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五十八章 相对而眠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307 2020-04-28 19:33:05

  安靖晟点了林雨虹喜欢吃的鸳鸯锅,她喜欢用清汤锅涮蔬菜保留鲜味,而辣锅涮肉去腥味。真让她烧一桌好菜,怕是难为了她。不过,如果是让她点菜,那绝对是没得挑。分量拿捏得当,营养均衡。

  林雨虹吃着酱碗里的羊肉,又叮嘱着安靖晟下点娃娃菜,吃火锅少不得要吃上好几瓣才算圆满。林雨虹察觉到安靖晟今天有些不太对劲的地方。之前和他一起吃火锅,也没怎么见他夹过蔬菜,这会儿怎么吃得如此的清汤寡水。

  “你今天怎么光吃蔬菜,不吃肉?就你点的这个份量,我一个人也吃不下这么多。要不我去叫清歌过来帮我分担一下?”

  安靖晟闷不吭声地往自己碗里夹了满满一碗的荤菜,用实际行动拒绝了林雨虹刚才的提议。

  “我以前也没发现你这么小气。”

  “要不你打电话叫小白过来,我绝对没有意义。还可以让人再送些过来。”

  林雨虹呵呵地假笑了一声。打电话让白楚瑜赶到这里吃一顿火锅这种馊主意,也只有安靖晟敢想敢说。真要等人过来,都可以约下一顿。摆明了就是不想让鲁允清过来,还搞得这么别扭。

  “你觉得阿文怎么样?”

  林雨虹吃着娃娃菜,一脸疑惑地看着安靖晟。怎么突然扯到黄儒文身上了?

  “我承认他很优秀,但是他最大的问题就是花心不专一。凭这一点,你就应该对这个人有深刻地清醒地认识。”

  林雨虹扫了一眼桌上的菜,也没有哪种能让人食物中毒变得胡言乱语的,再说桌上也就放着一扎鲜榨的橙汁,安靖晟也没有吃醉的理由啊。

  如果说不让鲁允清来吃火锅,是因为误会自己和清哥的关系而乱吃醋。那黄儒文又是因为什么?总不可能也是因为喜欢她吧?

  “靖晟,我不知道你和黄儒文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我以为你会懂得周游于百花之中,并不是他的意愿,其实他心里也渴望一生一世一双人。他曾经问过我,如果他愿意一生只喜欢一个人,不在乎门第,我会如何看。可这世间的事情终难全,他无法为了爱情而置黄家的产业不管不顾,也不能背弃生养他的父母。”

  安靖晟嗤笑地抓住林雨虹的手腕,眼神里充满禁锢地盯着她看,语气变得阴冷令人害怕。

  “你既然这么懂他,原来你早就知道他想要一世长情的人是指你林雨虹。我在意的兄弟喜欢上了我最爱的女人,可我竟然蠢笨如猪,一点都没有发现。你们是不是都觉得我傻?”

  他从林雨虹的眼中读到了一丝陌生的情绪,是不是此刻自己在她眼中只是一个凶狠地魔鬼。他双手捧着她的脸,用一种极尽温柔地态度问她,就好像是一个虔诚的朝圣者。

  “小东西,那我呢,在你眼里我又是什么样的人?外面的人都尊称我一声安三爷,说到底不过都是畏惧我背后安家人的手段,真是既可笑又可悲,我努力了这么多年,还是摆脱不了这个怪圈。”

  林雨虹双手抱住他,用脸贴着他起伏的胸口。

  “靖晟,我以前总觉得喜欢一个人,一定能说出千百个理由来。可是当我遇见了你,喜欢上了你。一切的条条框框就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你对我而言,是特别的存在。我不会因为你身上的改变而改变。我之前以为你一幅不食人间烟火的冷漠的模样,一定不懂得什么叫做吃醋。可今天,我算是清清楚楚地领略到了。虽然很别扭,但醋劲蛮大的。”

  安靖晟的心被林雨虹的一番话撩拨地乱跳,他抬起林雨虹的下巴,正打算亲吻她的时候,听到一阵咕咕作响的声音。林雨虹尴尬地捂着自己的肚子,不是礼貌地对着安靖晟笑。

  安靖晟宠溺地揉了揉她的脑袋,这小东西煞风景的本事也是一觉,总不能让人饿着肚子,自己却还坏着心思想要占便宜,那也太禽兽了。“这次先放过你,下次我可要吃个够本。”

  林雨虹听完话脸泛红晕,立即坐回餐桌前低头吃火锅,还不忘往安靖晟的碗里多夹写荤菜。

  入夜休息,林雨虹让安靖晟睡自己的房间,而她到母亲房间睡觉。半夜,林雨虹发现有个人影从房门朝床边走了过来,立即开了床灯。

  在灯光之下,只见安靖晟抱着枕被有些尴尬地看着自己。应该是没想到自己小心翼翼地动作吵醒了熟睡中的林雨虹。正打算抱着怀里的枕被原路返回,就被林雨虹叫住了。

  他转过身去的时候,林雨虹已经给他腾出了右半边的位置。“我睡觉习惯睡左边,你睡右边可以吗?”

  安靖晟怎么也没有想到林雨虹会允许他留下来和她共处一室,不敢相信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形容他是塑化的雕像也不为过。

  林雨虹拍了拍她右边的空位,“换了新的环境睡不着,我陪你聊聊天。同床不同被,我一个女生都不在意,你一个男人别扭个什么?难不成害怕我会吃了你。”

  安靖晟被她这么一说,心里自然再乐意不过。他来之前都想好了说辞,只是过来蹭一块地板的空间,绝不做出任何逾矩的事。现在让他躺床上,这待遇简直就像是坐飞机从经济舱升到了头等舱一样,让人舒服自在。

  当他将被子铺在床上的时候,注意到床头柜旁的一个相框。和林雨虹并肩站着的应该就是她的母亲了。这女人看起来温柔大方,但是表情又透着一股不易察觉的倔强。林雨虹在这一点上,应该是遗传了她母亲。

  林雨虹看他的目光停留在照片,半开玩笑地说:“人家都说,丈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喜欢。我怎么觉得这句话,到你身上应该反过来说。”

  “这么说,你是承认我的身份了?”

  他这句话,让林雨虹瞬间脸红,转过身背对着他,怎么开个玩笑把自己也给绕进去了。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安靖晟帮她将被子盖实,夜里冷风吹着容易着凉。然后顺势躺下盯着林雨虹的后脑勺看,心想自家小东西难怪招人喜欢,怎么连后脑勺都可以这么可爱。好像这样看一辈子都不觉得烦。然后就迅速睡着了。

  之前没有找到林雨虹时,他是整夜整夜地睡不着,神经也处于紧绷状态,现在躺在她身边,吻着她身上熟悉的淡淡的清香,觉得特别真实和自在。

  林雨虹见他没说话,犹豫地转过身,才发现这人已经睡着了。看着他眼角下浅浅的黑眼圈,估计这几天也没有睡好。

  她温柔地抚摸着他的五官,说好的此生不见,还好你出现了。直到摸到他那柔软的薄唇,林雨虹小心翼翼地靠近,在上面盖了爱的印章,然后轻声地道了一声晚安。才关灯和他相对而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