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六十四章 真情流露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109 2020-05-04 23:50:15

  就这样,一顿晚饭的时间让林雨虹多了一个疼她的父亲,鲁父也如愿的有了一个大闺女。饭后,林雨虹则坐在客厅沙发陪鲁父看小品,而鲁允清则被打发去厨房洗碗。

  鲁父一边看着赵本山和宋丹丹主演的小品,一边去掉坚果壳,将完整的果肉放在林雨虹面前。对于鲁父而已,这就是他要的幸福生活,一日三餐与家人相伴,晚上再看上一两个小品节目。以前觉得时间过得慢,盼着自家孩子早日成才,现在希望时间过得慢,才有机会再陪儿女走一段岁月。

  林雨虹挽着鲁父的手臂,将脑袋轻轻地搁在他的肩膀上。记忆中的父爱仿佛又再次回到了自己身上。鲁父干脆放下手中的坚果,整个人往后靠在沙发上,让闺女可以枕着更舒服些。

  鲁允清收拾完碗筷,切了一盘新鲜的水果出来。见着这个画面,立即快步向前坐在鲁父的身旁,也学着林雨虹的动作,只不过他脑袋还没挨上,就被鲁父“冷漠”地拒绝了,让他去坚果壳。

  “爸,你这刚认了个闺女,就不要我这儿子了吗?”

  鲁允清虽然嘴里不满地控诉着,但是已经上手开始去坚果壳了。

  鲁父将他切好的水果盘往林雨虹面前挪了挪,完全没有功夫回应被自己冷落的儿子。他这儿子给点阳光就灿烂,性子倒是随了过世的妻子。

  “谢谢爸。”林雨虹接过鲁父递到她面前的榴莲,又对坐在茶几前的鲁允清说道:“哥,我想吃夏威夷果,你给我剥几颗呗。”

  “几颗哪够,多给妹妹剥一些。”鲁父显然偏心偏到家了。

  于是,三人就在幸福的氛围中看完了小品节目。鲁父的作息时间向来规律,晚上九点就准备上床休息。当然也会看一些睡前读物。

  林雨虹答应了鲁父,明天早起陪他买菜,也就早早地回去洗漱准备睡觉。躺在床上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回安靖晟下午给自己打的电话。当时鲁父在身边,不方便聊,就回了短信说,晚上联系他。

  只是让她出乎意料的事情是安靖晟的电话已经关机了。应该是手机没电了吧,明天再联系他好了。

  林雨虹才想起来自她回来后,就没再用过之前的电话卡,现在这个手机号的联系人也就鲁允清和安靖晟,安靖晟的手机号码还是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加到电话薄里的。

  自己当时离开的着急,回来又因为各种事耽搁了,忘记联系潘熙熙了。凭自己对她的了解,她还不得着急死。

  当她换上之前的电话卡,重启后。来电短信一直响个不停,直到数分钟后,手机才安静下来。来电显示有安靖晟、潘熙熙、白楚瑜和黄儒文,也有公司里的其它同事。当然其中也有不少关心她的信息。

  林雨虹先是打开安靖晟的短信,一条条阅读下来。

  “林雨虹,没有我的允许,你怎么敢擅自作主离开我。你单方面的此生不见,我不认同。就算是死,我也要绑在我身边。”

  “小东西,你到底在哪里?”

  “小东西,我好想你,你回来好不好?”...........

  林雨虹看着安靖晟发的短信内容,从一开始的生气霸道,到后来的祈求。心里既甜蜜又泛酸。那么骄傲的一个男人,会向自己摆低姿态。她心里被软的一塌糊涂。

  她接着打开潘熙熙发给自己的短信,那丫头平时懒得很,能当面聊得事绝不和私下语音,能语音的事绝不打字。要让她编辑短信,就跟扣了她一颗糖一样,全身不舒服。

  “雨虹,我已经帮你报仇了。我带了董晓杰闹了渣男的订婚宴。就连白楚瑜和黄儒文这两个叛徒我也替你好好教训了一顿。你别因为一个负心汉就连我这个好闺蜜都不要了。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打击很大,我可以原谅你的不辞而别,也理解你想要离开这个伤心地的心情。但是你不能狠心地把我从你的世界屏蔽掉。”

  “雨虹,你现在还好吗?我好想你。我今天经过你喜欢的那家蛋糕店,买了你爱吃的提拉米苏。可是等我回家的时候,我才想起来,你已经离开两天了,所以我就吃掉了。等你回来,我再给你买,你说好不好?”

  林雨虹和潘熙熙认识的时间真要算起来,还不到一年。但是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又岂是时间能够衡量的。潘熙熙第一次见到她,就直白地说——我想和你当一辈子的闺蜜,是最好的那种。她当时以为那不过是潘熙熙一时兴起说得玩笑话,但是相处下来,她发现这人认定的事情绝不变卦。

  林雨虹又看了白楚瑜和黄儒文的信息,黄儒文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认认真真地解释了一遍,希望她不要生安靖晟的气,也不要责怪他隐瞒真相,期待她回来。

  而白楚瑜发来的信息内容一致——“对不起,等你回来。”唯一的可取之处是这家伙坚持每天早中午发三次消息。

  林雨虹看完所有的消息,便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张带着笑脸的自拍,配上文字:“晚安,勿念。”

  刚一发送成功,她的朋友圈便像炸开锅一样热闹,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在下面留言。要论谁的评论最肉麻,还是当属潘熙熙。这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林雨虹的狂热追求者。

  林雨虹看着大家发来的评论,大多数都是问她什么回来,她直接统一回复,“第一场雪后。”大家都开玩笑说她是辞了工作逍遥去了,白瞎了她们的担心。她又统一回复:“等我回来了,给你们带特产。”

  林雨虹见她们从自己的朋友圈转移到了微信群聊,聊天内容早已偏离她。便道了一句晚安退出微信。

  这一刻,她特别想念安靖晟。朋友圈的评论里唯独不见他的音讯,心里愈发得思念他,这也是她第一次想念除了母亲以外的人。离开家的时候,心里挂念着的是墓地里的人。回家了,心里牵挂着的是在另一城市的人。

  如果安靖晟的电话能打的通,她一定会开口向他道出今夜对他的思念。

  现在她只能看着自己身旁的空位道声晚安,那是昨天安靖晟躺过的地方,可是触手却是一片冰凉。也不知道此刻的他正在做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