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十七章 桃花债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831 2020-03-19 23:15:14

  自古红颜多薄命,不许人间见白头。心怨思悠误终生,人生却尽皆是空。时代女性,虽对爱情有了新的诠释,但这其中也难抵情至深、意至切。人之生活横跨世纪,依旧难离开情之一字。桃花满面笑春风,却叹人面不知何处去。你是否负了他人青春,误惹一身桃花债?

  秋风钻进屋里,席卷起窗角的轻纱,将清晨的时光拉长,从窗边嬉戏打闹投影到地。再落到客厅沙发上男子的身上,许是清风太过淘气,所到之处都要弄出点动静,那男人感觉到几分冷意后将身上的毯子裹得更紧,个子过高的他蜷缩在窄小的空间,多了几分别扭与局促。

  林雨虹从房间出来走进清晨迎面感受秋风,关闭黑夜的开关,调整状态。沙发上的意外之客并没有影响她苏醒的心情。有人的清晨从一杯咖啡的醇香开始,而她选择感受清晨窗前的微光里,用身心打开新的一天。

  “早餐让人多备一些送到房间。”安靖晟刚从洗浴室出来,头发上还挂着不少水珠。朝沙发上的男人抬脚一踹。睡得正香的男人被人打扰清梦,也不能恼。从毯子里伸出的右手将盖在脸上的毯子往下一拉,露出睡眼惺忪的样子。然后缓缓地对着他们道了声早安,再哼着歌慢慢悠悠地到卫生间洗漱。全然不把自己当外人,一副自在怡然的样子。

  “黄儒文,我朋友。昨晚事发突然,就在客厅借宿一晚。”安靖晟简单言明,林雨虹作为一名恪守本分的助理,自然不会管老板的私事。随后就打电话订早餐服务。

  自白楚瑜回国后,韦博一日三餐也同他们一起。林雨虹早餐点的自然是三份,韦博到点打卡自觉的很。吃饭也很本分,不似白楚瑜那么闹腾。所以对她而言,多了一位饭友也是好事,每次的菜单都能跟着许多。

  韦博走进房间,见到男子时的表现是惊讶而不是陌生。可见这个房间内唯一不认识他的只有林雨虹一个人。

  “他是来这躲清闲的,不是来给你找八卦的。”安靖晟警示韦博闭嘴,律师八卦起来就跟激光枪似的,横扫一片不带停,惹得人心烦。

  韦博自然好奇,堂堂的黄儒文放着金屋不住,美女不疼就足够稀奇,竟然连酒店都住不起,要可怜巴巴地窝在沙发一晚,看人脸色。黄家的事业可谓蒸蒸日上,谁敢委屈了自家的唯一的公子哥。这真的让他好奇的心痒痒。

  “雨儿,作为女人。你就一点都不好奇?”韦博一开始还随安靖晟称她林助理,后在一起吃饭的次数多了。觉得林助理这个称谓太过于生疏,就自作主张叫雨儿。林雨虹拗不过他,也就随他去了。

  林雨虹埋头吃着水晶饺,头也不带抬得摇了摇头。韦博不死心地再问一次,得到的反应还是摇头。找不到同盟只好作罢。

  “安总,白楚瑜已经离开了。我可以自己开一间房吗?”如果是金钱问题,安靖晟大可帮忙。何必要让自己朋友屈就沙发上一夜。而且很明显,这人还是自己愿意的。而这间套房是用安靖晟的身份登记的。

  “开一间给儒文用。”安靖晟自然明白林雨虹的意思,重开一间房,就可以把套间的房间留给黄儒文用。在他心里,她不仅心思聪明,还多了一个体贴周到的优点。她没有当面点破黄儒文的尴尬处境,而是通过委婉的方式询问自己的意思。明面上是自己需要,实际上是解他人之难。

  “谢谢三爷。”现在对于黄儒文而言,求之不得的就是一张床。天知道他一米八七的个挤在一米六的空间里是什么感受。

  安靖晟离开的时候,还特意嘱咐了一句,记得钱三倍还我。韦博和黄儒文都习惯了他的性子,相顾默契地说了一句,真是冷血。林雨虹直接无视,吃完最后一颗水晶饺,再喝了一口豆浆。才心满意足地回房拿护照到一楼前台开了一间套房,房间号刚好和他们相邻。

  黄儒文刚拿房卡回房间,就有女人在安靖晟房门一阵乱敲,喊得最齐的便是,安靖晟放人,我知道黄儒文就在你这。明摆着一副来捉人的气势。从凌晨到清晨,不过短短几小时。能找到这来也是有一番本事。

  “听这声音,少说也有两三人。黄儒文的艳福匪浅啊。”门内的韦博一乐,原来爱美人多过金钱的黄儒文来这躲桃花债了,难怪屈尊降贵连房间都不敢开。这还真是难得一见。

  林雨虹看他那副落进下石的模样,不难猜出人家宁愿住沙发,也不找他挤一晚的原因。让他知道,估计会缠着黄儒文听八卦,谁都别想睡。

  林雨虹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看文件的安靖晟,他将视线往房门方向一瞥,示意她看门,剩下的事他来处理。林雨虹还以为他会不闻不问,放任门外的吵闹声。

  门一开,林雨虹就被眼前的四个女人挤进房间。进屋就往里一通查找,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藏人的空间。搜找无果后便围住沙发上的安靖晟,开口闭口就是要黄儒文。

  “四位是要我请保安离开,还是自己乖乖走人。”安靖晟合上文件往茶几上一摔,冷眼一扫,说话的声音更加清冷。吓得四个女人脸色苍白,微微发抖。

  传言安靖晟冷傲禁欲,寡情淡薄,狠起来自是不会怜香惜玉。今日一见,果真不假。

  “以我对安总的理解,你们还是乖乖离开吧。”林雨虹劝她们见好就收,不然以安靖晟的性子,就算她们哭得梨花带雨,也不能让他动恻隐之心。

  “你又是谁啊,我们的事,用的着你管?”穿淡粉色西装的女子将注意力切换到林雨虹身上,引得另外三名女子附和。在黄儒文的问题面前,她们难得异口同声,一致对外。

  “我的人,用的着需要向你们交代?”林雨虹还未开口,安靖晟就将她护在身后。四个女人惮于他的气势,不敢再说什么。可也不打算离开。

  “你们若还不走,我想你们的家人很乐意派人来这里请你们回去。”那四个女人自是知道安靖晟的手段,放了狠话后就立即俩开。前后不到十秒钟的时间。

  “三爷,这四个女人进门就开口向你要人,一回生二回熟,黄儒文还真是没少给你惹麻烦。”韦博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十分讨打。安靖晟瞪了他一眼。

  黄儒文确定没有动静后,才敢敲门进来。一进来就抱着安靖晟的大腿哭爹喊娘,吵得安靖晟心烦,直接开口警告他。这人才东磨磨西蹭蹭地坐到沙发一角,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安靖晟。

  “小文文,你这桃花债厉害啊,从中国追到法国,瞧她们那模样抓到你还不把你大卸八块。”这要是平时,黄儒文能和韦博吵个三天三夜不带休。现在火烧眉毛,他都快急死了。

  他快要被那四个女人折磨疯了。这要是在国内,他可以躲在安靖晟别墅乐个清闲。安靖晟一出差,他就失去了保命符。买了最近的一趟航班飞巴黎求救,不曾想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雨儿,还是你好,表里如一。她们看着柔弱,却个个都是母老虎。”韦博看着文静的林雨虹,突发感慨。引得坐在沙发上的黄儒文看着她,目光炯炯有神。然后下一刻冲到她面前,换个人抱大腿。

  “不可能。”安靖晟看了一眼韦博,韦博立马意会将黄儒文从林雨虹腿上拉开,然后将他双手反背一把推向沙发,动作一气呵成,简单帅气。看来这默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安总,我们帮帮他吧。”林雨虹觉得黄儒文挺可怜的,她扯了扯安靖晟的袖子。

  “你想假扮他女友,对付那四个女人?”安靖晟知道黄儒文向林雨虹求救的意思,想当然地以为她口中的办法也是这个。

  林雨虹摇摇头,黄儒文的希望彻底破灭了。韦博自然是赞同,雨儿太娇小了,这胳膊哪能拧得过那四个大粗腿。太危险,为了黄儒文不值得。

  “只要不是这个办法,其它的你说得算。”黄儒文见安靖晟愿意帮自己,又恢复了精气神。只要安三爷在,他就可以安心睡大觉。

  至于办法嘛,林雨虹也想到了。不会给他的行程带来任何不便,还可以一劳永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