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二十九章 黄儒文的女人?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217 2020-04-01 15:41:20

  但凡每次遇到潘熙熙无故献殷勤,这其中必定有三大类事件相求。其一是牵扯到关乎生命大事的动漫角色扮演;其二是难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其三则是青梅竹马共长大的竹马先生董晓杰。

  而此刻一脸讨好相的潘熙熙必定有事相求,“雨虹,你最近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我买给你呀。”

  林雨虹端起碗,避开潘熙熙给她夹的红烧排骨,潘熙熙又放下筷子,给她盛汤。

  “雨虹,这汤是我专门给你买的,你尝尝看,可好喝了。”

  林雨虹摇了摇头,往旁边挪了一个座位,继续吃着自己的红烧排骨汤面。

  “你躲我干嘛?”潘熙熙立即将饭菜移到林雨虹面前,然后整个人绕到她身后将她抱住。

  林雨虹无奈地将她束缚在自己脖子的手松开。“潘熙熙,你能不能别每次有事求我就用这招,你也不嫌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

  “丢人事小,保命事大。你要是不帮我,我要死透透了。”潘熙熙苦逼地擦着眼泪鼻涕。林雨虹对她说哭就哭的本事也是佩服,感情这眼泪真是一点都不值钱。

  “说吧,这次又是什么死法?”林雨虹也真是怕她扯东扯西,半天都切不中重点。“不过烦扰你直接干脆利落点,我还想着补个午觉。”

  “我爸妈给我安排了个相亲宴,雨虹,你就行行好代替我去了吧。”潘熙熙这话还真敢对她说,也不怕一说错闪了自己的舌头。

  “雨虹,这事也只有你能帮我,你这么美丽温柔善良大方,怎么忍得看我这无辜的小可爱备受相亲摧残。”

  “你还是别给我戴高帽了,听的我瘆得慌。你要是瞧不上相亲对象,见面的时候直接拒绝不就好了。要这么七绕八拐?”林雨虹吃完汤面准备起身回助理室睡个懒觉养养神。

  潘熙熙顾不上剩下的饭菜,迅速拦住林雨虹的去路。“我爸妈警告我了,这次要是再使用暴力就直接把我扫地出门,不管我死活。真要这样的话,我所有的工资都不够花销,还哪来的钱养我真爱。”说着眼泪又啪嗒啪嗒地流下来,哭着挺惨的样子。

  “我真是怕了你了,从明天开始,我的午饭你包了。”潘熙熙明白林雨虹这是答应她了,立即擦干眼泪,然后乐呵呵地回到餐桌继续没心没肺地吃饭。

  下班后,林雨虹和潘熙熙一同前往潘爸发的餐厅地址。并根据潘爸的描述找到了相亲对象。

  “整个餐厅只有那个男桌上放着一朵黄玫瑰,看来就是我爸安排的相亲对象了。我找个临近的位置坐下来,剩下的就靠你了。”潘熙熙将帽檐往下压了压,然后迅速找了个空位坐下。

  林雨虹看她那模样又好气又好笑,径直走到那人面前。那人本是操弄着电脑,感到有人朝他走来,立即起身合上桌面。面带微笑并伸出手打招呼,“潘小姐,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林雨虹直接忽视他伸出的右手,坐了下来。这人倒也不恼,说话不温不火地进行一番自我介绍。又将菜单递到她面前,“潘小姐有什么喜欢吃的尽量点。”林雨虹倒也没打算和她客气,将喜欢的都点了两份,另一份送给潘熙熙那桌。

  “张先生行事说话一派英国绅士风,可不巧的是你的相亲对象了没有出国留学的经验,怕是与你水土不服。”林雨虹玩弄着桌上的黄玫瑰,将撕下来的花瓣一片片放进温水中,再讲杯子摇晃了几下,放到他面前。“花自飘零水自流,万物自有规律,像我这般糟蹋了它们生命的行为,不知道张先生有何看法?”

  “潘小姐很有意思,成功地引起了我的兴趣。”那人端起水杯一口饮尽,又往里加水。“现在我和潘小姐是一样的人了,潘小姐又是怎么想的呢?”将问题抛回给她。

  “张先生似乎曲解了我的意思,这杯中之物不是我想要的,而你所见之人也并非是我。”林雨虹视线往潘熙熙那望去,“我朋友如约而至,不过从现在的情势看,你们并不适合。这顿饭她已经买单了,祝你用餐愉快。”

  张铭依旧笑如春风,“我相亲数次,只有这一次惊喜到了我。不知我张铭是否有幸能重新认识你。”说完起身走到林雨虹面前,一手撑在她身后的椅背,另一只手放在桌面,丝毫不给她离开的余地。

  “雨儿,脾气闹够了没。”说话人的声音温柔如水,连带着丝许的笑意。将张铭撑在林雨虹身后椅背的手拿开,“不知道这位先生想对我家雨儿做什么?”

  林雨虹见清来人是黄儒文,正想开口说话,就被他伸出的食指抵住嘴唇。“宝贝,淘气够了,就跟我回家。”

  张铭见他这般亲近林雨虹,自然不悦,“你是谁,凭什么管她的事?”

  “我是他男朋友,这个答案你满意吗?”黄儒文从桌上端起林雨虹喝过的果汁,抿了一口,那神色颇有挑衅的意味,张铭气得牙痒痒,但又心有不甘的看着林雨虹,期待她能亲口否定这个男人说的假话。

  林雨虹本想否决,未想黄儒文凑到她耳根,“好雨儿,我为了救你。你可不能当着我朋友的面驳了我的面子。”

  林雨虹顺着他的视角看去,远处有一桌男女正看着她们,黄儒文说的倒不是假话,也就不再出声,顺势吃下他喂的牛排。张铭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恩爱,纵是脸皮再厚,也羞于呆下去。拿起随身物品愤愤地离开。

  “慢着。”黄儒文伸手挡住他的去路。“记住以后遇到我黄儒文的女人,要绕道走。否则我有本事让你肠子悔青,生不如死。”

  张铭听到黄儒文三个字的时候,整个人的气焰都灭了下来。他的眼光再次看向林雨虹,她果然从头到尾眼里就没有自己。自己又何必自作多情,损了颜面。

  林雨虹看着桌上已经融化的冰淇淋,有点出神。她不知道黄儒文在张铭离开后对自己说了什么,恍惚中潘熙熙来了,又在恍惚中和她离开餐厅。路上车来车往,不时传来几声鸣笛声。

  “雨虹,那人到底和你说了什么,让你魂不守舍的。”潘熙熙晃了晃她的胳膊,林雨虹说的话却让她捉不着头脑。

  “冰淇淋融化和这事有什么关系?”潘熙熙一脸疑惑问她。

  “没什么,我先回家了。明天见。”林雨虹朝她挥了挥手朝地铁方向走去,潘熙熙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林雨虹的心思她总是难以明白。

  林雨虹坐在椅子上等地铁,口袋里的手机却一阵狂响,打开一看,全是安靖晟发来的。她点击进去一看,一连数十张她和黄儒文的照片。不难想这应该都是黄儒文的朋友拍的。不过为么要把照片发给安靖晟。

  直到安靖晟发来的消息内容,她才知道那些人八卦到了白楚瑜那,白楚瑜就将这事向安靖晟求证真假。然后安总就直接问她了。“小白说,你是阿文的女人?”

  她刚想编辑信息回复,安靖晟就打来电话,电话接通的第一句说的是:“小东西,给你一分钟的解释机会。”

  “安总,这事本来就是假的,我要解释什么?”林雨虹觉得这样的无稽之谈,安靖晟根本无需理会,更没有必要亲自打电话过来听她一分钟的解释。

  “事情经过?”安靖晟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镜面里的男人目光阴冷地凝视着窗外的一切。

  “我帮潘熙熙相亲,黄儒文演习帮我解困。事情就这样。安总,我等的地铁到了。信号不好就先挂了。”林雨虹挂断电话上地铁,又怕惹到安靖晟生气,微信编辑信息发出。

  安靖晟本来对她擅自挂自己电话,有点气恼,但是看到她发来的微信,“安总,冰淇淋融化了就不再是冰淇淋。而我不喜欢融化的冰淇淋。”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他看懂了她的话中之意,在巴黎出差的时候。林雨虹曾在餐厅点过一次冰淇淋,看到化了的冰淇淋,便一口都不碰。当时他还好奇地问她,怎么冰淇淋化了就不吃了。

  他清楚得记得她当时是如何回答:“因为化了的冰淇淋就像是变质的食物,口感外形都变了,就不是冰淇淋了。我喜欢吃冰淇淋可能没有理由,但我不喜欢的理由就是这么简单。”

  所以黄儒文在林雨虹心里,是融化的冰淇淋,而不是喜欢的冰淇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