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五十四章 她的清哥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424 2020-04-25 18:19:22

  动车抵达的时间已过凌晨,出了车站后,冷风袭来,让林雨虹裹紧了围巾。排队等车的人不少,周围有不少人抱怨天气突然降温,让人措手不及。个个都将手缩进袖口里,弓着腰减少冷感。

  林雨虹前面站着的是一个胖女人,为她挡了不少冷风。即便如此,体寒的她依旧手脚冰凉,鼻子耳朵都都冻红了。好在队伍行进的速度也算快。没多久就排到了她。

  车内外的温差让她缓过劲来。师傅看她穿得厚实,还是冷得发抖,体贴地打开热空调。

  “谢谢师傅。”

  “我姑娘和你一样,特别怕冷........”师傅的话匣子打开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林雨虹看着车窗外的世界,这里算是她的第二个家乡,自从搬离了生她养她的地方后,她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这个陪伴了她母亲最后时光的地方。离开了一年多,再次回来却是为了逃避。她和她母亲一样的倔强。

  “姑娘,你怎么哭了?”师傅透过后视镜看到她一行热泪。

  林雨虹擦干泪说道:“想家了。”

  “傻姑娘,你这不是回来了,立马就可以见到你父母了。”师傅说完便加快车速,将她一路安全送到家。

  林雨虹下车后看着小区外的灯光,仿佛这些灯是为她而点。她循着记忆里的方向一路往里走。找到了自己住的单元楼,乘电梯直达十二楼。

  出了电梯,林雨虹见到一个男子坐在1202室的门口,一条长腿拦住了过道,拿着酒瓶的手架在弯曲的膝盖上,脑袋低垂着,让人看不清表情,他的周围的空酒瓶横七竖八倒着,凌乱而不失美感。远远地就能闻到了一股浓重的酒味。

  林雨虹走近他,蹲下身子晃了几下他的胳膊:“你还好吗?”

  那人半醒半睡得抬头看着林雨虹,又往嘴里灌了不少酒。大概是酒已喝完,他随手把空瓶往地上一扔。寻找新的目标,摸索了半天也找不到一瓶。当下眉头一蹙,接着便痛哭起来。他的哭声在静寂的夜里就像悲恸的哀号,让人听着难受。

  “你还想喝酒吗?我请你到我家喝,好不好?”

  那人听到有人请自己喝酒,立马收住哭声,眼神直愣愣地盯着林雨虹看,林雨虹走到1201室开门,他便跟着,林雨虹进了房内,他也跟着进了房内。

  林雨虹离开的时候,用了防尘布罩下了房内的所有家具,所以做起卫生来倒也简单轻便。

  “嗯,为了表示我对你的欢迎,我需要稍微收拾下房间,”

  那人点了点头,双手抱胸倚靠在墙上,唯一不变的是他的目光一直跟随着林雨虹的身影移动,仿若记忆里也有这么一个人喜欢将房子打扫的一尘不染。

  林雨虹很快便收拾完客厅的卫生,将人扶到沙发上坐下,为他泡了一杯浓浓的热茶,去掉里面的茶叶。

  那人端起水杯,凑近杯口一闻。怎么和他一样,每次都拿热茶骗他是酒。记忆里的画面闪现,让他心口一疼,泪水掉了下来。可他却开心地笑着,将满满一杯的热茶喝得一滴不剩。

  林雨虹为他拭去脸上的泪痕,原来今天还有人比她更心伤。那人看着背光的林雨虹像极了记忆里的那个人,痴痴地问她,“小宏儿,是你吗?”

  林雨虹呆愣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就算是圆他一个美梦好了。

  那人开心地抱着她的腰,哽咽地说道:“小宏儿,今天不是你结婚的日子,对不对?我只是做了一个噩梦,梦见你娶了一个漂亮的老婆。我真是傻,我们明明说好了在一起的。你怎么可能会背弃我呢?”

  林雨虹抬起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后脑勺。是不是因为在同一天遇到了相似的悲痛,命运才让我们相逢而相互取暖。如果她没有赶上最后一班车,是不是就不会在今晚遇见怀里受情伤的男人?是不是他会因为喝醉了在外冻上一夜而生病?

  那人许了哭累了,或是喝醉了,就这样睡着了。

  林雨虹将人平躺在沙发上,脱去厚实的毛衣外套,从卧室里拿出干净的被子为他盖上。才放心地关灯回到卧室。

  次日,林雨虹早早地醒来为那人煲了热粥,又出小区买了一些小菜配粥。回来的时候那人正苏醒,宿醉后的他盯着林雨虹看,愣是想不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昨晚我回来的时候,见你喝醉了,不忍你在外冻一夜,就将你带回家了。”

  那人十分抱歉地说道:“给你添麻烦了,我叫鲁允清,就住在你隔壁1202室。”

  “你好,我叫林雨虹,其实你喝醉后蛮乖的,不吵不闹。我拿热茶骗你当酒喝,你也没发现。所以并没有给我惹麻烦。”

  鲁允清听到她说自己名字的时候,已经慌了神,在听到她拿热茶骗自己,更是一脸吃惊。怎么会有这样的巧合,他看着她将盛好的粥放在餐桌上,又将买回的小菜倒进碟子里。眼前的女子给他感觉是如此熟悉,好像生活在一起很久了。

  “怎么了,是没有食欲吗?不好意思啊,我只会煲粥煲汤,其它的我拿不出手,你将就一下好了。”

  鲁允清摇了摇头,按照她摆放餐具的位置坐下,好奇地问她:“你的名字怎么写?”

  “雨后彩虹,我家人希望我的人生不管遇到多大的伤痛,都能雨过天晴,做天上最美的彩虹。在我母亲眼里,我永远都是她的小虹儿。”

  “我最爱的人,他的名字和你发音相同,寓意是宏亮的宇宙。你们都代表了美丽的事物,让人心驰神往。在我眼里,他也永远是我的小宏儿。”

  林雨虹放下手中的筷子,用汤匙一勺勺地舀起碗里的粥,又一勺勺地倒进碗里,把底部地翻上来,不厌其烦地重复着刚才的动作。

  鲁允清看着她手中的动作,又再一次和记忆里的林宇宏重叠,她和自己的那个他太像了。

  “我知道你的伤痛,你却不知道我的,这对你来说,似乎不太公平。”林雨虹舀了一勺粥吃进嘴里,温度对她来说刚刚好。“我喜欢上的那个人,他在昨天订婚了。”

  她说的这般云淡风轻,好像只是在说天气的好坏。可在他听来,却是那么地疼痛难熬。没有人能比他更感同身受了。

  “所以你回来了?”鲁允清眼里滑过一丝地忧伤,做了一个决定。“我能叫你小虹儿吗?如果你不介意,以后我就是你的清哥。我总觉得是命运的安排,让我失去一个小宏儿,又给我送来了另一个小虹儿。当然,你要是不愿意的话,就当我痴人说笑。毕竟我们认识的时间还不到24小时。”

  林雨虹笑着摇头说道:“清哥,以后你就是我的清哥。”

  他等了一年,等来了他结婚的消息,等来了她的到来,林雨虹的出现,对鲁允清来说是一场救赎,她就像是一道光不偏不倚地照进他的世界,带给他光亮的同时,又抚慰了他的伤痛。

  如果过去的等待是一个人的无声表白,那么从现在起,有一个那么像他的她陪着他一起等,也不失为一种幸福。他不会忘了林宇宏,他只是在林雨虹身上用另一种方式来爱林宇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