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四十七章 醒后不能翻篇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418 2020-04-18 12:01:35

  烟花结束后,热闹的人群散去不见踪影,小镇又恢复了一片寂静,仿若刚才的喧嚣不过一场梦境。林雨虹站在石拱桥上,望着水中的圆月。又不知从哪捡了几个小石子就往水里扔,搅了水中的宁静,泛起一圈圈的涟漪,连圆月也变得皱了。

  夜间风大,此刻桥上更是一阵冷寂。安靖晟从后面环住林雨虹带给她不少温暖。林雨虹回过头才发现只剩下自己和他两个人,便问道:“他们去哪了?”

  “我让他们先回去准备火锅,夜里冷容易感冒,吃点热的再睡觉比较好。”安靖晟将她的双手握在手心里,明明手上一片冰凉却还要留下来吹冷风看冷景。

  林雨虹一听到火锅二字,立马就来了精神,水中月也不看了,拉着安靖晟的手就往酒店的方向走。安靖晟反手牵住她的胳膊,走到她的身前躬着身子说道:“女儿节还有一个习俗,年轻的男子会背着心上人护送她回家。”

  林雨虹拍了拍他宽阔的后背说道:“安总,你确定这不是你现在随意胡诌的?”

  安靖晟见她识破自己的心思,便将双手绕过她的后膝将人迅速背起,然后不急不缓得一步一步走下石拱桥,月影下是两个人拉长的身影。林雨虹双手环住安靖晟的脖子,将头靠在他的右肩上闭上眼睛感受夜晚的风声。安靖晟以为她睡着了,就将脚步放轻。

  过了一会儿,林雨虹睁开眼睛换了个姿势,将下巴搁在他的肩膀。“安总,我之前遇到一个长辈。说起来也好巧,他也姓安。”

  安靖晟平复眼底的一丝变化。问她:“怎么想到这个长辈了?”

  “不知道为什么你和安小叔给我的感觉很相似,要不是你已经32岁了,我都怀疑你是安小叔的儿子了。”林雨虹说话的时候观察着安靖晟的耳朵,有着好看的轮廓,耳垂也很大,挑不出一点毛病。

  “小东西,说白了,你不就是嫌弃我年龄比你大。”安靖晟将人往上一提,换了认真的口吻继续说道:“我比你多活了八年,见过的人心险恶比你多,看到的人情冷暖比你多。我帮你经历了人生的糟粕,只带你看美丽的风景,好吗?”

  林雨虹点了点头,许久才有勇气说出一句:“靖晟,我可以咬你耳朵吗?”

  安靖晟被她这么一问,整个人都呆住了。他不知道是林雨虹的一个“靖晟”让他全身酥麻犹如电流窜过,还是那句“我可以咬你耳朵吗?”让他心醉得像喝了一坛酒。或许更糟,这两样无论哪一个都足以让他缴械投降,失了分寸。

  林雨虹以为他不愿意,便小声地和他说:“靖晟,我保证就轻轻咬一下。好不好嘛?”见他不回答,便用食指搓了搓他的脸颊。

  安靖晟压不住心底的欲望,将人从身后背的姿势换到自己身前抱着,正准备亲吻她的时候,就被林雨虹的一个喷嚏打得失去了气氛。借着路灯安靖晟才发现她双颊通红,用自己的额头抵在她的额间,才发现林雨虹感冒了。

  “靖晟,我头好晕,身上也一阵一阵地发冷。你说我是不是病了,病得好像很喜欢你。”

  “小东西,你发烧了。知不知道。”安靖晟将人往怀里拢了拢,快速往酒店跑去。林雨虹被颠地头更加晕了。

  回到酒店,安靖晟直接将林雨虹抱回自己的房间。喂她吃了退烧药就守在她床边。闻讯而来的四人见林雨虹没有什么问题,又回去吃火锅了。

  林雨虹躺了一个多小时才醒来,见到坐在床边的安靖晟,“今晚是不是吃不成火锅了?”

  安靖晟听她醒来的第一句真是哭笑不得,探了她额间的温度,已经退烧了。不然又是再说胡话。“你要想吃,明天就让郑姨准备。”

  林雨虹抓着安靖晟的手腕问他:“靖晟,我可不可以现在就喜欢上你?”

  安靖晟的心被她软糯的声音一点点融化,就好像冰冻了许久的冰面开始慢慢融化,他见过林雨虹很多模样,却唯独没有见她这幅柔软的样子,还好他见到了,还好也只有他见到了。

  “一点都不公平,你向我表白的时候,我还没答应你,你就占了我便宜。现在换我向你表白了两次,却一点肉都没有啃到。”

  安靖晟见她双颊依旧红着,便将她的手藏在被子里让她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乱想。“小东西,如果你明天醒来还是想要向我表白第三次,我们就在一起。”

  林雨虹想了一会儿摇头,“靖晟,其实我已经向你表白三次了。”

  安靖晟还奇怪她话中的表白次数,就见林雨虹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许是受到了退烧药的影响。帮她把被子压实后,调高了室内温度,才放心地离开房间关上门。

  次日林雨虹苏醒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躺在了安靖晟的房间里,她简单洗漱后回到自己的房间。潘熙熙看她恢复了精气神,便问她:“昨天和安总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

  “你想什么呢,我醒来的时候就我一个人。”林雨虹将桌上的护肤品收纳到化妆包里,想不起昨晚发生的事情。“不过我昨晚吃了退烧药,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也是,你吃了退烧药就犯醉,更稀奇地是,只要睡了一夜醒来,就什么都忘了。”潘熙熙给她出了一个主意:“要不你去问问安总,让他帮你回忆回忆。”林雨虹摇了摇头,从小一吃退烧药就缠人缠得紧。她昨晚没准做了什么傻事也不一定,还是不要自讨无趣了。

  六人在酒店吃了早餐后便返程,林雨虹还是坐着安靖晟的车回家。

  安靖晟摸着她的脑袋问道:“怎么了,早餐的时候就觉得你奇怪。”林雨虹虽然性子不爱闹腾,但也不是一只闷葫芦。从早上见面后,只要自己不开口,她就连一个字都赖得说。

  “安总,我昨天晚上.......”林雨虹实在是难为情,憋了许久也没有问出口。

  安靖晟将她的手裹在自己手心里,态度十分人真地说:“小东西,你要是喜欢,我的耳朵可以给你咬一辈子。你生病的模样很可爱,但我不想因为你的可爱而让你生病。你说你已经向我表白三次了,不能再吃第四次亏。那我们在一起吧。”

  林雨虹将脸瞥向车窗,已经没脸见人了。她都不知道自己表白起来的操作真是迅猛如虎。也庆幸自己昨晚吃了退烧药后,只是和安靖晟表白,没有做出其它更丢脸更逾规的事情。

  安靖晟见她将后脑勺朝着自己,心想是害羞了。嘴角上扬故意开口说:“你这是在拒绝我向你表白吗?”

  林雨虹立即转头,见他一脸坏笑的样子就知道自己中计了。气恼地想要抽出自己地手,却被安靖晟抓得更紧了。

  “你没有拒绝,那就是答应了。以后小东西就是我女朋友了。”说完还在她的手背上轻轻一吻。

  于是两人就正式成为了男女朋友关系,他们从相遇、相知到相恋的时间还不到一个月,但是关于人生的故事,谁又能用时间长短来衡量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