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五十五章 我还能找回小东西吗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267 2020-04-25 23:49:03

  就在林雨虹离开安靖晟的订婚宴不久,潘熙熙便火急火燎地赶到了宴会厅。一进门就看见高朋满座,热闹非凡的场面,而台上的安靖晟正在和乔静若交换订婚戒指,她将手中的棍棒用力往门上一敲,发出的声响惊得所有人都看向她。

  而得知她要大闹订婚宴的董晓杰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他在后头看到了潘熙熙强悍又极具杀气的一面。怕她再惹出什么事端,便立即上前拦腰抱住。

  潘熙熙狠狠地踩了一脚,警告他:“董晓杰,你今天要是敢拦着我,我们就玩完了。”

  “小熙,当务之急是要找到林雨虹,你和安靖晟算什么账?”

  潘熙熙的一番动静自然轰动了整个宴会,一下子出动了酒店的全部安保人员将二人团团围住。

  安父更是一脸怒气,若不是安靖晟出面安抚,这事绝对要闹到警察局处理。

  黄儒文和白楚瑜一路小跑到潘熙熙面前,劝说她不要惹事生非。原本气焰嚣张的潘熙熙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哇一下就大哭了起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受欺负了。

  白楚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熙熙,来闹事的是你,我们也没说要把你交给警察,你怎么倒委屈的哭起来了。”

  潘熙熙擦了擦眼泪,一幅为林雨虹打抱不平的样子,她指着白楚瑜生气地说道:“我委屈?呸!我是替雨虹委屈,怎么就认识了你这个白眼狼。平常一口一个小雨弟,倒是叫得亲切。现在倒好,帮着那个花心大萝卜欺骗雨虹的感情。”

  接着将矛头指向黄儒文:“你也是,真是太让人失望。我以为你是真得喜欢雨虹,没想到你也是个假情假意的伪君子,联合他们一起伤害雨虹。总之你们都是蛇鼠一窝的坏蛋。”

  白楚瑜和黄儒文被她一通乱骂,莫名其妙地看着站在潘熙熙身后的董晓杰,好在这人没有被自己女朋友的情绪感染,知道事有轻重缓急。

  “林雨虹申请了休假,小熙不放心就去看她,结果发现家里没人,连行李也不见了。只留下送给你们的拼图和小熙的生日礼物,以及留了张写着此生不见的字条,应该是给安靖晟的。”

  白楚瑜听到这个消息,一脸震惊:“不可能,她才离开宴会厅,怎么会不见了呢?我不相信,你们两个是在演戏骗人吧?”

  潘熙熙一巴掌甩在白楚瑜脸上:“这下你们开心了吧,雨虹她再也不会回来。可是明明是你们丢了她,为什么连我也找不到她了。”

  安靖晟安抚完双方长辈的情绪便立即赶来,当他听到潘熙熙说的话时,他感觉那一巴掌是打在了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只有一种可能,小东西是带着离开的决定来见我最后一次。”

  “所以你们三个明明都见到她了,可就是没有一个人挽留她。”潘熙熙真是觉得可笑之极,她走到安靖晟面前,冷漠地对他说道:“安靖晟,你知道雨虹留给你的四个字是什么吗?我告诉你,是此生不见。你算是彻底失去了她。最后,祝你订婚快乐,百年好合。”

  她扫了白楚瑜和黄儒文一眼,用奇怪地口气说:“至于你们两个,最好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然后就带着董晓杰潇洒地离开了。

  围在现场的安保人员见闹事的两人离开了,也就迅速有效地离开了宴会厅。来参见宴会的都是商界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对于这种事也算习以为常,场面立即恢复到刚开始的喜悦中。

  安靖晟一脸冷冽,看不出任何情绪。黄儒文和白楚瑜也猜不出他此刻的心思,毕竟当他们亲耳听见潘熙熙说出“此生不见”四个字时,心里都是一阵刺痛,更何况那是林雨虹留给他的诀别。两人相互使了颜色,都不敢开口说话。

  就在众人期待新人交换订婚戒的时候,安靖晟将潘熙熙闹事前已戴好的戒指摘下往乔静若身上一扔,走到就近的宴桌上,拿起吃西餐的刀直插胸口,惹得现场一阵哗然。

  安父见他胸口出血,立即斥责他:“你这个孽障,到底是给我惹出祸端。”

  安靖晟冷笑道:“我恨我身上流得是你安吉阳的血,这娃娃亲我不会认。你也再别拿外婆的病况威胁我。”安父别他气得血压升高,头晕眼花。

  黄儒文和白楚瑜都快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出心脏病,看着他胸口流血不止,立即打120叫救护车。

  乔静若从小就是娇生惯养长大得,自是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吓得她直往母亲怀里躲。而乔父见安靖晟当场悔婚驳了他乔家的颜面。自是不肯就此作罢,他随手抄起一瓶还未开封的酒瓶,一个箭步朝安靖晟走去,酒瓶还未砸到他脑袋上,就被对方的气势吓得直冒冷汗。

  “我胸口的这一刀,算是向你女儿赔罪了。不过你这一酒瓶砸到我脑袋,我可不会看在你是长辈的份上就饶了你。”

  “你......你......你,这婚约就此作罢,你这女婿我乔家要不起。”乔父被安靖晟气得不轻,甩下这么句话,就哄着自己的女儿离开了。

  来参加订婚宴的客人见到如此场面,个个都识趣得先后离开了。刹那间,整个宴会厅只剩下安靖晟、白楚瑜和黄儒文三人,变得冷清。

  白楚瑜看着脸色发白的安靖晟问他:“你还好吗,除了胸口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

  安靖晟摇了摇头将目光扫向一旁的黄儒文,眼里闪过一丝疑惑,要不是今天潘熙熙大闹订婚宴,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兄弟竟然会是隐藏的情敌,不过已经没有问出口的必要了。

  很快救护车就到了,白楚瑜陪同安靖晟前往医院。

  “三爷,你是不是气阿文喜欢小雨弟?”白楚瑜见安靖晟闭着眼睛不理自己,又继续说道:“其实这件事我也是今晚才知道的,但是我相信阿文一定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你的事。”

  “小白,你说我还能找得回小东西吗?”

  许久安靖晟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这要是以前,他一定有信心让林雨虹回到自己身边。即便她狠心留下了此生不见四个字。骄傲如他,怎么会认输。

  可是今晚发生的事情在警醒他一个事实,这世界上有许多事情远超过他的控制范围,就好像他坚定林雨虹不会离开自己,就好像他确信自己的兄弟永远都不会喜欢上自己的女人。

  白楚瑜看见安靖晟眼角流下的泪痕,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安靖晟脆弱的一面,原来再坚毅的人也会用不堪一击的脆弱。

  他低声说道:“会的,一定会的。”这话好像是在说给安靖晟听,又好像是在安慰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