警局处理,而一出警局的白楚瑜则是被打包送往机场返国,心上不已。

  至此,这场从始至终以白楚瑜为焦点人物的疯狂差旅终于画上了句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