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二十七章 再见樱花,再见你(下)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775 2020-03-30 15:45:23

  车子很快就驶进了一个高档小区,安靖晟将车开到地下停车场停好车。林雨虹安静地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个子小小的,看着特别乖巧。有人曾评价她说,一副软萌的兔子皮底下,生得却是一颗老虎心脏,性格强硬得让人害怕。

  坐电梯的时候,安靖晟往她身旁一站,“我又不会吃了你,你离我这么远干嘛?”

  林雨虹一脸呆愣的样子看着他,眼神里满是不解。电梯又大又空,有必要这么计较两人的距离吗?当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安靖晟见她不理自己,继续问她,“怎么不回答?”

  “啊?哦.......”这到底要让她回答什么。

  “在别人面前聪明得像只狐狸,到我这怎么就变成人畜无害的兔子了。”安靖晟说完话还故做叹息得离开电梯。林雨虹也跟在他后头出了电梯。

  房子是密码锁,她自觉地背过身体,听到门打开的声音再转过身跟在安靖晟后头进屋。她稍微环顾了一下屋内,家具应有尽有,卫生打扫得很干净,所到之处一尘不染。

  她走到客厅,注意力被沙发上的一只软萌的红色抱枕所吸引。倒不是这抱枕有多可爱稀奇,而是这抱枕像是这屋子里的唯一的一个异类。屋内的装修设计偏冷白风,所有家具非黑即白,再也找不到任何暖色系的东西。

  安靖晟看她的目光停留在那只抱枕上,还以为她喜欢,就往她怀里一塞。“这是我侄女的,她偶尔会来这边。”林雨虹顺势抱着怀里的柔软,感觉还挺舒服的。

  安靖晟将她带到一间客房,林雨虹看了一眼,是简单的公主风。

  “我侄女虽然向我要了这公寓的一间房,但是至今都没来住过。衣柜里的衣物都是新的,有需要就直接从里面拿,不需要客气。”安靖晟的这番话自然打消了林雨虹内心的顾虑,刚才她就想着今晚在客厅沙发过夜。

  “我还有事要出去一趟,晚点回来。”林雨虹送安靖晟到门口后返回客房洗澡。洗完澡后从衣柜中找到一套风格不过于可爱的睡衣换上。躺在被窝里刷剧,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等她再次睁眼时,是被饿醒的。她拿起床柜上已经充满电的手机开机,打算叫外卖。结果屏幕上闪现了十来个未接电话,除了一个是安靖晟,剩下的都是潘熙熙给她打的。立即拨了过去,这丫头估计担心死了。

  “雨虹,还好你没事。不过这事你不用担心。安总会替你好好教训他的,你就等着看好戏。”林雨虹听得迷糊,心想,难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

  “你是不知道,安总回公司找你找不到,打电话又没人接。问了人才知道你已经去见罗宋那王八蛋了。我当时也在场,你是没见到安总离开时一副吃人的表情,吓得我们个个连气都不敢喘。”

  “所以,安总到底怎么教训了那罗宋?”潘熙熙好奇地问她。

  “等我知道了再告诉你。”林雨虹心里现下十分后悔,如果她当时能忍着性子不要太冲动,这件事会不会变得更简单些。

  潘熙熙从她的声音听出了情绪变化,只好说,“雨虹,那你好好休息。以后再听你说。”

  林雨虹挂了电话,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时间,下床到客厅沙发上等安靖晟回来,从他离开到现在,时间已经有一小时多了。但又耐不住肚子饿,走到厨房打开冰箱,保鲜柜里除了水,就是酒,她从摆放整齐的酒瓶上,取出一瓶。是不认识的外国牌子,她向来对酒类就不敢兴趣,大概是一杯就倒的缘故。

  “那里面可没有能填饱你肚子的东西。”得到的回应却是酒瓶摔到地上,“哐”的撞裂声,清晰的有点刺耳。安靖晟从门外进来,就看到林雨虹站在自家冰箱前,也不知道这丫头现在被自己抓包的表情会不会很有意思。哪知把人吓得手没拿稳,摔裂了一瓶美酒。

  这要是平时听到安靖晟的声音,林雨虹定然将手里的酒安安稳稳地放回冰箱,可刚和潘熙熙通完话后,她心里就变得没有底气。突如其来的声音自然把她吓得心慌。当下反应是完了,我好像闯祸了,不对,是真得已经闯祸了。

  安靖晟立即将东西放在餐桌上,快步走到她面前。拍了拍她肩膀以示安慰,“一瓶酒而已,摔了就摔了。站着不要动,家里没有药箱,别到时候割到脚流血,才是给我惹麻烦了。”

  林雨虹这下是真的不敢动了,害怕自己一紧张又生出事端,她今晚惹出的麻烦事还不是一丢丢。

  安靖晟蹲下身收拾裂的乱七八糟的碎片,目光却被她右脚的樱花纹身吸引去,心跳似乎漏了一拍,和那个救了米拉的女孩一样,有着一模一样的樱花。开放着,飘零着,在生死之间绚烂着。

  林雨虹低头看着安靖晟的后脑勺,不知道他怎么突然愣住了,一动也不动。“安总?”

  哪知下一刻被安靖晟腾空公主抱,失去重心的她吓得搂住他的脖子,被放在沙发上后还是心跳加速,脸也变得通红。

  “地上凉,怎么不穿鞋。”安靖晟帮她把鞋穿上,目光却一直停留在樱花上,而林雨虹则是乖乖的坐着,眼睛里却满满的都是他的影子。今夜的安总尤其的温柔,不责怪自己得罪了星云时尚广告公司的罗宋,也不责骂自己摔碎了一瓶好酒。这样的温柔陷阱让人无法自拔地沉浸其中。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安靖晟将餐桌上的食物盛到碗里,再一一端到沙发前的茶几。林雨虹看着眼前丰富的饭菜,又抬头看了眼安靖晟。这人怎么可以对自己这么好。

  “我去餐厅调了视频,情况我都了解了,你做的很好。”安靖晟将筷子递给她,眼神里多了几分宠溺。林雨虹不敢再看着他,接过他手里的筷子开吃。

  “你是不是觉得今晚给我惹了个麻烦,搞黄了和星云时尚广告公司的合作?”

  林雨虹夹着排骨的手一顿,缓缓地点了点头。“星云时尚广告公司是广告界的翘楚,能和他们合作有利益推广我们公司的新产品。”

  “你也说的是星云时尚广告公司,罗宋只是一个项目经理,能不能合作的关键并不在于他。”安靖晟盛了一碗鱼汤放到她面前,其它的她已经吃得过多了。

  “要不是联系不上你,我都不知道你竟然敢一个人孤身犯险去见罗宋,那人在商圈就是出了名的色胚。你怎么就不长点心眼呢?”安靖晟一想到那人就觉得恶心,又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问她,“对了,你手机怎么会没电关机了?”

  “啊?”林雨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诚实相告的话,白楚瑜岂不是又少不得一顿教训。这才刚解了禁。

  “算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安靖晟见她为难的样子,也不打算追问到底。收了茶几上的东西往餐桌上一放,等清洁阿姨清理。

  “安总,既然罗宋人品问题极差,那像星云时尚这么大的广告公司为什么还要留着这颗老鼠药坏了一锅粥?”

  “你觉得呢?在什么利害关系下,还必须留着他?”安靖晟并没有直接回答她,商场从来就不是清澈见底,这其中的浑水深得很,有些事事情只能自己琢磨。

  林雨虹想了一会回答,“我想了很多种可能都行不通,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罗宋和星云时尚广告公司的老板是裙带关系,既给了他好处,又怕他作威作福。所以才让他居于项目经理的位置,有职位但又不一定有权利。所以安总才觉得这件事上我没有受委屈就好。”

  安靖晟颇为赞同,“事实证明你完全可以胜任总经理特助一职,这要是换了别人,怕是利益熏心惹了一身骚。”

  林雨虹不打算接他的话继续往下聊,起身伸了伸懒腰回房休息。

  安靖晟看着紧闭的房门,内心却是雀跃欢喜的,当时来不及和她说再见,从此让他心心念念。这种心心念念说不上是喜欢,而是好像在他心田埋下了一颗种子,而在今晚见到她脚上的樱花后,那颗种子破土而出,发芽生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