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七十一章 生离死别(上)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030 2020-05-11 19:53:12

  王瑶琴发病后,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不振,陷入深深的囹圄中,她面向墙角蜷缩着,不时用额头碰触墙面,嘴里从1开始数到60,然后又从开始,一直反反复复地数数。她突然卡壳住,不知道数到了哪里,她回头问着坐在身后的母亲。

  “妈,我数到哪里了,我忘了,好像是7,又好像是21,不对,不对,都不对。怎么办,小晟让我等他十分钟的,可是我却把时间弄丢了。妈,你帮我找找,帮我找找。”王瑶琴用极其哀求地语气恳求着她的母亲,然后又疯了似地将整个房间翻了个遍。

  “阿琴,那王八蛋到底和你说了什么,怎么就把你搞成这样了?”王瑶琴的母亲心痛地将抱在怀里,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计时器,哄她:“阿琴,时间没丢,它在这里,只要上面的数字变成0了,小晟就会出现在你面前。”

  王瑶琴小心翼翼地捧着手机,看着屏幕上的数字一秒一秒地变少,越来越接近0的时候,整个人冷静了不少。

  “妈,对不起,我是不是又发病了?”王瑶琴看到房间里杂乱成一团,就知道自己刚才又发病了,距离上一次发病不到十分钟,从她进入整个房间的那一刻起,她就病了。

  “阿琴,没关系的,我和小晟都会陪着你。”

  “妈,我不能让阿阳毁了小晟的幸福,小晟是我的宝贝,我不允许阿阳把他当成安家的傀儡。我必须要想办法阻止他,他已经害了我的两个孩子,不能再让他伤害小晟了。”

  王瑶琴的话果真如她的母亲所想,一定是安吉阳说了不利于小晟的事情才刺激到了她女儿。

  “三十二年前,我怀小晟的时候,投资注册了一家公司,那本来是我送给小晟的周岁礼。现在该给小晟了。”王瑶琴心底正谋划着一件事,她保护三十二年的小晟怎么可以让别人伤到他一丝一毫呢!

  “妈,怎么坐在地上,感了怎么办?”

  安靖晟的出现打断了外婆心中的疑虑,这事不能当着小晟的面问清楚,只好另寻机会了。

  与此同时,王瑶琴手上的手机正好震动提醒倒计时完毕,她高兴地起身冲安靖晟跑去。小晟答应让她等十分钟,不多不少时间正好。

  “小晟,我们今天可不可以带上外婆一起去吃火锅?”王雅琴撒娇的样子像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女,带着点俏皮和可爱。从贪吃这点来看,小东西的性格和他母亲有几分相似之处。这两人要是在一起,他还真是一点都不担心会有婆媳问题,真要有什么矛盾,一定用吃的就可以解决了。

  “这么一说,我老婆子也很久没有去光顾你和小瑜合伙开的火锅店了。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好了,天气冷了,吃火锅得劲。”外婆不仅能打得一手好牌,也是一个火锅爱好者,外婆年轻的时候可以连续半个月吃火锅不带歇的。

  安靖晟顾虑到外婆的伤势不肯答应,身体恢复时期饮食应该清淡,切忌辛辣。

  “哎呦,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得很,偶尔吃一顿又不会死人。”外婆见安靖晟纹丝不动,只好妥协道:“我保证我只是吃清汤锅,这下总可以了吧。”然后又打起感情牌,“昨天你带阿琴出去,让我老婆子一个人等了那么久。再说你这儿子霸占了我唯一的女儿,我表现得多大度........”

  “外婆,算我怕了你了。不过言必信行必果,你答应了只吃清汤锅,绝不碰辛辣。”安靖晟算事再次领教了他外婆的滔滔不绝,与其说是她的本事,不如说是她长达四十多年的教龄。小时候他可没少从外婆的言传身教中深刻感受到教师这一职业的素养。

  外婆开心得伸出双手和王瑶琴击掌庆祝,这是外婆独留给女儿的特权。于其他人,外婆永远都是单手击掌。

  虽然火锅店的开业时间是晚上,但是店里中午就开始准备晚上的荤素。安靖晟带人到店里的时候,店员都在忙着各自的活。

  安靖晟逮着一人就吩咐道:“今天多备点新鲜蔬菜,送到二楼包间。”店里的员工都知道自家老板的喜好。

  外婆刚到店里,就熟门熟路地领着王瑶琴上了二楼。王瑶琴第一次来,便将包间里的装潢认认真真地观察一遍。看到桌上的餐具时,露出一丝笑容。

  “你这儿子,从小到大,喜欢的东西一如既往地喜欢,厌恶的东西也是。”对于年事已高的外婆而言,外孙这脾性好坏参半,能保持始终如一的喜好并不容易。可换个角度,这反而会被有心人当成伤害他的利器。

  王瑶琴上榻刚挨着她母亲坐下,安靖晟就端着一壶新鲜的羊奶的走进屋里,一股醇厚的奶香味飘在二人鼻间。

  外婆闻着这股味道,就立即将桌前倒放的茶杯摆正。现在她外孙手上端着的羊奶可遇不可求。每年也就到这季节,才可以喝上正宗新鲜的羊鲜奶,不带一点膻味。

  安靖晟先是给外婆倒满一杯,然后又倒了小半杯递给王瑶琴:“妈,你先试试看合不合你的胃口?”王瑶琴小心地抿了一口,唇齿间感受到的是细腻醇厚的奶香,然后改了之前的小心翼翼,将剩下的也喝完。

  外婆向来对于喜欢的东西决不吝啬。她总是一口喝完,然后痛快地舒出一口气发出赞叹。再向安靖晟讨要第二杯,这次安靖晟只给两人倒了半杯。

  “我已经吩咐人每天送到医院,晚上睡觉前喝。”安靖晟发现在自己母亲在饮食的喜好上随了外婆,但凡是外婆爱吃的,王瑶琴也爱。所以刚才在楼下就做了这个决定。

  外婆听到这消息,便两眼放光。相比之下,王瑶琴的表现则出奇平淡。安靖晟当是母亲的性子使然,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但是知女莫若母的外婆却看在了眼里,记在心上。她总觉得自己的女儿正在谋划着什么。看来晚上就要问个清楚,以免发生意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