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七十章 受伤了也开心的鲁父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433 2020-05-10 19:03:47

  早上的市场挤满了人群,这摊的吆喝声一出,很快隔壁摊位的发出的声音就压过这摊的气势,此起彼伏的吆喝叫卖的所有声音中,要数H市的方言叫得最得劲,最过瘾,自然也就最吸引了来往的人群。

  鲁父在这里买菜少说也有二十年,就算是闭上眼他也能绕整个市场绕上个三圈,不带犹豫。

  林雨虹乖巧的跟在后头,听鲁父一一介绍菜市场里的情况,比如王家的猪肉是整个市场里最新鲜的,但是会缺斤少两占生面孔的便宜,为人性子胆小特别惧内。又比如市场东侧有一家老字号酱料店,传承到了第四代,味道还是讲究.......

  鲁父经过一个摊位时,挺着啤酒肚的老板开口招呼他:“老鲁,今天的菜特别的新鲜,要不要来点?”鲁父走近扫了一眼,摆摆手表示没有喜欢的。

  那老板又问:”老鲁,平常都是一个人来,今天怎么带了一个小姑娘?”那人打量着带着帽子的林雨虹,猜疑到:“这该不会是你的准儿媳妇吧?”

  他的这番话引来了附近摊位老板的好奇,纷纷应和问鲁父。

  鲁父揽过林雨虹的肩膀:“正式和你们介绍下,这是我亲闺女。以后少不了陪我买菜,你们可都看清楚了,别把她当成生面孔欺负。”

  有一中年妇女上前将林雨虹上下打量了一遍:“哟,老鲁,你这闺女长得蛮可人的,今年多大啦?有没有对象.......”

  “打住,你可别打我闺女主意。”鲁父将林雨虹护在身后,挡的严严实实地,就是不让这中年妇女看一眼。

  有着啤酒肚的老板大笑道:“蔡嫂,你要不改行当媒婆好了,每次市场来了姑娘,你就上赶着调查人家户口,好给你儿子说亲。”

  他的这番话引得大家轰然大笑,整个菜市场谁不知晓蔡嫂有个娶不到媳妇的儿子。她这儿子倒也不是缺胳膊少腿,长得也精神,就是痴迷于游戏,往里砸钱。这换成是谁,也不愿意把自家闺女推进这样的火坑里。

  又有人出声说道:“蔡嫂,你那游戏上瘾的儿子都能把整座金山银山败给了游戏,可别祸害别人家的闺女了。”

  蔡嫂心里清楚自家儿子是什么货色,遭人笑不过是面子问题,能让儿子娶妻生子那才是人生问题。

  “蔡嫂,你儿子要是能改了痴迷游戏的毛病,你又何愁他找不到媳妇。”鲁父一语指出问题。

  “唉,老鲁,他要是能改了这毛病,就是让我烧香拜佛吃斋都成。”蔡嫂眼里一片哀愁,看得出来,她为这事没少伤神。

  鲁父像是想到什么办法似地看着林雨虹,“闺女?这事你怎么看?”自从早上林雨虹出奇制胜地改掉了鲁允清赖床的毛病,他就看得出来自己这闺女不仅长得标致,还十分聪明。

  林雨虹看出鲁父眼里的意思,想让她出手帮忙。当着蔡嫂的面,她不好发表意见,只是摇摇头。

  从菜市场回家的路上,鲁父就有些闷闷不乐。他接连叹了几声气,同样都是为人父母,他懂得蔡嫂背后的心酸与无奈,不就是希望自己的儿子成家立业。偏偏他这儿子两样都不占,让人闹心。

  “爸,你是在烦蔡嫂儿子的事情吧。”林雨虹猜到了鲁父的心思,继续说道:“在2018年6月19日,世界卫生组织就决定将游戏成瘾列入精神疾病。可是在国人的认知中,并不会有人将自己游戏成瘾的儿子亲自送进精神病院。这就是问题所在,就算我有心帮忙,这件事也只会闹成一个舆论风波。”

  鲁父理解后点点头,又抱着希望问林雨虹:“那就没有其他办法了?”

  林雨虹望着街角的大树说:“爸,为人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长成参天大树。有时候爱过了,就物极必反。树苗会长歪,可能根部就已经开始腐烂了。换成是您,你会选择连根拔起,还是用外力固定。”

  “好闺女,你想的比爸爸周到多了。”鲁父皱着眉问她:“那你是如何知道蔡嫂的儿子是根部烂了?而不是纯粹长歪了?”

  “我从蔡嫂身上看出来的。”林雨虹回忆着蔡嫂的穿着,“在整个菜市场里,她是唯一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和环境格格不入。起初我就觉得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也是无可厚非的。但很奇怪的是,她的丈夫却穿着破旧,反差过大。”

  “当我听到有人说他儿子将钱全部花在游戏上,也就明白了。蔡嫂拿捏着整个家庭的经济,一切出入都由她说了算。他儿子变成现在,她也是有责任的。正因为如此,她不会接受我们的帮助,更不会同意把他的儿子送去治疗。”

  鲁父拍着大腿,醍醐灌顶地说道:“你说得对,我在那买菜二十多年,也算是看着她那儿子长大。那小子刚开始接触游戏被发现,老蔡就气得想要教训一顿,可回回都被蔡嫂拦下来,给的零花钱也多,这不是变相把儿子送进游戏厅嘛。老话说得还是有道理的,慈母多败儿。”

  这一波分析完,鲁父是愈发喜欢林雨虹,这孩子不仅观察力强,还心细如发,做事有分寸。

  心里越想越乐呵,有闺女就是好。

  “爸,你这西红柿的袋子什么时候漏了,滚落了一地?”

  鲁父闻声立即看了眼手中的购物袋,应该是刚刚蹭到哪刮破了袋子,西红柿散落在离他们十米开外的红绿灯处。

  “闺女,你在这等着爸,我快去快回。”鲁父将手上的东西放在林雨虹脚跟前,转身就小跑去捡西红柿。

  就在他还要捡完起身的时候,拐角来了一辆自行车,鲁父眼疾手快地避开,却不小踩空了台阶,整个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林雨虹立即冲上去,察看他有没有受伤。好在冬天的衣物厚实,身上没有擦伤的地方。唯一的问题就是鲁父可能扭到脚踝。

  “爸,我扶你起来,您试试看有没有伤到脚踝?”结果如林雨虹所猜想的,鲁父这一摔正巧扭到了之前的旧伤,把人先送到了鲁允清所在的医院。

  鲁允清得知消息着急忙荒感到的时候,鲁父正躺在病床上休息,林雨虹坐在一旁给他削水果吃。从鲁父一脸怡然自得的样子可以看出没有什么问题,相反倒有点享受。

  如果当你环顾完整个病房就会发现,唯一身边是女儿照顾的只有鲁父一人。这对于他而言,是一件可以大肆宣传的资本。要知道这之前,鲁父可没有这待遇。就连自己这个儿子也没有贴身伺候过。

  “爸,我来看你了。”鲁允清走近问候他那眼里心里早已没有自己的父亲。可不,听到自己的声音连眼皮都不往他这抬一眼,只是懒懒地应了一声。

  “哥,等X光片结果出来,如果没有问题,我就带爸回家休息。你就放心工作吧。”林雨虹将切好的水果分一半放进水果盒里,递给他,“这个给你,趁新鲜吃完。别放着氧化了。”

  鲁允清摸了摸她的脑袋:“谢谢小虹儿。”然后和鲁父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

  鲁父看着他那闹心的儿子,再看看乖巧的林雨虹,心下越是肯定——还是闺女好,闺女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