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六十六章 留存时光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598 2020-05-06 21:46:19

  安靖晟和王瑶琴吃完晚饭,本打算返回医院。途径一家照相馆推出的周年活动,王瑶琴被窗上的亲子主题照片吸引。照片是按照时间依次排列,一路见证了儿女成长的同时也目睹了父母慢慢得变老。虽然时间将青春整改,但是一家人整齐和乐的模样只增不减。

  王瑶琴的缺憾是没能陪着三个孩子成长,或者说在他们的人生轨迹上,她没能留下自己的身影。时光匆匆,像是今日刚翻开的篇章。唯一和他人不同的是,别人的一生是一页页的故事,而她则独自陷入沉睡。即使有朝一日苏醒,那沉甸甸的三十载光阴都浓缩在了空白的一页,不见留痕。

  站在里面的店员许是注意到店窗前的母子二人,便热情地走出来向他们问好。

  “这位女士,我们店里推出了亲子周年活动。不知道您是否对此感兴趣。或者您也可以先进来了解一下。”

  王瑶琴心里是愿意的,但是她不知道安靖晟怎么想,于是将目光投向他,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妈,您要是喜欢。儿子就陪你。”

  安靖晟平常不喜拍照,王瑶琴现在手里关于他的照片和视频都是碍于外婆的情面才有的。他以前不明白外婆为何那么热衷地在他的每一个生日和人生的重要时刻,都要拍照和录视频。这煞费苦心的背后是为了让自己的女儿能够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小儿子。

  但那些画面里从来都缺少了王瑶琴的身影,唯一的合照也是在他周岁宴上留下的。现在有机会留存下两人的母子时光,又有何不可?

  王瑶琴在店员的介绍下,每一款都很喜欢,她挑挑选选下不了决心。最后还是安靖晟说先拍个三套,剩下的以后再慢慢弥补她。

  于是,王瑶琴先挑了一套婚纱亲子风。她想要看到自己儿子穿着新郎装的模样。

  安靖晟看到个子娇小的王瑶琴穿着白色婚纱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完全没有认出眼前的人是自己的母亲。上了妆的女人变得更加精致漂亮,完全看不出岁月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

  “小晟穿新郎装的样子真帅气,比你大哥还要好看。”王瑶琴虽然缺席了儿女的生活,但是她从来没有停下脚步去记录他们的生活。安靖白大婚的时候,她没能亲眼目睹到自己大儿子的婚礼,是一种缺憾,可现在见到自己小儿子穿着正装,打着领结的模样也算是满足了她的私心。

  在摄影师的指引下,两人拍下了不少美照。站在旁边辅助的工作人员都亏赞这对母子容貌出众,身材姣好。虽然怎么摆拍都很好看。其中有一张,是安靖晟揭开她母亲头纱的抓拍,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一对情侣来拍结婚照。

  接着两人换了唯美民国风,王瑶琴穿着旗袍的样子有种说不出的民国古典美,而安靖晟身材本来就挺拔,穿上中山装的他有种冷冽孤傲的美感。这一柔一刚在摄影师的杰作下更是相得益彰,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王瑶琴手执团扇半遮面,而安靖晟则是手捧一支康乃馨举在她身侧,这一画面就好像诠释了诗经中经典的名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最后一套则是居家亲子风,人生总归要回到平淡如初的生活中。有别于之前的精致妆容,王瑶琴这次是素颜出镜,穿着简单的服装。安靖晟则是穿着暖色系的白衣。两人拍照的场景从厨房转移到餐厅,又从餐厅转移到客厅。布景处处体现出了家庭温馨的一面。

  这样的画面在王瑶琴脑海中已经幻想了千万遍。她心中的这份念想再简单不过,都是普通人家庭的日常。而到了她这里,则成了一种奢侈的想象。现在她终于能如愿地实现了心中所想。

  说到底,三个儿子她最亏欠的便是安靖晟。他还在襁褓中,便伤害了他。更是不敢奢望他有一天能出现在自己眼前。在她生病的三十年中,她见过安靖白,也见过安靖芯,甚至还抱过出生不久的安米拉。唯独将对安靖晟的母爱深藏在时光的逆流中,不闻其声。

  “妈,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拍累了。”安靖晟温柔地擦拭着她脸颊上的泪痕。

  “小晟,妈妈不累,这是开心的泪水。”王瑶琴低头握着安靖晟的大手,回忆以前:“你周岁宴的时候,抱在怀里还是那么小只,当时外婆还怕你长不大。现在,站在我面前的小晟英俊高大,让我好感动。”

  “妈,我们还有很多的以后,我会带小东西来见你,我要让你当我们婚礼的主婚人。我要你抱着我和她的孩子,给他唱我熟悉的童谣。我要你和我们一起生活,直到很久很久。”

  王瑶琴被安靖晟的话逗得乐了,他口中的那些画面是那么的温暖动人,光是想象就让她感到很幸福。

  “小晟,你是不是经常给女朋友说情话?我儿子的情话好动心,让人心都融化了。”

  “妈,我这不是情话,而是真心话,只说给你和小东西听,如果以后有了女儿,也说给她听。这样子,我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了,拥有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女人。”

  “小晟,答应妈妈。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情,一定不要放弃拥有幸福的权力。”王瑶琴温柔地看着她的小儿子,眼睛里的母爱都快溢出来了。

  两人离开商场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王瑶琴许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也没有这么累过。她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呆在医院里,甚至比有些植栽的时间还久。

  安靖晟蹲下身体,将王瑶琴轻而易举地背起。王瑶琴生怕累着儿子,但拗不过安靖晟,便乖乖地趴在他身上。

  王瑶琴年轻的时候,和安吉阳谈恋爱,没少被他背过。但和被亲儿子背着的感觉不同,如果要有词来区分两者的感受,前者是甜蜜,后者则是幸福。甜蜜会被时间冲淡感觉,而幸福则会沉淀在时间里,愈发温暖。

  “妈,以后出门累了,就让我这样背着你。你儿子的身高可不是摆设。再说,就你这体重也累不着我。”

  “好,就让我儿子背我。”

  王瑶琴看着地上的影子在长短中变化,心里一阵暖意袭来。也许是骨肉至亲的缘故,她和安靖晟的相处方式简单舒服,没有刻意的矫揉造作,但就是温暖人心。

  回到医院的时候,王瑶琴已经趴在他背上睡着了。外婆看到外孙将女儿平安送回来,也就放心了。

  “外婆,你怎么不好好休息?”

  “小晟,我听人说,你带阿琴出去了,我放心不下,就过来等你们回来。”她走到床边,抚摸着女儿的脸庞,心满意足地说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阿琴睡梦中带着微笑。这些年,我无数次想带你来看她,可你妈就是不愿意。她说,只要你健康地活着,她就别无所求。”

  ”可我知道,阿琴苦苦坚持下来的理由是你。每次发病,只要念着你的名字,她就会平静下来,可有时候,你的名字也是她病发的原因,她心里有愧伤害了你。”

  “外婆,您放心,我会一直陪着她,永远都不会放弃她。”

  “我就知道我的小晟,是个好孩子。”外婆笑着离开了病房,作为一个母亲,自己的女儿能得到救赎和快乐是她这个老太婆唯一的愿望。

  安靖晟坐在床沿看着熟睡的王瑶琴,过了好久才起身留了一张纸条才离开医院。

  在回家的路上,他才想起来小东西说好给自己回电话,手机却一直没有响过。拿出手机一看,原来是没电关机了。看着手表上的时间,夜深了,决定明早再联系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