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三十六章 攀上高枝?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505 2020-04-07 15:24:36

  午饭点,林雨虹和潘熙熙照例到公司食堂吃饭。从两人排队买饭菜到找好位置坐下吃饭,总有人拿着手机对着她们窃窃私语。

  潘熙熙环顾周围人的形态,那些人频频往她们这边瞧,看那些人的表情就知道说得不是什么好事,“雨虹,你会不会觉得今天的气氛特别怪?”林雨虹点了点头,依旧沉默地吃饭,完全不搭理周围人。

  “雨虹,从我们进公司食堂开始,就一直有人朝我们这边看。你就一点都不好奇,发生了什么事?”潘熙熙从她的餐盘里夹走一块红烧排骨,又给她夹了自己中午点的鲜虾。林雨虹将餐盘往自己的方向挪了挪,表示不要。潘熙熙心领神会地亲手剥好虾肉才给她,这回林雨虹才没有拒绝。

  “不管她们八卦的对象是谁,都不必理会。舆论风波就像一阵风来的快,走得也快。既然都会消散,又何必去计较。”

  “那要是无中生有,恶意中伤呢?”潘熙熙性子直接,真要有人感做出伤害她名声的事情,她是绝对不会罢休,逮着机会直接干架。

  “你既然也说了是无中生有,那何必把这些事发生心上。”林雨虹从纸盒里抽出一张纸擦嘴。“我吃好了,听赵姐说隔壁的坚果店搞促销,要不要一起去逛逛?”

  潘熙熙立即点点头,将手里的最后一只鲜虾剥好吃尽。两人起身离开走向餐具回收处,林雨虹半道被一个陌生女人拦住,在她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时,那个女人打翻了她手上的餐盘,并将一碗热汤面直接泼向她。

  潘熙熙见状立即狠狠地将那个女人推倒在地,并将手上的残羹菜渣往她身上一倒,那个女人屁股着地时呆若木鸡,显然没想到站在林雨虹身旁个子娇小的女人杀伤力如此之大,又被倒的一身脏乱,立马起身破口大骂:“你有病啊。我和她的事,你出什么头?”见潘熙熙作势要打她,又吓得接连后退。

  “我和你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你上来直接泼我一碗热面,好像结了深仇大怨似的。”林雨虹稍微整理了一下身上污渍,将潘熙熙拦在身后,以防她做出什么乱子,事情更加不好收拾。

  “我和你确实你一次见,但你拒绝华哥对你的追求,竟然是为了另攀高枝。”那个女人一副替人伸张正义的气势,样子看着也不坏。

  “你说的华哥是指?”林雨虹并没有想起自己拒绝的追求者中,有叫华哥的?

  “苏小小,你闹够了没有。”大家闻声看去,是之前无人机告白的风波人物叶进华,他上前一手抓住她的手腕,要求她向林雨虹道歉。

  “我才不道歉,你也看到她和一个男人在地铁亲密的照片了,明明是她始乱终弃,伤害了你,为什么你还要替她说话。”苏小小言辞更加激烈,即使手被叶进华抓疼了也不愿屈服。

  潘熙熙反击她:“什么地铁亲密照?现在的PS技术都可以把人P出花样来,你竟然不分清楚情况就劈头盖脸一顿欺负。”心想自己推她都算手轻了,这要不是看她是个女人的份上,直接来个过肩摔。

  “就算照片可以作假,可是有人亲眼目睹那个男人亲吻你的额头,这总不能说人家没事就造谣生非。还专门挑你林雨虹的。”苏小小将自己手机打开找到那张照片放大,扔给林雨虹。

  潘熙熙凑近一看,照片上的女人且不说是谁,但是从那个男人的侧脸就判断出这人是安靖晟。然后比对了一下照片和林雨虹,形态确实很像,犹豫地问她“你今早是和安总一起坐地铁来上班的?”见林雨虹不回答自己,内心一片死寂。

  “照片上的人是我。”林雨虹将手机还给苏小小,又看了一眼叶进华。“但你说得不是事实,第一,我没答应叶先生的追求自然也就没有开头的玩弄。第二,如果每一个意外事件都可以当真的话,那只能说明你傻。第三,看在叶先生的份上,这件事我就不追究你们损害我的名誉。第四,如果聪明的话,就让造谣者撤了这篇帖子,否则安总追究起来,可就不像我这么好说话了。”林雨虹说完话,就带着潘熙熙离开公司食堂。

  “苏小小,这件事真得是你错怪她了。从一开始不过都是我的一厢情愿。她从没给过我任何希望。”叶进华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苏小小在原地看了四周逐渐散去的人群,难过地哭了起来。她自认为自己事最懂叶进华的那个人,可眼下的现实却在提醒自己傻的可笑。她气势汹汹地找林雨虹算账,可现下这一清二白的关系倒让她多管闲事,还伤了叶进华的颜面。

  林雨虹着急回办公室撞到人,头也不抬地道歉走人。安靖晟连忙攥住她的胳膊,刚想开口戏弄她,却见到她胸前的一大推的污渍,整个人看着也有些狼狈。“出去吃个午饭,也能把自己吃得一团糟。去我卧室洗个澡,我让人到附近的商场给你买件衣服替换。”

  “不麻烦安总了,熙熙已经去帮我买衣服了。”林雨虹说话的语气十分清冷,中午的照片事件虽小,但也引起了不少风波,现下要想打破谣言,就必须要和安靖晟保持好距离。

  “你怎么了?上午还好好的,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冷淡。”安靖晟十分不爽她现在对自己的态度,但又不好在外对她大声说话,拉着林雨虹胳膊就往办公室里一塞。“小东西,我要是真对你做错了什么,你直接开口说,别憋在心里委屈了你。”

  林雨虹这一刻仿佛用完了自己全身的力气,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安靖晟面前流眼泪,明明自己是个要强的人。像这样的事件大学期间也没少发生,那时她会也会觉得委屈,可是却没有掉下过一颗眼泪。都说软肋是给最亲近的人,可是她和安靖晟的关系顶多事上下级关系。

  “小东西,你怎么了哭了。刚才弄疼你了?”安靖晟收了刚才的强势,话也变软了不少。他想伸手拭去林雨虹脸上的泪水,但被她躲过了。林雨虹趁他发愣,立即拉开门走了出去。

  安靖晟稍微冷静了下来,这事恐怕要去问潘熙熙,才知道事情原委。

  潘熙熙刚买回衣服和烫伤药,就被安靖晟逮个正着。吓得她立即将手上的东西往身后藏,但是已经晚了,“你手上的烫伤药是给林特助买的?”潘熙熙立即摇头否定,她答应林雨虹,这件事不告诉安靖晟的,否则朋友关系就一刀两断。

  “你是不能说,还是不想说。”安靖晟绕道她身后,抢过她手中的东西。

  “安总,你就饶了我吧。要是让雨虹知道了,我就完蛋了。”潘熙熙几次想抢回安靖晟手上的衣物都以失败告终,这冷面撒旦仗着身高优势,欺负她矮。

  “小东西没让你说,但是没说你不可以回答。我要是说对了,你就点头,反之则摇头。”安靖晟扬着自己手上的东西,也算是威逼利诱了。

  通过一番问答后,安靖晟总算是了解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冷笑道。“林特助要真想攀我这高枝,那倒也好说,可这事还真不是这样。”然后将手上的东西扔给潘熙熙。“去吧。”

  潘熙熙拿到东西,自然快速离开,说实在话,安总的厉害她算是领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