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六十五章 母子相见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303 2020-05-05 22:15:29

  安靖晟站在门外见到了记忆中的安母,那女人穿着干净的病号服看着窗外的天空发呆。他心内感慨万千,眼前的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既陌生又熟悉。

  在这三十年,她时而清醒时而发狂。清醒的时候就会陷入深深的懊悔与自责中,她心里唯一念着的人就是安靖晟了,那个她曾抱在怀里的小小的一只。还在咿呀学说话的时候,她发病差点要了那个孩子的命,要不是安靖晟的哭声惊醒了她。那天,她就亲手掐死了自己的小儿子。

  安靖晟的生母名叫王瑶琴,是个知书达理的女人,却在怀安靖晟的时候患了双相情感障碍,多次试图自残。因为当时处于孕期,不能药物治疗,错过了最佳治疗期。出于本能的母爱,王瑶琴一直积极接受心理治疗,没再出现病症。

  直到安靖晟出生,王瑶琴才再次病发。刚开始只会伤害自己,后来在不知不觉中伤害了安靖晟。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看到安靖晟脖子上的掐痕,才知道自己病得不轻。

  为了不伤害到安靖晟,王瑶琴和安吉阳协议离婚。然后对外公布的消息是她病逝,实际上从她离开安家的那一刻起,就进了这家医院接受治疗。三十年从未离开过。

  王瑶琴最期待见到的人是安靖晟,但是最没有勇气见到人也是这个小儿子。这些年来,她总是做噩梦,梦到自己亲手掐死了他,每每从梦中惊醒,她就更下定决心不让她的儿子知道她还活着的事实。

  但是她一直都很努力地接受综合资料,她期望自己能有一天可以光明正大地看着这个儿子娶妻生子。

  安靖晟缓缓地走到他母亲身后,将人抱进自己的怀里。王瑶琴被突如其来的怀抱吓到,她挣扎要脱离背后的男人。但是他那哽咽的声音让她呆楞住了。

  “妈,我来看你了。”安靖晟的眼眶早已濡湿,豆大的泪珠一颗颗落在王瑶琴的肩上。

  王瑶琴则是将手覆盖在安靖晟的手上,那炽热的温度告诉她这一切不是幻觉。她紧紧地握住胸前那双宽厚的大手,泪流不止,更是泣不成声。

  王瑶琴转身看着比自己高了许多的儿子,和照片里的人一样高大帅气。安靖晟的眉眼随了她,特别是那双桃花眼。她的目光从从上至下,仔仔细细地把他记在心里。

  “小晟,小晟,小晟,小晟......”王瑶琴就这样一次次地叫着他,好像是要把这些年遗失地一次性叫个够。

  “妈,让你受苦了,儿子不孝。”

  “傻孩子,说什么傻话呢?是妈妈对不起你。这些年我一直避着你,就是怕你遗传我的病。别人的妈妈都恨不得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留给自己的儿女,可我这个妈妈的存在只会伤害了你。”

  王瑶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即向后连退了几步。安靖晟向她靠近一步,她就立马退后三步,一直退到墙角处为止。

  “小晟,妈妈对不起你,我发病的时候不受控制,我不是故意要伤害你的。”

  王瑶琴的双手止不住地发抖,这双手看似柔软无力,却残忍想要置小儿子于死地。她整个人靠坐在墙根,自责地痛哭起来。

  安靖晟上前将她整个人拥入自己的怀中,轻轻地哼着童谣。怀中的王瑶琴听着熟悉的旋律冷静了不少。

  “妈,你在我的记忆中留下的全都是美好的回忆。所以你不用自责,更不要难过。”安靖晟将她从地上抱起来放在床上,“妈,儿子带你出去吃饭,好不好?”

  王瑶琴看着安靖晟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便答应了。这些年,她离开医院的机会少之又少。

  安靖晟挑着暖和的衣服给王瑶琴穿上,又给她围上围巾。才放心地带她出门,去了一家温馨的西餐厅。按照他提前从外婆那里得到的信息,点得全都是王瑶琴喜欢吃的。

  王瑶琴看着英俊的小儿子,心里十分地激动,此刻他正活生生地坐在自己面前,不是照片上的定格,也不是视频上的动态,而是一个会对着她笑,给她点菜的儿子。

  “小晟,你姐姐说你喜欢上了一个女孩,而且为了她,跟乔家断绝了亲事,是吗?”

  “妈,你要是见到小东西,一定也会喜欢她的。她很聪明,做事有分寸。又很体贴,懂得照顾人......”安靖晟说起林雨虹时的表情,明眼人就看出来他很喜欢口中的女孩。

  “能让小晟如此喜欢的,一定是顶好的姑娘,没得挑。”王瑶琴摘下手中的白玉菩提手串递给安靖晟,“这白玉菩提是你外公在我怀你的时候送给我的,当时我就想着,等我的小晟长大了,遇到喜欢的姑娘了,我就把它送给我未来的儿媳妇。”

  王瑶琴又感慨道:“我倒是想亲自给她戴上,可我的病情总是时好时坏,要是把人家吓走了,我的小晟可就娶不到亲爱的姑娘了。”

  “妈,小东西不是那种人。她.......”

  “傻儿子,我是怕伤害了她,这会让我的小晟伤心难过的。”王瑶琴打断了安靖晟的解释,那姑娘虽未谋面,但是她听安靖芯说起过她,纯真善良地让人心生怜爱。也难怪安靖晟会为她做出出格的事,驳了安家和乔家的颜面。

  “妈,我相信你会有痊愈的那一天,到时候你见到了小东西,就把白玉菩提送给她。”

  “小晟,三十年了,我总是反反复复,好好坏坏。每次我以为我彻底治愈了,可是它又莫名其妙地找到我。小晟,你知道这三十年,我最怕的是什么吗?我不怕见到自己手上密密麻麻的伤痕,也不怕别人看到发疯的样子。我害怕的是你受到我的影响,得了这病。那就是我毁了一生。”

  “妈,你不是因为爸的原因才得了这病吗?”安靖晟从外婆那里得到的说辞和现在从王瑶琴嘴里听到的相违背。

  “这是王家的遗传病史,好几代都是这样的。你父亲只是一个诱因。”

  王瑶琴和安吉阳是大学校友,那时的王瑶琴是学校出了名的才女校花,安吉阳一见倾心便展开了狂热的追求,很快就步入婚姻有了安靖白。在还没有怀上安靖晟前,两人的夫妻生活虽有过磕磕绊绊,但也甜蜜动人。

  一直到安吉阳的现任妻子的出现,破坏了王瑶琴对安吉阳的信任。那时候王瑶琴又有孕在身,心思敏感多疑。在一次次的信任危机后,出现了狂躁症的现状,动不动就砸东西发脾气。后来又得了抑郁症,情况越来越不乐观。

  “小晟,妈妈别无所求,只希望你能健健康康的。三十年了,我一直等着再见到一面。现在我无憾了。这白玉菩提就由你给我未来的儿媳妇。”

  王瑶琴都这么说了,安靖晟也不再推辞,将白玉菩提戴在手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