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五十六章 真相如此丑陋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313 2020-04-26 16:40:07

  安靖晟从医院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多了。从玄关一路走到林雨虹的房间,已经找不到半点她生活过的痕迹。就好像这人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他疯狂地翻箱倒柜,拼命地想要找出属于她的东西,可就是没有。

  他颓败地趴在林雨虹曾经躺过的床上,将头深深地埋进她枕过的枕头,鼻翼间感受到却是洗衣液的香味。他突然蜷缩着身体嚎啕大哭起来,像是个委屈极了的小孩。

  在深沉的秋夜中,安靖晟抽泣的身影像是公路两旁吹落的枯叶,四处飘零找不到归家的方向。而他手中紧握的那张纸条,是林雨虹留给他的唯一念想,尽管上面的冷漠的文字刺痛了他的心,但他没有勇气丢弃了它。

  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立即起身走向客厅。茶几上果然有一杯还未喝完的祁门红茶,那是安靖芯的最爱。他立即明白过来为何小东西会出现在今晚的订婚宴上。他拿起那杯红茶狠狠地摔向地上,触地发出的声响在夜里格外吓人。

  他记得他之前警告过安靖芯,如果她敢做出任何伤害小东西的事,自己绝不会顾及姐弟情面。他从衣柜拿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换上,立即前往地下停车场。竟然安靖芯把他的话当成耳旁风,那她就要为此付出代价。

  他一路飙速开往安家,把着方向盘的双手青筋爆出,只要一想到小东西受了委屈,他心痛至极。安家人的手段他从小就见在眼里,阴冷、毒辣。就连安靖芯一个女子也像是一头手段凶狠的母狼。即使结了婚,还是选择留在安式集团。

  到了安家后,安靖晟一路朝安靖芯的房间走去。守夜的人见他气势汹汹的样子,不好阻拦,只好去打扰安靖白,也就是安氏集团的负责人。至于安父退休后早就另寻僻静颐养天年。

  安靖晟完全不留情面地一脚踹开房门,一声巨响吵醒了床上的安靖芯。她摸索着床灯,刚一开灯还没见清来者地模样,就被安靖晟掐住了喉咙。

  闻讯而来的安家老大安靖白被这一幕吓得背后出汗,他这三弟向来说一不二,真要把他惹急了,谁也下不了台面。但这事终归让他遇上了,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弟弟掐死自己的妹妹吧,他立即上前劝阻。

  “三弟,你真要在二姐处得了委屈,大哥我为你作主。”

  安靖晟撇了一眼当和事佬的安靖白,他这大哥对家人倒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对外也是个让人胆颤心惊的狠角色。

  “大哥,你连自己的婚姻都做不了主,又怎么管得了我的事。”

  安靖晟这话也是字字扎心,安靖白为了得到安氏集团的掌控权,答应了安父的安排,和米拉的母亲陈欣冉结婚。可却将一个女人活生生的逼疯,可谓是他这一生的唯一的污点。

  “你今天去见过小东西?”安靖晟问这话的时候,更是加了手劲。

  安靖芯挣扎了许久,脖子上留了不少红痕。虽然快要呼吸不过来,但她就是不肯轻易认输。能一步步走到今天,获得事业上的成功就靠一个狠字,不仅对外人狠,对自己更狠。

  “安靖芯,你是不是让小东西哭了?”安靖晟从安靖芯的表现就知道了答案。“据我了解,你之所以能在安氏立足,靠的是你手上的股份和你这些年经营下来的人脉。如果我有本事让你苦心经营的所有毁于一旦,你是不是还会惜字如金。”

  “你知道的,论起手段我并不输于你们。只是我不屑而已。我如果想要知道你对小东西做了什么,不一定要从你安靖芯嘴里得到。”

  安靖芯看着安靖晟那阴鸷冷血的眼神,吓得双脚发软。任她再狠,也狠不过安家的任何一个男人。

  “是父亲让我解决这件事的,他让我拿着调查到的资料去找林雨虹。看在她救了米拉的恩情上,只要她乖乖听话,离开你身边。安家人绝不动她半根毫毛。”

  安靖芯自然明白林雨虹对安靖晟的重要性,但是她没办法为了一个外人忤逆自己父亲的命令。只能抓住林雨虹的伤疤,往上面撒盐。

  “如果小东西没有离开呢?安吉阳又打算做什么?”安靖晟强压着心中的怒火,一拳狠狠地砸向安靖芯身后的墙壁,血液顺着指缝滴落在地上。

  安靖白见他受了伤,立即让人安排家庭医生来家里,而安靖芯则是吓得捂紧嘴巴,她刚才以位那一拳是要砸到自己脸上。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一周时间足够你们筹谋一切。你们会在我订婚的今天就给小东西按上刑事罪名,让她这一辈子在监狱里度过一生,对不对?”

  安靖芯睁大眼睛看着安靖晟,豆大的眼泪从眼眶里流了出来。他猜得没错,如果要说安家的三个孩子谁最像安吉阳,当属安靖晟,可偏偏他又是最不像安吉阳的那个。

  安靖晟成熟稳重,智勇双全,即便没有安家的庇护,也能成为商界巨子。可心里却生出了安家人没有的善良和温暖。

  安吉阳对这个儿子是又爱又恨。想让他成为安式集团的一把手,才借岳母生病的机会,让他与乔家联姻。再一步一步地让他彻底回到安家。谁想出了今晚这事,彻底打乱了他的计划。这会儿还躺在病房没缓过劲来。

  “安靖芯,我确实很想掐死你。可谁让你是我二姐呢。看在你两权相害取其轻的份上,这次就不和你计较了。”安靖晟能怪安靖芯吗?不,他唯一怪的人是自己。

  “三弟,你胸口又出血了。”安靖芯看见他胸口被染红的衣服,更是紧张不已。

  家庭医生来得正巧,替他重新包扎了胸口和拳头上的伤痕。饶是见惯了血雨腥风的安靖白和安靖芯,亲眼目睹自家弟弟的伤口,也是触目惊心。

  安靖白和安靖芯是异卵双胞胎,自小就接受了安父同样的教育。在成长的道路上两个人扮演的角色不是深情的兄妹,而是竞争关系。

  “三弟,你和乔家千金的婚姻也算是作罢了。大哥也算是看出来了,我们三个人中,你最血气,敢爱敢恨。你既然认定了那姑娘,大哥能为你做的就是支持你。”

  安靖晟看着安靖白头上的几根白发,已过不惑之年的大哥这些年一定为安氏集团吃了不少苦,膝下也就只有安米拉一个女儿。只从大嫂离开后,他也就无心再婚。外人都以为他是个痴心种,一生只爱了一个疯女人。

  “大哥,对不起。我话说重了,伤害到了你。”

  “自家兄弟,说什么道歉,我还不了解你,面冷心热。”

  安靖芯见两人和好了,心里也开心不少。安家向来就一脉单传,到了他们这一辈,才有了三个孩子。这其中的情感要比寻常人家的兄弟姊妹要复杂得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