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十八章 检验真爱

愿与今生 迎苣夏 3034 2020-03-20 22:30:30

  是真的喜欢一个人,还是执着于喜欢一个人。这两者之间的区别,是来自于自我的感受最大不同。如果是因为喜欢上一个人才开始变得执着,那就努力将喜欢变成爱。如果只是因为执着于喜欢过程中的感受,那就要学会放开手,才会遇上一个真正喜欢的人。

  林雨虹从黄儒文那边得到的所有信息,那四个女人所执着的不过是家族所期待的商业联姻。真正谈得上喜欢的恐怕连一个都没有。痴迷于表面的好,再冠至于喜欢的感情。不论是谁在竞争关系中决出胜负,确实很有优越感。

  黄儒文按照林雨虹的第一步计划,就是给四个女人都发了一条文字符合皆相同的短信消息。说白了,就是林雨虹编辑信息发给他,他再转发给四人。

  文字内容的第一条就是必须素颜出现,着装简单,才可以进入到指定地址。

  “雨儿,都等了十五分钟,半个人影都没有。你这一招有用吗?”韦博打了个哈欠,眼睛盯着视频看,困得不行。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正是他家。

  “还没到约定时间呢。你盯着视频看干嘛?”林雨虹从厨房里端出一盘切好的水果,往韦博旁边的位置一坐。

  “来人了,不过瞧这打扮,可不是素面朝天?”从视频中看到的女子是早上穿粉色西装的米迦。

  “发短信给她。”林雨虹这话是对黄儒文说的,所有的信息之前都编辑好了。按顺序发即可。

  米迦收到的短信内容是,扫描支付密码箱上的二维码支付1314元,才能获得打开密码箱的密码,获得卸妆用品和衣服。否则将无法进入房内。

  后到的三个人皆收到了同样的短信,唯一变得是支付金额,最后一个到的支付金额是5256元。所获金额全部赠予韦博。

  这就是韦博房屋被征用所获得的好处,短短十分钟的时间就赚了13140元,比打官司的感觉还爽,乐得他眼睛都眯成一条缝,果然爱钱。

  进到屋子里的四个女人按先后顺序在客厅等候,而林雨虹则是和黄儒文坐在书房。

  第一个进入书房的米迦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但是她进门的时候见到的却是安靖晟的特助和一位发福的中年男子。

  “你骗我,我要见的是黄儒文,而不是一个发福的丑男人。”米迦现在的模样全然没有一丝教养,她认定这一切都是圈套。

  “米迦,你喜欢黄儒文,就要接受他会变老变丑的事实。而不是只看到了他年轻的灵魂。”林雨虹将她拉到化了妆的黄儒文面前,让她直视他变老变丑的模样。米迦不可置信的摇头,甚至闭上眼睛。

  正如《当你老了》的歌词中所说:“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和真心。只有一个人爱你朝圣者的灵魂,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爱与不爱,时间是最好的答案,可生活从不给我们机会让别人一夕认识自己。时间愈久,不见美好,反而愈发残忍。因为谁也不能偿还你错付的青春年华。

  “米迦,这就是我让你们素颜的原因。爱情与婚姻容不下谎言于欺骗。男女的青春容颜会变得暗淡无关,真正的喜欢是源自你的心房可以彻底包容下他。现在,你还以为你是真得喜欢黄儒文?”

  “如果你可以自欺欺人,那就接受这份真爱检验契约。一旦考验成功,就将获得为期一月的交往。失败或中途放弃,从今以后你和黄儒文形同陌路。”林雨虹将桌上的文件移到她面前,米迦大概看了条约内容,最下方的落款人黄儒文已经签字。

  米迦虽然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咬牙签字。剩下的三人也签了这份条约。一切诸如林雨虹所猜想。虽然化了妆的黄儒文第一时刻都让她们难以接受,但是时间的另一面镜子就是在有意无意中改变着自己想象中的标准。

  林雨虹之所以会这么做,是让黄儒文看清自己的内心的感受,直面生活。如果一开始他能果断拒绝商业联姻,而不是摸棱两可的态度给了她们希望,也就不会陷入今天的局面。

  “林助理,谢谢你。”人的第一反应最为真实自然,黄儒文从四个女人见到他化妆后的表现中第一次深刻感觉到厌恶之意。原来那些富家千金所谓的喜欢,都要加上附加条件。

  “生活本来就有很多面。只是我们选择自己喜欢的和想看到的那面而言。”林雨虹与他相视一笑后回到客厅。

  接下来要接受的考验就是厨艺大比拼。对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人很言不用顾虑生活烟火气息。她们所享受得永远都是最后的果实,自然不知道这其中所付出的艰辛。爱情和婚姻久而久之会归根到生活的样子,我们都必须在这过程中做出选择。

  当四个女人站在最有生活气息的菜市场前时面如酱色,捂着鼻子一脸厌烦的表情。面对鲜活的水生鱼类大惊失色,甚至还有当场干呕的。

  “需要我帮忙吗?”四个女子连连点头,恨不得离这个地方远一点。本来在黄儒文面前早已没有形象可言的她们,现在也就完全放开自我,在林雨虹眼中没有矫揉造作的她们,不过是一群被生活宠得刁蛮任性惯的千金小姐。

  “不过,我可是要收费的哦。”林雨虹比了个耶的手势,意思是一条鱼收费200元。

  林雨虹之前在厨房切水果的时候就发现,韦博家的厨房如同虚设,只具观赏性,连调料包都没有。所以从米迦她们四人身上赚到的钱刚好可以解决晚餐问题,可谓一举多得。

  而跟在她身后的韦博和黄儒文则是亲眼见证她的生活能力,乖乖地跟在身后提东西,完全没有他们可以插嘴发表意见的事,甚至两人还会揪着一根韭菜在那里争执。

  用最简单的话说,都是生活的白痴。

  女人的战场也可以硝烟弥漫,比如在四人比拼厨艺后的厨房,一片慌乱。损害的东西都照原价的3倍偿还。因此韦博才能在见到自家惨不忍睹的厨房后,看着支付宝的转账记录而大方原谅那四个蠢女人。

  林雨虹在保洁员清理完厨房,将围在她身边的韦博赶出去,而黄儒文则是坐在客厅玩游戏。那四个女人则是排着队等着清理身上难闻的油烟味。

  安靖晟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急不可耐地坐在餐桌上等着,看着桌上的色香味俱全的中国菜而垂涎欲滴。沙发前的茶几上则围坐着四个埋头苦吃的女人,那景象还有几分好笑。

  “安总回来的正巧,鱼汤刚炖好。”林雨虹戴着隔离手套端着一大碗的鱼汤从厨房走出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安靖晟。她下午买菜的时候特意发短信问他,要不要回来吃晚饭。

  “哇,好香。都快馋死我了。”韦博问道鱼香,立即端起面前的汤碗给自己盛了满满一大碗,其间又见风使舵地端到安靖晟面前。

  安靖晟喝了一口浓香的鱼汤,果然秋季喝鱼汤清淡滋补,跟林雨虹和他说的一样。

  “雨儿,为什么你给她们的是排骨萝卜汤?而不是我们喝得鱼汤。”黄儒文自下午跟在林雨虹身后转了一圈的菜市场后,也改了之前生硬的称呼。

  而安靖晟对他的称呼略微皱眉,心里似乎有点不舒服,还带点不爽。

  “下午买鱼的时候都吓傻了,煮出来的鱼不是焦了,就是糊了。我怕她们心理有阴影,所以买菜的时候,多备了一份汤的菜单。”林雨虹坐在安靖晟对面,自然注意到他表情变化,以为是他不满意自己煮的东西,可那进食的速度比平常略快否定了她的猜想。本来想开口询问,心想还是当作没看见好了。

  “雨儿,那你那一桌菜收了她们多少钱?”韦博好奇地问她。

  “饭钱我早就收了。”当林雨虹给她们煮了一桌丰盛的菜时,米迦她们四人的反应就是付钱,让她觉得哭笑不得。她做这些的原因是帮黄儒文解决桃花债,又不是变相赚钱。怎么一个个都钻进钱眼里。

  “你收的只是帮忙抓鱼的钱?什么时候收.......你不会就只收了那800。”韦博记忆里只有那800元的事。

  “事情解决的怎么样了?”安靖晟抵不住鱼汤的鲜美,多喝了半碗。已经超过了他平时的节制。林雨虹正忙着吃,没张开嘴。只对着安靖晟浅笑比了一个OK的手势。

  最后事情果然如林雨虹所计划,米迦四人在吃完饭后皆表示放弃这份真爱检验契约。她们愿赌服输履行签约条款,从此不再干涉黄儒文生活感情。

  米迦说,她们不是输给了黄儒文,而是输给了真爱。

  这场来之匆匆,去之淡然的桃花债,似乎是一盏明灯照出生活原本该有的样子,警醒着穿梭其中的你我不要只顾着追寻地上的倒影,而忘了我们才是影子的制造者。生活是真实的,而不是虚幻的,真爱是真实的,而不是幻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