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六十八章 王瑶琴发病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246 2020-05-08 21:52:33

  安靖晟到监控室向负责人说明缘由后,工作人员根据他提供的时间调出了昨晚在地下停车场的视像,果然如他所想,他好意扶起的老妇实则是个惯犯,从录像中可以看出她偷窃的手法干脆历落,通过装扮伪装出自己的弱势,趁被偷者没有堤防,瞬间伸手探物。

  让安靖晟觉得更有意思的是,这位老妇打扮的小偷实际上是个年龄约二十来岁的年轻姑娘。这就是为何医院地下停车场频发偷盗事件,却报警抓不到犯罪者的原因。

  “我想这个小偷是个惯犯,如果将每次偷窃的视频放在一起,警察一定会发现些蛛丝马迹。”

  停车场的负责人对此百思不得其解,提出自己的疑虑:“安先生,你的意思是,之前在医院发生的偷窃案,都是视频中的这个老妇所为,可是每次犯案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怎么就能断定是一人所为?”

  “如果是个老妇,腿脚就不会那么轻便。”安靖晟将视频定格在那人得手离开的画面。“她成功偷了我的手机后,是背对着我离开的,她轻巧越过的那块地上有酒醉之人的呕吐物。”

  “试想,如果是一位老妇,你说她是会绕开呢?还是要费力地跳过去?就算真得要跳过去,也要有十分地把握不会摔倒,以免惹了一身臭味。”

  其中一位工作人员感慨道:“难怪负责清理地下停车场卫生的老刘一大早骂骂咧咧的,说是哪个醉鬼昨晚做得好事,吐了一滩恶人的东西,原来就是这个啊。”

  “剩下的事情就要交给警察了,抓到人的话,麻烦你们到住院部告知我一声。”

  安靖晟离开后,监控室里立即沸腾起来。他们所热衷的话题无疑就是安靖晟的家庭,都说人“红”是非多。在安靖晟没来之前,整个医院传闻着住院长达三十年的王瑶琴是安家的第一位夫人,现在人家儿子上门探望就是落实了这个传闻。

  原本关于安家三儿子的传闻也只是字面上的小道消息。直到与乔家千金的订婚宴风波事件闹上了新闻头条,现在整个市里的人都知晓了安三爷的真实面目。

  安靖晟回到王瑶琴的病房时,门口里三层外三层地围堵了很多护士。他站在人群外,便听到趴在房门的女护士烦躁地说道:“你们安静点,我都听不见里面的声音了。”

  “需不需要我开门,让你好听清楚里面的热闹。”这要是换成以前的安靖晟,在他眼里就没有男女之别这一说,早就动手让她们直接滚蛋。

  闻声的人群立即散开,只留在之前趴在门口的女护士,十分不好意思地向他连声致歉,又解释道:“安先生,你父亲来了。他将照顾王姨的护士也打发出来了,我们有些担心,所以才.......”

  安靖晟一听到安吉阳来的消息,神情变得凝重。他拧开门把,但是里面反锁了。他扭头问刚才的护士:“备用钥匙在哪?”

  “啊?哦,我去护士长那里拿。”那护士被安靖晟的气场吓得反应都慢了半拍。

  当安靖晟拿了钥匙开门进去的时候,目光所及之处已经一片狼藉,王瑶琴发了狂地朝安吉阳身上砸东西,见身边没有东西可用,她就换成了歇斯底里地乱哄乱叫。

  安吉阳许是受不了她发病的样子,便向前准备将王雅琴的双手束缚在背后,眼看就要抓到她手的时候,被安靖晟用力一推,撞上了旁边的茶几,发出的声响似乎刺激到了王瑶琴,开始了一阵接一阵的狂笑。

  安靖晟立即向前抱住她,拍着她的后背唱着她熟悉的童谣,王瑶琴终于冷静了下来,一下刻心里涌现的恐惧感将她整个人撕碎,她害怕地颤抖。她竟然让小晟看到自己发疯的样子。

  安靖晟感到怀里的人愈发脆弱,他心疼地说:“妈,小晟不怕,所以你也不要害怕。”

  做完复查回来的外婆看到自己女儿病房里一片狼藉,便立马知道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就是安吉阳,立马操起手中的拐杖狠狠地向他身上打去。

  “真是造孽啊,我当初怎么就把这心头肉嫁给你这变态。让我家阿琴受了本生的委屈,如今快要好了。你又来祸害她。你这没良心的东西。”外婆打着打着就痛哭起来。

  “妈,是我不对,您别伤着了自己。”安吉阳自知这件事理亏,便站着不动,让老太太出气。

  “别叫我妈,我可没这福气,有你这么个糟心的女婿。”外婆拄着拐杖走到王瑶琴面前,好在有安靖晟在,否则自己女儿又要再发病上好几天。

  “外婆,您先带妈到您房间里休息,这边得让人重新收拾一下。”

  “小晟,那你要去哪?”王瑶琴抓着安靖晟的衣摆不放不愿意离开,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

  “妈,你先到外婆房间,十分钟后我就过来。”安靖晟的保证让王瑶琴收了不安的情绪,便一步三回头地跟着母亲离开。

  安靖晟三步并两步地走到安吉阳面前:“在我还愿意承认你是我爸的时候,我希望这次是你最后一次出现在我妈面前。我不会任由你拿捏我的人生,成为下一个安吉阳。从始至终,我要的不过是自由。”

  “小晟,只要你想,整个安氏集团都是属于你的,那可是安家男人的梦想。”

  “那是你和大哥的梦想,不是我的。”安靖晟冷酷地拒绝了他,“大哥愿意为了安氏集团,娶了大嫂,可我安靖晟不愿意为了你们口中的梦想,取了乔静若,或者是其他女人。”

  “你不就是喜欢那个叫林雨虹的女人吗?只要你愿意回到安氏集团,这件事我可以答应你。”

  安吉阳咬着牙做了忍让,这也不是难做的事,他当时年少轻狂,不也是为了爱情娶了王瑶琴。和离后又娶了现在的妻子。这世间的事情都在变,人心也会变。

  “爸,在你的三个儿女中,你最不了解的人是我。不对,应该是你谁都不了解。”

  “小晟,你这说得什么胡话,我怎么会不了解你们。小白和小芯都获得了他们想要的,你只是还小,不明白为人父的苦心。我可以证明给你看的,小晟,证明我是了解你的。”

  安靖晟的话像是一把刀切中了安吉阳的要害,作为高高在上的父亲,怎么能听得儿子质疑自己的声音。他的声音有些发颤,又有些沙哑。

  “你唯一要做的事,就是永远不要出现在我妈面前。”安靖晟没等安吉阳的回应就立即转身离开。他答应只让王瑶琴等他十分钟,多一秒就是食言了,他不能失信于自己的母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