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三十八章 别害怕,是我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209 2020-04-09 15:48:11

  经历了白天的照片风波事件后,林雨虹回到家就立即洗了个热水澡,然后窝在被窝里听音乐放空。窗外一片静寂,只有她的内心起伏不定。在床上翻来覆去始终得不到片刻安宁,只好起身到书房消遣,书架上的书目大多生涩难懂,她逛了几圈下来,饶是找不到一本喜欢的。索性打开投影仪看电影,选了一部由林正英主演的僵尸片。

  看了一半感到肚子饿了,到厨房冰箱拿出带回家的米糕放在微波炉热了一下,期间又将酸奶倒进碗里。等到她将吃食弄好回到书房时,发现原本暂停的影片继续播放。心中不由得有些发慌,第一反应就是家里进贼了。她轻手轻脚地将手上的米糕和酸奶放在美人榻上,环视了书房一圈,只找到了高尔夫球杆。

  然后悄声向卧室里走去,看见一个背影在前,便抡起手中的球杆朝那人后脑勺打去。对方似乎有所察觉,一个闪躲,没打中后脑勺,却打到了他的右肩。只听到对方闷哼一声,便抓住她手中的球杆,往地上一扔。

  林雨虹当下的反应便是打不过就跑。还未跑得出几步,就被那人拥入怀里,她挣扎不过往那人胳膊处使劲咬去,很快嘴里就是一股血腥味。但那人依旧一动不动地抱着她。林雨虹清楚地感知到那人宽阔有力的前胸,以及清晰可闻的酒味。

  那人又将下巴贴着她的头顶,半响才听他说了一句。“别害怕,是我。”

  林雨虹听出他的声音,才松开自己牙齿,迟疑地问道:“安总?”

  安靖晟微乎其微的嗯了一声,将林雨虹转了个身面向自己。看了一会儿她的眉眼后,又将人抱在怀里,右手还不停地抚摸着她的后脑勺,约莫抱了好一会儿。“胆子这么大,敢自己一个人看鬼片。不过被我吓得不轻,以为家里进贼了。”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右手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

  林雨虹知道是安靖晟后,无处安放的双手轻轻抓着自己的衣角。她的鼻翼前闻到的是淡淡烟酒味,而她的后背是温暖的触感。“安总,你抽烟了?”这是第一次从他身上闻到的除了冷冽以外的气息。说不上反感和讨厌,但似乎有点陌生。

  安靖晟眉眼一蹙,以为她讨厌他身上的烟酒味,立即松开了她。又往后接连退了几步,才不确定地问她:“还能闻得到吗?”林雨虹看着他那带有几分反差的笨拙,心里觉得有些。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安靖晟见她不回答自己,立即走到衣柜前拿出一身备用的家居服。快速走向客厅的卫生间,很快就传来了流水声。林雨虹先是客厅拿了药箱找出药油和碘伏,又到厨房给他煮了一份热汤面。

  汤面出锅的时候,安靖晟正好洗完澡出来,林雨虹立即摆好碗筷,“安总,你先吃点热汤面。”安靖晟看着眼前的热汤面,想起了第一次吃她煮的长寿面。味道比不上王姨,但他却想吃一辈子。

  林雨虹坐在对面看着他将面条吃得一干二净,才将桌上的空碗和炒菜锅放置水槽一并洗了,安靖晟坐在餐桌前一声不发,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林雨虹忙碌的背影,这感觉就像是一起生活久了的夫妻。

  林雨虹收拾好一切,将之前拿出的药油和碘伏放到安靖晟面前。“这是红花油和碘伏,安总回家后记得擦了再睡。”

  安靖晟看了一眼她拿给自己的东西,又递给听到她面前。“你也知道,我伤的是右后肩和右手。王姨有事不在家,我回去了没人帮我擦药油。”

  林雨虹从他那得到的意思就是,谁伤了他谁负责。咬牙从他手上接过药油,将人带到书房。电影依旧还在播放,安靖晟注意到软榻上的米糕,拿起被林雨虹咬过的地方大口咬下一块细嚼慢咽。林雨虹以为他还没有吃饱,也就随他去了。

  “安总,你就趴在美人榻上好了。”安靖晟闻声将上衣一脱,露出壮实的胸肌,吓得林雨虹直接背对他。“安总,你干嘛脱衣服?”

  “我穿着衣服你怎么擦药油。”安靖晟知道她害羞,也就不借机戏弄她。乖乖地趴在美人榻上,抬头对她说。“我已经趴好了。”

  林雨虹回头看到他露出结实的后背,将刚才自己盖过的毛毯往他后背一盖,只露出手受伤的后肩。安靖晟攥过毛毯的一角,有一股淡淡的香气,和他抱着林雨虹闻到的一样。

  林雨虹将药油倒在手心,相互揉搓发热后才擦在安靖晟身上,“安总,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点。”安靖晟愣是没有想到林雨虹口中的有点疼,在实际中会是如此疼,让他不由得叫出声。

  “小东西,你之前还给谁擦过?”安靖晟能从林雨虹熟练的手法中感觉到她之前在别人身上练过手。

  林雨虹微楞了一下,又在手上倒了点红花油。“我妈后腰受过伤,我经常给她擦药油,久而久之也就懂得掌握手劲了。”这话说完,两人都不再说话了。安靖晟安安静静地趴着,林雨虹认认真真地擦着。

  直到药油擦得差不多了,林雨虹发现安靖晟已经睡着了。叫唤了几声也没把他叫醒,只好自己动手给他胳膊擦碘伏。还好安靖晟趴着的姿势只枕着左手,不然她还真是不好下手。被自己咬过的地方已经不出血了,不过看着怪疼的,她当时可没少用力。

  帮安靖晟擦好碘伏后,林雨虹吃着已经凉了的米糕,将鬼片调到之前看到的地方继续往下看。期间看了几眼睡在美人榻上的安靖晟,那人睡得正香,没了白日里常见的冷冽之感。

  林雨虹看完鬼片后,又挑了一部继续看。也不知道是什么睡着的,只是在迷糊中感觉到一双有力的臂膀将她横抱,朝卧室缓慢的走去,将她轻轻地平放在床上盖好被子。这人似乎还对她说了一句,“别害怕,是我。”然后她就真得没有任何顾虑地深入睡眠。

  安靖晟眼神温柔地看着她熟睡中的样子,右手大拇指覆盖在林雨虹的嘴唇上轻轻地抚摸,““小东西,总有一天我会在这里留下我的痕迹。因为这是你欠我的。”最后在她的额间留下浅浅一吻,才心满意足地离开。经过书房时,目光掠过美人榻上的毛毯,站定了一会儿后决定将它拾起带走。

  林雨虹对他来说,果然是最特别的那个,让他想要自私地占为己有,从此只属于他一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