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三十一章 安总的小心机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618 2020-04-02 14:39:16

  林雨虹到公司的时候,先是去总经理办公室烧好开水,整理好卧室卫生,又将所有植栽浇了一遍水,确定没问题后回到自己办公室。

  刚一进去,就见到安靖晟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闭目养神。她放轻脚步走向办公桌前的客椅上落座,双手托着下巴回看着安靖晟。安靖晟睁眼,她也没有避讳。两人就这样相互盯着,谁也不说话。

  最后还是林雨虹败下阵来,她放松了一下眼睛说,“安总,你这一大早不在自己办公室呆着,坐在这里是要作甚?”

  安靖晟动作缓慢地戴上那副金丝银框眼镜,“我办公室呆久了觉得腻,想来你这找新鲜感。”他也不知道是自己哪个神经搭错了,昨晚一直梦见林雨虹和黄儒文在一起,从恋爱到结婚生子,再是白头到老携手一生,他这梦做得也真是彻头彻尾。从梦中惊醒后,就一直无法入睡。导致于他今早状态不佳,心中憋屈无处发泄。只好早早地到公司,还鬼使神差地走到了林雨虹的办公室。

  “安总,我这庙小哪里能容得下你这尊大佛。你还是打哪来回哪去吧。”林雨虹摆摆手,做了请的手势。

  安靖晟摇头表示不愿意,“我那办公室少了一样小东西。”眼睛扫视着林雨虹办公室里的环境,最后目光锁在了她办公桌前的萌宠水杯上。

  “安总,其它的你要是喜欢随便拿,就是这个水杯不可以。”林雨虹眼疾手快地护住那只脸部和手爪是白色的,剩余部分皆是赤红的狐狸水杯。那可是她失败无数次的唯一胜利品,潘熙熙向她要都被拒之门外。

  “哪个男人送你的,让你这么紧张。”安靖晟双手撑着桌面,上半身直面靠近站在办公桌前的林雨虹,眼睛多了几分阴霾。吓得她差点没有抱稳手中的狐狸水杯。

  “这是我自己做的。”林雨虹见他不信,只好伸手发誓,“真得是我做的,安总要是不信,我亲手做一个送你还不成吗?”

  安靖晟当下心中所有复杂的情绪,只剩下无尽的喜悦。又怀疑地再问一遍,“当真?”

  “嗯,当真。”林雨虹见他不打自己水杯的主意,才放心地把杯子放回桌上。

  不料下一秒就被安靖晟拉着胳臂走出办公室,“走,去实现你刚才对我的承诺。”

  林雨虹挣扎地想要摆脱安靖晟的束缚,“可现在是上班时间,哪有总经理带着助理翘班的。再说我今天还有一大推事要做,我不想要........”

  安靖晟嫌她话多,直接捂住她的嘴巴,“我是你上级,出了事我担着,你有什么好怕的。”然后将人连拖带拽地走到地下停车场,又毫不留情地塞进副驾驶位。林雨虹也只好认命了,和上级根本就是毫无道理可言。

  “安总,你这是打算带着我翘一整天的班吗?”林雨虹看着车窗外的行人,回想起自己之前的惨败经验,“我那个狐狸水杯花了我三个多月的时间才做好的,安总你可别高看我,给我安排高难度的任务。俗话说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但是向你保证了,我就一定完成。”

  “小东西,俗话也说一回生二回熟。我也不难为你,做个一样的就行。”安靖晟自然不在意是否要翘一天的班,对他而言,办公不过是换个环境的事。林雨虹见他这么执拗,自然也就不愿说什么。有这闲空夫还不如眯一会儿觉,享受一下安靖晟当自己司机的优厚待遇。

  等到安靖晟将她叫醒的时候,两人已经到了一家高级陶艺店。从店面到装修风格,都是金钱堆砌出来的。不过店里的文艺风倒是不赖,可见花了店主不少心血。

  一名穿着工作服的年轻女性走到安靖晟面前,以让人非常舒服的语气说,“安先生好,已经为您备好楼上高级雅间。”安靖晟满意地点点头,径直往楼上走去,对这里十分熟悉,不像第一次来。

  “这是我一朋友开着玩的,开业的时候来捧场过,只不过只看不碰。”安靖晟走向雅字号的房间,将手提电脑摆放在桌前,倒了一杯茶水微抿了一口。“有你爱喝的鲜榨橙汁,要不要来一杯?”

  林雨虹摇了摇头,解释说“早上喝了一杯甜豆浆。”她看着桌上的茶点和果汁,不难猜出来这是为她准备的,和安靖晟呆久了就知道这人口味极其清淡,像果汁、糕点这样有甜度的东西是绝不碰一下的。

  “东西给你准备好了,缺什么就按铃,会有人上来为你服务。”安靖晟递给她一个类似按铃的东西,就回到座位上打开电脑工作。林雨虹还真以为安靖晟会撇下工作在这里陪她颓废一天。看来是自己的心眼小,看不到总经理的大格局。

  她默默地坐到辘轳车前,双手从桶里捧出大小适合的泥团掷到转盘中心,根据之前学到的手法的屈伸收放拉制出坯体的大致模样。在浪费了无数泥团后,勉强制作出一个还算满意的胚体,心里犹豫着要不要问问安靖晟的意见,但一想到他吹毛求疵的神态就立即将这想法抛之脑外。把做好的胚胎放在阳光下晾干,而她则是坐在一旁享受着桌前的糕点和果汁,眼光不时看向安靖晟,生怕自己吃东西的声音影响到安靖晟工作。

  有时安靖晟一皱眉,她也立即停止嚼嘴里的糕点,一旦他表情一放松,她就加快嚼咽连带喝一口果汁。

  安靖晟摘下眼镜,用拇指和食指揉搓了一下鼻根。然后挑逗她,“你是属老鼠的,吃东西也要偷偷摸摸的。”她的一举一动全都在他眼睛可视范围内。

  “我这不是怕我吃东西动静大了影响到你工作,到时候挨你一顿训。”林雨虹放下手中的糕点,直视安靖晟,想要从他的表情中抓到一丝痕迹,然后就可以直指证据。

  “在你眼里心里,我是一个锱铢必较的人?”安靖晟整个人靠在靠背上,目光里尽是戏谑。

  “安总真要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林雨虹索性不再搭理他,看安总这状态不过是在逗她玩,她要真放在心上,她才叫傻。

  安靖晟觉得他养的这小东西什么都好,就是脾气有点大,动不动就甩脸走人。这会就蹲在胚体前,用手轻轻地触碰感受。看在已经被她扔了无数的失败胚体份上,他也就不计较那个在阳光底下的丑东西了。

  等到晾晒时间差不多了,林雨虹用清水洗去胚体上的尘土,为接下来的画胚、上色做准备。忙完这一步骤,她的肚子就饿得咕咕叫。安靖晟只好放下手头的工作带她去附近的餐厅吃饭。

  “安总,我能问你个问题吗?”林雨虹将白楚瑜发给她的照片点击放大举到安靖晟面前,“你拍我照片是要干嘛?”

  安靖晟显然没有想到白楚瑜竟然无视自己的警告,将照片发给林雨虹,被他气得噎住直咳嗽。待他缓过来,才慢悠悠地说,“我只是用事实证明,我们确实不在办公室而已。”

  林雨虹看他那样子也不像说假话,再说安靖晟总不可能闲着无聊,拿她照片玩弄白楚瑜。何况安总上午忙的连桌上的茶水都没喝,更没可能有闲情逸致才对。但她哪知道,安靖晟之所以一杯茶水都没碰,是因为把喝水的休息时间都花在拍她照片上了。于是林雨虹收回举在安靖晟面前的手机,继续吃饭。安靖晟则是暗地里松了一口气,打算回头再找白楚瑜算账。

  与此同时,正在高级餐厅吃午饭的黄儒文收到安靖晟发在群聊的照片,一眼就认出照片里低头认真做胚体的人是林雨虹,在暖色的阳光下温柔又倔强的背影直击他的心底。嘴脸的笑意变淡,端起桌上的酒杯和父亲介绍的商家千金碰杯。他气自己没有勇气为了林雨虹抛下所有的身家财富,去赌她心中的选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