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四十八章 不速之客

愿与今生 迎苣夏 1156 2020-04-19 23:57:15

  林雨虹和安靖晟到家的时候,客厅里的沙发上端坐着一位打扮优雅的事业型女性。在林雨虹眼中,这位身着红色正装,脚踩七厘米高跟的女性在行事作风上应该雷厉风行,正如那张姣好的容颜上成熟精致的妆容一般,让人挑不出半分毛病。而当安靖晟和这位女性相见时,他脸上又恢复了林雨虹初见时的冷冽。仿若两人之间隔了一堵围墙,让人心生一种压迫感。

  两人相视许久,那女人才不急不缓得向安靖晟开口说话:“外婆当时送你这套房子当成人礼的时候,我可是嫉妒了许久。我和大哥的两套房都抵不上这套让人欢喜。”

  相比女人的熟络,安靖晟的态度表现地更清冷。“二姐,怎么会在这里?”

  “许久没有见到三弟,心中甚是挂怀。倒是三弟这般冷漠,好让二姐伤心。”那女人话是这么说,可眼光却一直打量着站在安靖晟身旁的林雨虹,有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意味。又似乎觉得看得不够仔细,起身优雅地朝她走去。

  林雨虹看她走过来的气势,颇有种领导视察的感觉,在她跟前停下来后又细细地打量了一番。在安靖晟二姐的眼中,穿着黑色高领毛衣,绑着丸子头的林雨虹软萌可爱。

  正想要伸手捏她的脸,就被安靖晟拦下并护在了身后,她脸色缓过一丝的尴尬,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生性清冷的三弟也有喜欢上女人的一来。这样一来,让她对林雨虹也就更加另眼相看了。

  “原来三弟是拿了外婆送的成人礼金屋藏娇了。不过看这姑娘倒是单纯可爱,连二姐看了也喜欢。可是,三弟。你应该庆幸今天站在她面前的是你二姐,而不是........”

  “二姐,你向来明白做人,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心里应该有数。”安靖晟走到茶几前,将她未喝完的茶水倒掉,“茶喝完了,我请二姐吃饭。”

  安靖晟说完就直接将人拉速,离开之前让林雨虹乖乖在家休息,他会让人送午餐到家。林雨虹听话地点点头,至始至终,她都未和安靖晟的二姐正式问候,不过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在她成长的过程中,见到亲人关系寡淡的何止少数,就连她自身也是如此,不过都是过客罢了。

  在饭桌上,安靖晟并不留情面,直接开门见山:“安靖芯,我们之间就没有拐弯抹角的必要,你到底想干嘛?”

  安靖芯吃着牛排,又配了一口葡萄酒才感慨道:“看来我还真借了那姑娘的光,才能听你叫我一声二姐。小晟,以前我们的关系多好,你总说二姐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姐姐,可什么时候我们的关系变得这么淡薄了?你还是我的小晟吗?我知道你怪我,为了安氏集团嫁给了自己不喜欢的人,才会.......”

  “安靖芯,你为了安式而联姻,我可以理解。可你为什么残忍地伤害赵航,让他死不瞑目。”安靖晟觉得怪这个字太轻,衡量不了姐弟之情,更弥补不了赵航的生命。

  “我们不要再说无关紧要的人了,我找你是为了那姑娘。就算她再好,也终究不是你的良缘。我们安家子女的没有爱情,只有事业。”

  安靖晟心里清楚自己年轻貌美的二姐,不过是爱情的刽子手。她可以残忍地亲手毁灭自己的幸福换来事业上的大展宏图,是个极其有野心和手段的女心。

  “安靖芯,你倒还真是没让我失望。当初为了安式集团的股份,埋葬了自己的爱情。现在又是以同样的狠劲来当我安靖晟感情的刽子手吗?”

  “就算你脱离了安式集团另起炉灶,也改变不了你和乔家千金的娃娃亲。这就是铁板上钉钉的事实。虽然安式集团现在由大哥管理,但是安家的事情还是爸爸作主。以他的手段,你有信心让那姑娘不受到一点伤害。你以为人人尊称你一声安三爷,就只是凭你安靖晟的本事。”安靖芯自是见识过自己父亲的手段,就连当女儿的她都会屈服于父亲的权威下,更何况是刚才那个软萌可爱的姑娘。

  “你口中的爸爸逼疯了一个媳妇,逼死了一个外人。要真有本事,要么逼疯了我,要么逼死我。我安靖晟这辈子只认定了林雨虹,那乔家千金就算是天仙般的人物,我也不稀罕。”安靖晟将手中刀叉一放,将盘中的牛排倒在地上。

  安靖芯一脸愕然。自安靖晟留学回国,就不再与安家来往,和大哥私下还有联系也仅仅是因为安米拉的缘故。多年未见,她时刻关注他的消息,自以为在事业上鹏程万里的安靖晟骨子里依旧流的是安家的血液。而现在,她觉得安靖晟变了,变得看不透他眼底下深藏的到底是冷冽还是柔情。还是说,他唯一的变化是将所有的柔软给了心中之人。

  “我不是刀俎上的鱼肉,任人宰杀。倘若你们真敢动了她的一根毛发,那也做好毁了我的准备。林雨虹就是我的命,她没了,我也就死了。安靖芯,这样的话,我只对你说一次。希望我不会有恨你的那天。”

  安靖芯被他说的话吓得手一抖,差点没拿稳手中的刀叉。都说安家人最擅长处事不惊,掩藏情绪。可现在,饶是强大的她也不得不屈服于安靖晟的坚决和果敢。

  都说年少轻狂,为了爱情可以生死相赴。可已经过了而立之年的安靖晟倒有股怒发冲冠为红颜的魄力,安靖芯心底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到底还是她自以为是,总以为时间能抹平安靖晟的棱角,如今却成了一把锋利的刀,明晃晃的刺眼。血淋淋地刺痛。

  “该说的都说了,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好聊的了。”安靖晟起身准备离开,经过安靖芯的时候被她抓住手腕。

  “小晟,我......我知道了。”安靖芯心里其实想说的是——小晟,我好想你。可她就是说不出口。安靖晟并没有给她多余的时间,抽手离开,不带一点情面。当她鼓起勇气回头寻找他时,已经不见人影。她还有机会听到他再发自内心地叫自己一生二姐吗?她还能等到这一天吗?

  安靖芯端起安靖晟座位前的红酒,一口饮尽,自己倒给他的酒是一口也没有碰。突然泪眼朦胧,一滴热泪流了下来,完美的落进杯底,她的心更痛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