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六十七章 祖孙三人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340 2020-05-07 22:49:40

  安靖晟回的是他之前和林雨虹一起住的小区,也是他外婆送的成人礼。自从搬到这,他就很少再回名下的别墅,而老虎和狐狸则是一直交给赵姨照顾。打算回去找林雨虹的时候也把它们带上。

  他迅速地冲了个热水澡,围着一条浴巾走出卫生间,再从书房回到自己的房间。余光扫视到屏风,忽然想到要是林雨虹在家,撞见自己只拿着一条围巾遮住了下半身,一定会随手抄起身边的东西砸向他,说他没脸没皮不害臊,然后羞怯地转身离开。

  脑海里浮现出的画面让他忍俊不禁,笑出声音。也许正如他的母亲所言,遇见林雨虹后,他变了,变得接地气了。

  他推开门走到床沿,拿起外套掏口袋里的手机。可他前前后后翻找了数次后,就是不见手机的踪影,他印象中明明放在外套的口袋里,怎么会不见了。

  他回忆着离开医院后的路程,唯一特别的事情就是在地下停车场撞倒了一位老妇,再将人扶起来。难不成是遇到小偷了,只能明天早上到医院的监控室调取监控查看清楚。

  第二天,安靖晟让郑姨准备了各式各样的中式早餐,尤其是林雨虹之前说得那些。然后就赶往医院看望王瑶琴。

  他到的时候,王瑶琴已经洗漱好,且乖乖地坐在沙发上等着他。早上她醒来不见安靖晟,心里有些失落,直到看到他留给自己的便条,于是就哪里也不去,就呆在房间里,眼巴巴地看着门口。看到安靖晟出现,立即欢快地朝他走去,眼里充满了欢喜。

  “安先生,你终于来了,王姨醒来就一直在等你。”照顾王瑶琴的看护人员是个三十出头的年轻女子,一脸素净的装扮让人看着舒服。

  “谢谢你照顾我妈”。安靖晟先是向护工道了声谢,然后扫视一下房内问道:“妈,我外婆是不是还没醒?”

  “你外婆早起出去活动筋骨了,估摸着时间,应该是在回来的路上。”

  安靖晟将手里的餐盒放在桌上,一一打开,原本还担心王瑶琴不喜欢这些吃食,看她脸上惊喜的表情,就知道挺符合他母亲的胃口。

  “呦,这里面竟然有馒头夹油条、糯米包油条,哇,还有胡辣汤。”王瑶琴看着桌上的餐点,这上面的一点一滴慢慢地勾起了她的回忆,“小晟,这些你都是从哪买的,这里可很少有人懂得这些吃法?”

  “小晟,你这些可都是阿琴的心头好,读书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油条的各种吃法,就算上火也不忌了这喜好。”晨练回来的外婆正巧赶上了这一幕,那桌上的摆放的全都是自己女儿以前爱吃的,自从嫁入安家,就没有再吃过。

  “这些都是小东西告诉我的,我几天特意让郑姨做的这些,本来是给你和外婆图个新鲜,没想到让我赶巧了。”

  “小东西?就是你喜欢的那个女孩,好好的名字不叫,给人家取这个绰号。”外婆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家小外孙。

  “妈,这估计是小晟对人家的独一份好,年轻人不都是喜欢取个爱称吗?”王瑶琴的话里话外都是帮着儿子说话。

  “行,小东西就小东西了。什么时候,也让我们娘俩看看你这心头肉?藏着掖着,是怕我们吃了她不成。”外婆闹气脾气就像个小孩,连吃起东西来都像小孩。

  “外婆,只要您愿意,我立马就把人从H市接回来。”安靖晟看着她手上沾满了油脂,立即拿纸巾帮她擦净,“外婆,我不是备了一次性手套。你怎么就直接拿起来吃?”

  “你家小东西难道没有教你,这个要手拿着咬才好吃吗?”外婆像是赌气一样,三句话都不离林雨虹。

  “妈,您呀,就饶了小晟吧。”王瑶琴也看出了自己母亲的脾气,就爱逗小外孙玩。

  外婆见女儿精气神好,也就作罢,不再继续拿安靖晟寻开心。不过这也是她难得从自家小外孙脸上看到一个身为人子该有的模样。之前,冷漠淡然地没了生气,一点都不可爱。

  于是祖孙三人便在其乐融融地氛围中享受完了早餐。然后又投入到游戏中,开始了斗地主。外婆是个扑克牌爱好者,逢年过节一定要痛痛快快地玩到通宵,次日再补眠上一天。在晚辈眼中的她活得像个可爱的小老太太,不拘泥繁文缛节,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

  可以说,她的存在带给了三个外孙不一样的色彩和欢乐。对于他们而言,年少想要逃离安家约束的唯一方式就是躲到外婆家,没羞没臊地玩耍。安吉阳对他这位岳母一直敬重有加,即使在王瑶琴孕期时,传闻他出轨。岳母也没有一味地护着自己的女儿,反而给予了他一定的信任。

  因此,安吉阳对自己儿女到岳母那里嬉戏玩闹的事,他向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做干涉。这次无意将她推倒受伤的事情,他心里更是有愧。但是年龄越大的他不肯拉下面子,亲自到医院向他岳母赔礼道歉,况且背后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利用了这件事骗安靖晟订婚。

  连玩了数十把,安靖晟和王瑶琴这两位农民就是打不赢外婆这个地主,翻身农奴把歌唱。外婆看着自家小外孙脸上贴满了小纸条,更是乐得不行。

  “小晟,你说你这张脸都已经贴满了,真是愁死我了。”外婆一脸为难的表情,还憋着笑。

  “妈,你把我输的份也往小晟脸上贴,可不就贴满了。”王瑶琴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妈,咱们要不换一种惩罚?”

  外婆想了一会儿,开口说道:“弹脑门吧,怕影响到小晟的智商,要不,就画鬼脸吧。我还没见过小晟出丑的样子呢?”外婆一想到能往那张帅气的脸上“为所欲为”,就更开心了。

  “行,外婆开心就好。”安靖晟爽快地答应了,难得陪母亲和外婆一起,只要两人愿意,怎么开心怎么来。

  就这样玩了半小时后,三人脸上都挂了彩,要说谁的更精彩一筹,当然要算安靖晟。

  外婆可没有对他的半张脸心软,留下了龙飞凤舞的神作,完全没有章法。王瑶琴对自己儿子剩下的半张脸,则是走了文艺风。一开始也不知道她画了什么,后面慢慢地画出了轮廓,是一朵飘逸的粉色樱花。

  最后,安靖晟就两人在自己脸上留下的杰作,和她们拍照留念。外婆是喜欢拍照的,她懂得如何拿捏角度,拍出漂亮的效果。

  “阿琴,我让人把这些照片全都打印出来,到时候就放你房间的照片墙上。”外婆翻看着刚才拍下的照片,每张照片上的王瑶琴都灿烂地笑着,完全看不出是个病人。只要接下来的时间不再发病,她的阿琴就可以回家,和她共享天伦之乐了。

  安靖晟看着和乐融融的两人,决定离开去查看监控,真若找不到手机,只能再买一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