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二十四章 生日宴(下)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574 2020-03-28 13:50:26

  等她进入宴会厅后,里面都是生面孔。而正对着门口方向坐的黄儒文,此刻正坐拥着环肥燕瘦,远远地朝他们打了招呼后就继续和那些女人谈笑风生,看起来好似温柔乡里的文人骚客。其他见安靖晟进来,皆一一过来打招呼。

  宴会厅有一区域摆放着沙发茶几,茶几上吃食无一不精致讲究。林雨虹还在奇怪那地方为何一人都没有的时候,安靖晟已经往那走去,坐在三人沙发的正中间,朝她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示意她坐下。林雨虹看着旁边的单人沙发,碍于安靖晟此刻并不好说话的表情,只好走到他身边坐下。白楚瑜则是坐在邻近她的单人沙发旁。

  “小雨弟,桌上有喜欢的随便吃,或者有想吃的也可以吩咐厨师给你做。”白楚瑜将自己觉得好吃地一一推到她面前,然后从中挑了一样喜欢的糕点,整块往嘴里塞。

  “是不是觉得很无趣?”安靖晟看她用叉子插着手上的西式糕点,戳出数十个小孔,就是没有吃。

  白楚瑜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兴奋地对林雨虹说,“我想起来了,楼上有不少游戏玩具。小雨弟,我这就去拿,你等我啊。”说完立即快速朝楼上走去。

  “所谓的生日宴,都不过是商界的情感交流会。在这里恐怕只有你是真正带着祝福的,其他人都不过商场上的人际往来,你觉得无趣也是应该的。”林雨虹对于安靖晟看穿她的心思有点惊讶。从刚才进到宴会厅,那看似热闹的人群中竟然有一种莫名的孤独感。就好像是一场烟花盛会,热闹属于看烟花的人,孤独的却是空中一次又一次盛放的烟花。待燃放完,所有的热闹在一刻间会烟消云散,仿若虚幻。

  为什么会有如此的孤寂感?大概是因为人群的相聚是因为高空绚烂的烟花,而不是为了彼此的相聚,来看一场烟花灿事。

  “安总,你们吃长寿面吗?”

  安靖晟看着她一副认真的表情,半响才摇了摇头。林雨虹并不知道自己的话让他心里一阵发痒,好似春风拂过般温暖。

  “我每年过生日,都会吃到一碗加了荷包蛋的长寿面。吃长寿面庆生是祈祷长寿安康,以期待年年岁岁有今朝。”

  林雨虹说起长寿面,脸上带着幸福的表情。看得安靖晟竟然有点好奇长寿面吃起来会是什么样的味道。在他的记忆里,每年的生日都是以西方的宴会形式举办,看的最多的就是西式糕点。偏偏他又不像白楚瑜那般爱吃甜,自然从生日宴中找不到一丝有趣的事。

  这时白楚瑜已经手捧一大盒玩具站在他们身后,并吩咐人将桌上的吃食收走了大半,才走到茶几前打开盒盖,将玩具一一摆放到桌上向林雨虹介绍。“这是日本的打不倒翁槌,用槌子捶打出它身体的一部分,并保证剩下的部分完好。这是五子棋,稀奇在它的黑白棋子上,黑暗中就会发光。这是飞行棋,专门找人设计的,上面有我们三人的头像,还有一个以后可以设计成你的。还有这个......”

  林雨虹看着桌上满目琳琅的玩具,果真有意思极了。挑了几样感兴趣的,就和白楚瑜各居一角的玩了起来。

  安靖晟坐在沙发上喝着香槟看着两人,也觉得蛮有趣的,就好像是两个嬉戏的孩童,单纯而又美好。远在另处的黄儒文也不时地将目光投向他们,看着林雨虹那张美好可爱的面容,心里还在期待着她会如何回应他的那句——如果我愿意只对一个人一世长情,你觉得如何?

  在巴黎第一次相见,林雨虹就在他心里有了不同其他女人的意义。回国后他会多次想起她,知道她会来参加自己的生日宴,心中更是充满期待。他对林雨虹的渴求不同于白楚瑜纯粹的喜欢,但他所有的心思都在见到安靖晟的那一刻有了退缩。

  他从没见过安靖晟把其他女人护在身后,圈禁在自己的保护范围内。往年生日宴他虽然表情清冷,但不会居于一角躲个清净。今年怕是为了林雨虹才让白楚瑜单独安排一个地方,并为她安排了一桌精致的吃食。

  这样的心思不言于表,安靖晟的清冷在林雨虹面前愈加寡淡,他看得一目了然。

  很快众人就在唱生日歌、吹蜡烛、吃蛋糕的气氛中结束了宴会厅内的热闹,将场地转移到外面的庭院中。

  庭院里除了舞池外,还有烧烤趴,人群中各有自己的狂欢。黄儒文这次谢绝了美女的邀请,选择和安靖晟他们一起。

  “小雨弟,你看到那热气球了吗,待会儿我们坐上去看烟花,比在地上看更有意思。”林雨虹顺着白楚瑜的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一个巨大蛋糕状的热气球。

  “雨儿,你恐高吗?”黄儒文关心地问她。

  林雨虹笑着对他摇了摇头,清风月夜登高处,手揽星辰共此眠是她最喜欢的夜色。

  待到他们先后坐上热气球飞到一定高度时,安靖晟从身后拿出一件披肩递给林雨虹。“上面冷,披上这个以防感冒。”

  “谢谢安总。”林雨虹接过披肩,心头袭来一阵暖意,原来安靖晟刚才是给她拿披肩去了。

  尔后是绚烂无比的烟花盛宴,每一朵盛放的烟花像是祝福的符号让夜空多了一份暖意,让庆生多了几分生气。

  要说今年的生日宴同往年不同的地方有很多,商场里的硝烟会让不少人烬灭消失,也会有新起之秀。来往的名单会变,礼物会变。而对黄儒文和白楚瑜而言,今年最大的幸事莫过于林雨虹。

  有聚终有散,烟花之后人群开始变得冷清,三三两两地同寿星祝福告别。而林雨虹这时却在厨房找材料为他们煮长寿面。

  白楚瑜找了许久不见人影,就问安靖晟,“三爷,你不是让小雨弟跟着你吗?”

  “叫上阿文到餐厅就知道了。”安靖晟瞥了一眼黄儒文的方向后,大步朝里走去,越靠近餐厅就越能闻到一股勾人食欲的面香。心想,小东西在热气球上和自己说的小心意应该就是她之前对自己说的长寿面。

  身后的白楚瑜和黄儒文也闻到了面香,加快步伐走在安靖晟前面。到了餐厅就见桌上摆放好的三碗长寿面。

  “安总,我也煮了你的份。”林雨虹从厨房端了一份水果捞出来,就看到站在桌前发呆的安靖晟。

  “三爷,可好吃了。”白楚瑜吸溜着面条,大口喝汤的模样充分证实自己说的话。

  安靖晟看着自己眼前的长寿面,碗里放着的荷包蛋颜色鲜黄明亮,上面还有胡萝卜丝拼成的笑脸。他缓缓地夹起一筷子,再慢慢地吃进嘴里。原来长寿面的味道是幸福的。

  “雨儿,谢谢你。这是我今天收到最幸福的生日礼物了。”黄儒文好想将她拥进怀里,好让她感受到自己的谢意。

  白楚瑜也连忙说,“小雨弟,我也是我也是。”

  “你们喜欢就好。”林雨虹才想起来自己忘了祝福他们,“祝你们生日快乐!”

  于是这场生日宴是在寿面中迎来了次日凌晨。由于时间太晚,林雨虹今夜又在安靖晟的别墅留宿。

  两人下车的时候,安靖晟将今天赢来的两只玩偶送给了林雨虹,说是作为礼物的报酬,以后不许她私自将老虎和狐狸叫成珍珠奶茶。她要真是喜欢珍珠奶茶这两个名字,可以送给她手中的一大一小。

  林雨虹个子本来就小,怀里的两只玩偶更是衬得她娇小。心想,这人还真是小气,嘴里答应不再提,心里却揪着不放。不过看在这两只玩偶的份上,叫老虎和狐狸也不是不可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