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五十一章 说好的在一起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107 2020-04-22 21:02:03

  安靖晟搬来的第二天早上,林雨虹还处于往常的状态。直到她看见餐桌上多了一套餐具,才真正地意识到,她和安靖晟已经住在同在一屋檐下。

  安靖晟从客厅出来,就见到站在餐桌前发愣的林雨虹,向前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道一声早安。林雨虹下意识地往厨房望去,还好郑姨背对着他们,不然她还真是没脸见人。

  “小东西,你说你脸皮这么薄,以后怎么让你给我生小孩。”安靖晟的嘴唇贴近她的耳朵,吐露出的气息让林雨虹不自觉地全身发麻,这该死的妖孽,从早上开始就没完没了地作妖。

  她正准备开口回怼安靖晟,就被端着早餐过来的郑姨打断:“新鲜出炉的手工香菇瘦肉包,雨虹,按照你的要求做得,皮薄陷肥,你绝对喜欢吃。”

  郑姨端上桌的香菇瘦肉包,在林雨虹看来每一个都精致可爱,她瞪了安靖晟一眼后,就立即坐下吃包子,吹了一会儿轻咬一口,香味便飘香四溢,让人闻着都觉得胃口大开。

  郑姨见她喜欢,便开心地说道:“别只顾着吃包子啊,豆腐脑也要趁热才好吃。”

  林雨虹尝了一口滑嫩的咸豆腐脑后,夹起桌上的油条咬了一口。“郑姨,下次做点馒头,我要夹油条吃。”

  安靖晟看着林雨虹吃得那么欢,便也打破了自小在安家养成的饭桌礼仪,林雨虹吃什么,他就吃什么。第一次听到馒头夹油条这么新奇的吃法,便开口问她:“馒头夹油条是什么吃法?”

  林雨虹看他一脸好奇的样子,便拿起桌上的包子,用行动示例给他看。首先将包子撕开两半,将里面的陷全部弄到干净的碟子上,再将油条一分为二,塞进包子里面。

  林雨虹将做好的包子夹油条递给安靖晟:“你尝尝看,可好吃了。就是味道比起馒头夹油条,不那么正宗,但也差不到哪里去的。”

  安靖晟接过包子,将油条也一并咬下,包子软糯,油条酥脆,吃起来确实有种特别的新鲜感。

  林雨虹看他那样,就知道他喜欢。便开心地说道:“这油条的搭配吃法可多了,比如泡在豆浆里吃,夹在糯米里吃,搭着胡辣汤吃,总之都是你没有经历过的吃法。”

  安靖晟边吃边听,心里对林雨虹说得这些是越来越稀奇了,便吩咐道:“郑姨,从明天的早餐开始,就按照小东西刚才说得准备。”

  林雨虹自然是开心,郑姨煮得东西都好吃,就是太循规蹈矩了,完全是西式做派,每天餐桌上都必备一份三明治,她虽然爱吃,但也受不住三明治涂抹果酱的吃法。

  两人吃了早饭后,便一同前往公司。林雨虹坐在副驾驶上,看着安靖晟的侧脸,不得不说,她的男朋友长得确实好看吸引人。

  安靖晟的余光感觉到林雨虹的视线,伸手牵着她的小手,笑着说道:“怎么,才发现你有一个长得特别帅的男朋友。”

  林雨虹收回视线,轻声嘟囔了一句:“真是自恋。”

  安靖晟用大拇指抚摸着林雨虹左手大拇指处的虎口,笑着说道:“我可听见你说我的坏话了,我这不叫自恋,而是有自知之明。”

  “安总,有件事我必须要和你说清楚。到了公司,你是我上级,我是你下级。可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你也不能再叫我小东西,我也不会叫你名字。”

  安靖晟嘴角上扬,也不急于答应,反正他在公司已经做好了安排,林雨虹别想离开自己的视线一步。他承认骨子里对她的占有欲是炽热的,不论身在何处,都必须要保证两人的距离在一个空间内。

  林雨虹见他不答话,以为是心里不乐意。便好声好气地哄他:“靖晟,你不要生气嘛,要不晚上下班,我请你吃好的。”

  安靖晟依旧不为所动,林雨虹只好晃动着他的手继续哄道:“那你想要我怎样逗你开心?”

  安靖晟听她这么一说,心里更是乐开了花。他借着红灯的间隙,将脸凑向林雨虹,骗了她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到了公司后,林雨虹才发现助理办公室的一切办公用品横扫一空。立即反应过来,自己被安靖晟骗了,便前往安靖晟的办公室讨个说法。

  果然安靖晟将自己的办公用品全部都挪到了他的办公室,她怒气冲冲地说道:“安靖晟,这件事你是不是又要说预谋已久,你这分明就是假公济私,先斩后奏。于公,即使我是总经理的特助,也并不代表我没有拥有办公的私人领域。于私,你这男朋友的作为也太霸道了,在没有经过女朋友的同意下,擅自作主。更过分的是,你竟然心安理得让我哄你开心。树妖皮人要脸,安靖晟,你的脸呢。总之,我现在十分生气。”

  林雨虹随手抄起桌上的文件朝安靖晟砸去,安靖晟见她真得生气,也不躲开,文件刚巧落在他额头,将他的眼镜打落在地上。

  “只要你能解气,我这办公室里的东西随便你砸,但就是有一点,从今天开始,你必须在总经理室办公。”安靖晟走到林雨虹跟前,牵着她的双手说道:“小东西,喜欢上你以后,便绞尽脑汁地接近你。我承认我这做法不厚道,但是感情就是让人变得自私。我喜欢看着你,喜欢无时无刻地看着你。只要看着你,我就欢喜。”

  林雨虹甩开他的手,依旧生气地说道:“安靖晟,是不是照你这说法。只要是以爱为名的犯罪都可以原谅。”

  安靖晟强硬地将人拥在怀里,态度诚恳地说道:“小东西,你曲解了我的意思。我知道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你要如何才能消气。”

  林雨虹朝他胳膊狠狠地咬了一口,安靖晟闷声承受着。他怀里的林雨虹真像一只会咬人的狐狸,总是能出其不意地做出一些让他没有防备的事。

  他伸手摸着她的脑袋,温柔地问道:“气消了?”林雨虹伸手抱住他的窄腰,将脸贴在他胸前点了点头。

  安靖晟见她气消了,便开心地说道:“小东西,说好的在一起,便是如此。”

  林雨虹闻声抬头看着安靖晟,心里也答应了这件事,说好的在一起,那就便如此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