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六十九章 上阵父女兵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607 2020-05-09 19:31:22

  林雨虹睡醒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手机,微信页面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他离开H市的那天,信箱里倒是收到了条短信,但是是移动公司发的手机号缴费成功的信息。

  她起身拿着手机在屋子里绕了好几圈,信号都是满格。不是手机号欠费,也不是信号问题,难不成是还没起床?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结果来。干脆先去洗漱,然后换上衣服收拾整齐去找鲁父。

  林雨虹刚一进门就闻到了包子的香味。再往里走,只见鲁父一人在厨房忙碌的背影。

  “爸,你这是在蒸肉包吗?好香啊。”这诱人的香味都快把她肚子里的馋虫吸出来了,林雨虹平常也没少吃肉包,但是还没有闻到这么正宗的肉香。

  “再蒸个五分钟就可以出锅了,知道你不喜欢吃葱,我特意包了几个没放葱的,省得你吃的时候还要再挑出来。”鲁父照顾孩子出了名的耐心,昨天之和林雨虹吃了一顿饭,就摸清了她的喜好,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不吃葱。

  “谢谢爸。”鲁父的这一举动确实温暖到了林雨虹,这事也就只有她母亲生前会做。“爸,哥是不是还没起床?我怎么没见到他。”

  “不用搭理那混小子,从小就爱赖床,火烧屁股了也不起。”鲁父在鲁允清赖床这件事上已经彻底放弃治疗,小时候为了叫他起床上学,没少花精力。直到林宇宏来了之后,就将这差事丢给了他。林宇宏有耐心,在叫他哥起床这件事也从不窝火。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总有把人叫醒起床的时候。

  “爸,如果我要是有办法帮哥改了这个臭毛病呢?”林雨虹脑子里已经想到了损招,“不过,就是要让哥吃点苦头。”

  “闺女,你要是真能改了他这臭毛病,就是让他上刀山下火海,爸也答应。”

  “得嘞,有爸您这句话,那我就大着胆子欺负一下哥哥了。”

  林雨虹立即到卫生间拿了一个脸盆,将冷冻柜里的所有冰块一次性放进盆里。又到冰箱里取出山药,将上面的黏液全部涂抹到冰块上。然后端着一脸盆的冰块推开鲁允清的房门。

  林雨虹将脸盆放在床柜旁,打开窗户,一阵阵冷风灌入房间。床上的人只是将被子裹得更紧实点。

  “哥,妹妹和你玩个游戏呗,如果你赢了,以后你赖床这件事,我们都不管你。”

  鲁允清闻声掀开被子探出个脑袋,显然对林雨虹说得事很感兴趣。“怎么个玩法?”

  “很简单,我把这一脸盆的冰块倒在床上,你背朝下躺个5分钟,在这中间不下床。就算你赢,反之则算我赢。怎么样?”

  鲁允清看着床柜旁的一脸盆冰块,当下就乐了,他爸之前也出过这招,冰块的数量可是现在的三倍,他当时也没冻醒,只是挪了个方向继续睡。

  “小虹儿,你要不要到冰箱再多拿点冰块,否则我赢的实在是太轻而易举了。”

  林雨虹摇了摇头,笑道:“哥,你先别急着下定论。5分钟后,我们见分晓。”

  她将整盆的冰块均匀地倒在床上,然后伸手对鲁允清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鲁允清躺上的同时,林雨虹点击了手机上的倒计时按钮。

  时间过去一分钟的是,鲁允清还一脸云淡风轻地说林雨虹小瞧了他哥的本事,等到第二分钟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背后有些痒,起初他还以为是幻觉,慢慢地,越来越难以忍受。

  “哥,时间已经过去一半了,坚持就是胜利。”林雨虹看到鲁允清那酱色的表情就知道山药已经起作用了。平常人喷到山药的粘液都会过敏,更何况他哥本身就怕这东西,就连煮熟的山药都不愿意吃一口。其它地方痒还可以挠的着,偏偏是后背。

  鲁允清愈发觉得不对劲,突然反应过来林雨虹在冰块上涂了山药。“你明知道我沾不得山药的黏液,就给我出这么个损招,你到底是不是我妹?”

  “我要是不把你当哥哥看待,你刚才建议我加大分量的时候,我就不会心慈手软了。”

  “最毒妇人心,我算是从你身上领教了。”鲁允清现在总算是体会到什么叫数着时间过日子,这才过去3分钟,咬咬牙忍过去就是胜利。“啊,我忍不了。”鲁允清立即起身一溜烟跑到卫生间,完全顾不得他和林雨虹打的赌约。

  鲁父看见一道酷似鲁允清的人影闪过客厅,进了卫生间,便来到他的房间一探究竟。只见到林雨虹将床上的冰块全部扫到脸盆里,又换上干净的被褥。还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这小子今天怎么这么变得这么勤快了。

  林雨虹看着鲁父一脸好奇地看着及自己,便开口解释道:“爸,哥不是怕山药嘛,我就在冰块上动了点手脚。”

  鲁父听了之后就乐得哈哈大笑,难怪那小子跑得贼快,原来是吃了这亏,难得有人治了他这毛病。

  “爸,您现在开心得有点早了,哥觉得我对他使了阴招,赢得不够坦荡,待会儿吃早饭的时候还需要您帮忙。”

  “行,爸和你统一战线,决不让那臭小子欺负我宝贝闺女。”

  鲁父和林雨虹刚坐下吃早饭,鲁允清就一脸生气得走到餐桌前,将医药箱往桌上一放,怒道:“你是坑哥坑上隐了,是吧?我将医药箱里里外外翻遍了,就是找不到左西替利嗪片和醋酸泼尼松片,就连维生素C片也不见了。”

  鲁父将筷子一拍,厉声道:“你现在是在朝你妹妹发脾气,是吗?我告诉你,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我的主意,你有什么脾气冲我发。”

  “爸,你要是能想到这招,我从幼儿园开始,就改了这赖床的毛病了。”

  “我算是听明白你话里的意思了,你不就是嫌弃你老子智商低。”鲁父将口袋里的药片全部扔在桌上,“这药是我藏得,让你改了赖床毛病的也是我。你打算怎么着?是要把我赶出你这家门,呢?还是.......”

  “爸,您这说得什么话,我不是那个意思。”鲁允清见自己父亲正在气头上,就朝林雨虹使眼色,想让她替自己求情。林雨虹摇了摇头,打开手机的录音外放,里面可是刚才两人的打得赌约。

  “我和你玩游戏打赌这件事,是你自己乐意的,输了反倒说我最毒妇人心。这游戏你要是玩不起,那赌约就作罢。可你端着药箱上来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冲我发火。”林雨虹起身委屈地说道:“爸,我有点不舒服,就先回家了。”

  鲁父立即起身准备和她一起走:“闺女,爸跟你走,省得在这招人烦。”

  鲁允清急地立马说道,“爸,我说话算话,这游戏妹妹赢了。”又朝林雨虹道歉:“小虹儿,哥哥错怪你了,向你道歉,你就宰相肚里能撑船,原谅我这不识好歹的哥哥。”

  “这可是你说得,回头可别又赖我耍心机。”林雨虹摸了摸肚子道:“爸,我肚子还饿着呢。”

  “这次看在你妹妹的份上,就原谅你刚才说得混账话了。吃了早餐再吃药吧。”

  吃早饭的时候,鲁父还是板着脸,不乐意搭理鲁允清的讨好,等到儿子出门后,终于憋不住地大声笑了出来。还和林雨虹击掌庆祝胜利。

  这事当然让鲁父心情非常痛快,这混小子从下到大让他忍让过地毛病不下十个,现在终于打了场漂亮的翻身仗。

  “爸,瞧您这开心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中了五百万。”

  鲁父发表开心的感言就是——“有闺女的感觉就是爽。”以前林宇宏和鲁允清统一战线,两个儿子欺负他一个,现在有了闺女,那是翻身农奴把歌唱,太痛快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