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四十六章 小镇能有几多情(下)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663 2020-04-17 14:49:37

  林雨虹洗完澡换了一身干爽的居家服,肩上披着一条擦拭头发的毛巾。整个人看起来慵懒无害,潘熙熙给她递过生姜红糖茶,盯着她喝完才饶过她。

  “熙熙,我知道你特别好奇我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在我回答你之前呢,你要先告诉你和董晓杰之间的事。”林雨虹回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房间两人的气息不对,且不说董晓杰衣衫不整,还有地上被潘熙熙清理掉的水果,都让她心生怀疑。

  “没有,就是董.......董晓杰欠揍。”潘熙熙一幅闪烁其词的样子更惹林雨虹怀疑,凭她对潘熙熙的了解,只有生气了才会随意砸东西。而且她平常张口闭口都是叫董小姐,怎么现在还会特意改了称呼。

  林雨虹思来想去,只想到了一种可能。“董晓杰向你表白了?唉,看你这脸都快红成苹果了,看来是被我说对了。你又想要问我怎么知道的对不对?”潘熙熙一脸求知欲的直点头。

  林雨虹摸着自己的发梢,已经不滴水了,才将肩上的毛巾取下挂在衣架上。然后清了清嗓音说道:“第一,要是换成平常人,分别十年早已断了联系。可董晓杰却痴情一片,从不管你是否回信,他做得就是用十年的长情来打动你;第二,我注意到他脖子上戴的怀表其实是合成的,表盖应该是做成项链送给你了,可见你在她心中的地位非常;第三,之前你对他动手动脚,其实都是他在让着你。要真论起武力值,你还真不一定能打到过他。你还要继续往下听吗?我还能继续说。”

  潘熙熙直摇头拒绝,光是林雨虹说得三个理由就足够让她认清事实。她挠了挠自己头发,抬头对着天花板叹气,这青梅竹马的狗血剧情为什么会发生在她身上。

  “熙熙,作为朋友我无权干涉你的私人感情,但是纵观你所有的表现,我必须告诉你一个事实——董晓杰在你心里是重要的。至于你想让他成为你的谁,答案只能你自己找。没谁能帮得了你。”

  林雨虹的话让潘熙熙陷入了思考,董晓杰离开的时候,她表面看似潇洒,却暗地里躲在被窝里痛哭过。董晓杰给她寄的明信片和礼物,她嘴上嫌弃,可私底下都将它们当作宝贝珍藏。董晓杰回来的消息让她喜悲参半,喜的是他终于回国了,悲的是他认错了人。其实,她早已习惯自己的生命里有了董晓杰的痕迹,而自己笃定他的不离开,才会毫无顾忌地欺负他。那只是因为那人是董晓杰,她花时间心血欺负的人也只有他。

  “雨虹,我明白了。”潘熙熙起身朝门外走去,又半路折返拥抱了她。“等我回来,我要知道你之前发生的事情。”林雨虹笑着点点头。

  潘熙熙离开没多久,林雨虹就听到了敲门声。开门时见到的是气喘吁吁的安靖晟。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安靖晟就将手探向她的额间,还好没发烧。看到她湿漉漉的头发,眉间一皱便将人拉到自己房间。这一幕刚好被黄儒文见到,看来他手上端的热汤面是送不出去了。

  进了房间,安靖晟就将林雨虹按在座椅上,拿出自己从家里带的吹风机调到合适的档位。然后手指穿插在林雨虹的发间,有条不紊地吹着。直到将林雨虹的头发吹干了,安靖晟才收起吹风机站在她面前问道:“有没有吓到?”

  林雨虹一边把玩着他衣摆的毛衣线,一边笑着摇摇头。就在他们离开画像店的时候,有一群女生疯狂地朝安靖晟跑来,林雨虹就这样被挤掉到河里,而安靖晟被困在人群中,来不及救她。只好让人群外的黄儒文跳下河里救起她。他心里埋怨自己没能在她出事的第一时刻救她。更责怪自己没能陪护她回酒店。

  林雨虹起身抱住他说道:“安总,这事谁也不怪。本来就是一个意外,我现在不是好好地站在你面前吗?”然后将脸埋进他的胸前,感受着他怀里的温暖。不管事实如何,她必须承认当一群女生将安靖晟团团围住表白的时候,她吃醋了。明明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冷大叔,偏偏吸引了年轻女生的喜爱。

  安靖晟将人紧紧地抱在怀里,“小东西,回来的路上我听说今天是小镇上一年一度的女儿节,但凡满十八岁的女孩都可以向自己喜欢的人表白。你呢?遇上你想表白的人了吗?”

  林雨虹抬起下巴问他:“安总什么时候也在意小镇上的这些风土人情了?”

  安靖晟顺势捏了捏她的脸蛋,“那就当成是我向你表白,邀你今晚参加赏灯会,如何?”

  林雨虹扑哧一声笑道:“安总真是不害臊,本是男儿郎,却要扮作女娇娥。那以后我是不是多了一个安姐姐护着我?”

  安靖晟被她这话说得气红了脸,将人从怀里松开,捏着那对小巧的耳朵说道:“你说你这牙尖嘴利的本事到底从哪学来的,我只不过是邀你看个灯会,却被你戏称成娇娘子。”林雨虹笑着握住他的手腕,其实这些话我也只会对你说。

  晚饭后夜色笼罩,每家每户都会在自己家门前挂起形状各异的灯笼,听说不同的形状有不同的含义。你可以从门口挂着的青色灯笼知道这家女儿尚未成年,当然也可以从灯笼的生肖形状猜判定这家女儿的年龄大小,更有刚进门不到一年的新娘子亲手制作的一对龙凤灯笼高悬于大门两侧。

  六人一路上像看热闹一样,看了不少有趣的事,也喝了不少新娘子端来的添丁茶以祈求来年生得一儿半女。刚开始潘熙熙还兴致盎然,连茶里的桂圆也认真吃了,后来连续吃了三杯后见着添丁茶就往董晓杰身后躲。

  夜风袭来,林雨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安靖晟担心地问她要不要回酒店。林雨虹摇了摇头,她还想今晚的烟花活动。听酒店的人介绍,小镇上的烟花是不可错过的重头戏,今年的烟花是以四季花色为主题,从春到冬,无一不好看。

  于是六人按照酒店推荐的最佳烟花欣赏地点等待着,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在这席地而坐。安靖晟将林雨虹安排好,让她在原地乖乖等着自己。

  “雨儿,在生日宴上,我问你的问题,你还记得吗?”黄儒文特意站在风口处面朝着林雨虹,替他挡住不少冷风。

  林雨虹看着黄儒文,点了点头。“你当时说,如果愿意一生只为一人长情,我会如何看?”她指着天上的圆月对他说:“月有阴晴圆缺,世人都盼着圆满,可我觉得缺憾也是一种美。人生本来就有很多事情不能如愿,只求安然于心,无愧于自己。这就是我的答案。”

  黄儒文看着她眼中的圆月,自嘲古人水中捞月一场空,如今他竟祈求林雨虹的眼中月也是痴人说梦。终归是从未得到,又何谈失去。这份感情从未言明,也不会有开花结果的那天,他心中释然。

  安靖晟回来的时候手上拿了不少烤地瓜,将其中一个包裹着手帕的烤地瓜给了林雨虹,又留了一个。剩下的让白楚瑜帮忙分了。黄儒文拿了一个就往旁边站,留了足够的私人空间给两人。

  “你刚才是给我们买烤地瓜去了?”林雨虹低头看了眼手中手帕,应该是安靖晟特意给她挑的,浅色上的手帕绣了一朵绚丽的樱花。

  “他们只是顺便的,现在不冷了吧。”安靖晟将手上的地瓜掰开两半,又将其中的半个剥去地瓜皮放进干净的袋子里递给林雨虹,而自己的半个随意剥了几下就往嘴里送。

  “靖晟,谢谢你。”此时烟花绽放的声响盖过了林雨虹的声音,但是安靖晟还是听到了林雨虹叫他的名字,这比他听过的所有声音都好听。

  今晚的烟花看得人痴了、醉人,果然好美好动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