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六十三章 父子情深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107 2020-05-03 22:13:02

  鲁允清下班进门的时候,就听到了餐厅其乐融融的欢声笑语。他走进看到的画面又和记忆中的幸福重合。年龄小的林宇宏刚到他家时,性子孤僻不爱说话。他的爸爸总是会教育他当个好哥哥,有好吃好玩的都要让着弟弟。

  每次吃饭的时候,他的父亲总是会给林宇宏夹大块的红烧肉。时间久了,才把林宇宏养得白净可爱,完全没有了初见时的骨瘦如柴。就连性格也变得活泼多了,经常缠在他身后,一脸仰慕的表情盯着自己看。

  鲁允清并不觉得林宇宏的出现是一件坏事。相反,他的生活因为他多了几分童真与快乐。

  “在那傻站着干嘛?还不去洗手吃饭。”鲁父第一时间注意到鲁允清的存在,说话的语气和以前一致,似乎他们之间从未发生过矛盾一样。

  鲁允清洗手回来的时候,鲁父已经给他盛好米饭和筒骨汤。看着一大桌的好菜,每一样都是他的最爱。都说血缘关系打断骨头连着筋,这话不假。

  鲁父一脸慈眉善目地看着林雨虹吃饭,注意到她爱吃自己煮得糖醋鲤鱼,就直接将这碗菜换到她面前。还不忘向鲁允清夸她:“这孩子和我投缘,怎么看都喜欢。你这臭小子,总算是做了一件让我开心的事了。”

  “对了,锅里还炖着你喜欢的猪蹄,时间差不多了,我去看看。”鲁父笑呵呵地起身,走之前还不忘嘱咐林雨虹多吃点。

  林雨虹见鲁父彻底进了厨房,才凑到鲁允清耳旁小声的说道:“叔叔误会我是你女朋友了,回头你和他好好解释。”

  鲁允清才反应过来自己误解了父亲眼神里的意思,以为他是把林雨虹当闺女看,越看越喜欢。没想到是把她当媳妇看了。

  “我爸这是年龄大了犯糊涂,我会和他说清楚我们的兄妹关系。你要是能当他女儿,他保准喜欢。”

  鲁允清这么说是有依据的,打从他有记忆开始,鲁父就嫌弃他是个男娃,老是当着他的面念叨有个贴心的小棉袄有多好。这事就挂在他嘴边没有放下过,直到鲁允清升高中了,鲁父看着他愈发有自己年轻的模样,才不再提及这事。

  “嗯,我举双手赞成。能有一个烧得一手好菜的爸爸是我的福气。”

  鲁父正巧从厨房出来,听到林雨虹说得话,心里更是乐开了花。下午还急着撇清和自己儿子的关系,现在都亲口承认了,保准不出错。

  “爸,我和你商量个事呗。”鲁允清看自家老头一幅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模样,便下了决定。

  鲁父将猪蹄往桌上一放,将手上多余的水渍用围裙擦干,对鲁允清要说的事已经胸有成竹。

  “这事不用和我商量了,你们作主就好。”

  “爸,我看得出来您是打从心眼里喜欢小虹儿。我们也不挑日子了,今天就确定关系。”

  鲁父眉头微皱,一筷子敲在了鲁允清的筷子上,将猪蹄端给了林雨虹。

  “你这臭小子,这种喜事不得先挑个黄道吉日。就算你再着急,也要先见一下人家父母。怎么到你这,就这么委屈了雨虹。”

  鲁允清看着吃不着的猪蹄,放下手中的筷子说道:“这事小虹儿决定就好了,还挑什么黄道吉日。您要是想要仪式感,让她敬你一杯茶不就好了。”

  鲁父见自己儿子越说越离谱,这要不是自己亲生的,早就鞋底伺候先打他一顿:“自古以来,婚姻乃人生大事。你以为这是过家家,玩一玩就将雨虹娶回家.......”

  鲁允清立即打断他父亲的那些大道理:“等等,爸。我是听岔了,还是您说错了。我的意思是让你收小虹儿当闺女。您怎么倒好,上来就是想要一个儿媳妇。”

  林雨虹也立即解释道:“叔叔,您真误会了,我和清哥就是兄妹关系。”

  鲁父总算是明白两人的意思了,敢情这事就他剃头挑子一头热,瞎忙活了半天。他一脸生气地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

  真是白活了大半辈子,在年轻人面前出了这么一个笑话。但是他情愿丢脸,又不愿意看着自己的儿子一辈子打光棍,心里盼着林宇宏。他现在是还活着,管得了这混小子。那他死后两眼一闭呢?鲁允清还不是得了自由就去找他心中的白月光。

  这林宇宏要是个女的,他会满心欢喜地把两人的姻缘线打死结。可两个男人在一起的事情,简直就是颠覆了他的三观。当时他狠心逼走了林宇宏,又让他在国外娶妻。可以后的事情谁又能说得清,做得了主。

  “真是作孽哟,我这到底生得是个儿子,还是个闺女。早知道这样,我当初就不应该收养了他,让你变成今天这样,都是我的错,我的错啊。”鲁父捶打着自己的胸口,脸上的表情更是懊悔不及。

  “爸,错的不是你。是我。我也无数次挣扎过,痛哭过。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生病了,怎么就喜欢上了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呢。我他妈的也觉得自己恶心,可我这辈子已经没救了,我的这颗心只能容得下他一个人。”

  鲁父看着跪在自己眼前的儿子,他该拿他这个儿子怎么办。

  林雨虹走到两人面前,将他们的手握在一起。安慰着鲁父:“叔叔,虽然我们只相处了一个下午。但是我能从您的一言一行中感觉到你对清哥深沉的爱。他这一辈子可能无法如您所愿娶妻生子,可是谁也不能动摇你们的父子情深。”

  鲁父看着眼前可人的林雨虹,“当我的闺女也好,子女齐全,人生也算是美满了。至于这个臭小子,我是老了,管不动了。”

  鲁允清看着自己父亲两鬓斑白,心生愧疚,到底还是为人子的他辜负了父亲的期望。他们这场没有硝烟的父子较量终于以父亲的退让而结束了。然而时间却悄无声息地过去了六年,他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感受到了父亲的年迈。

  小时候,爱惹事的他没少挨父亲的打。后来他长高了,父亲便不再打他,换成了严厉的批评教育。而现在,他在自己面前完全没有了年轻时的硬气与严厉。这其中的变化让他还不来及消化适应,就直面感受父亲的垂垂老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