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七十二章 生离死别(中)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907 2020-05-12 23:58:03

  吃完火锅后,在王瑶琴的提一下,祖孙三人便开始逛商场。安靖晟起初以为王瑶琴是要逛她那个年龄层的衣物。倒没想到自己母亲热衷的却是情侣服装店,她拿起衣服往安靖晟身上比对大小,又问了他关于小东西的喜好。

  “妈,上次小东西已经陪我买了许多衣服了。”安靖晟本不愿意打搅他母亲的兴致和心情。可他母亲现在的架势是要把整个服装店给包下来。

  “小晟,妈妈买的和媳妇买的那是两回事。”外婆吃着手上的草莓味冰淇淋,完全没有吃坏肚子的担忧。

  安靖晟一回头就看见她手上的冰淇凌,语气里带有几分批评的意味:“外婆,您这刚吃完热火锅,怎么又吃上冰淇淋?您这肠胃受得了吗?”安靖晟顺势要强过外婆手上只剩一半的冰淇凌,看来是趁上卫生间的功夫,顺手牵羊了一个冰淇凌。

  “哎呀,你怎么跟幼儿园的老师一样,老爱管我老婆子的事。”外婆虽然年事已高,但是腿脚灵活,一溜烟就躲到王瑶琴的身后:“阿琴,你管管你儿子。都管起你母亲了。”

  安靖晟被外婆气得够呛,学着她的语气跟王瑶琴说:“妈,你管管你母亲,这大冷天吃冰淇凌也不怕肠胃受凉。”

  王瑶琴夹在两人中间,先是看了眼自己受气的儿子,再回头看了眼外婆,她正得意洋洋地舔着冰淇凌,藏在眼角的享受有几分挑衅之意。“妈,这剩下的一半让小晟帮您扔了。等下次您想吃的时候,小晟再给您买。”

  外婆不情愿地点点头,在将冰淇凌递给安靖晟前又咬下一大口。

  安靖晟看着所剩无几的冰淇凌,脸色变黑,心想:这是谁家的“狼”外婆,赶紧领走。都说父母年老时,会在自己的儿女面前变成爱撒娇的幼稚的小孩。

  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他这个外婆虽然性子随和,但行事上说一不二。只有在王瑶琴面前,她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有点耍赖,有点顽皮,还有点可爱。

  “好啦,我吐出来回来给,你这脸黑的都快成包黑炭了。”外婆果然当着二人的面,将含在嘴里冰淇凌吐到盒子里。这下安靖晟的脸变得更黑了。

  于是,买衣服的事情就到此结束。王瑶琴挽着一老一小的胳膊走进一家黄金饰品店。逛了一圈就买了一套黄金首饰,从头到脚全部都包含,无一缺漏。王瑶琴说这是送给未来儿媳妇的聘礼。

  安靖晟看王瑶琴准备刷卡,立即劝阻道:“妈,我和小东西的事情还没确定,现在买这些为时过早。”

  “小晟,你是不是在怪妈妈擅自作主,认了小东西做我的儿媳妇。你要是觉得这件事妈妈操之过急了,那就不买了。”王瑶琴低眉的样子在外人眼中有几分受了委屈的意思。

  “妈,您喜欢那就好了。”安靖晟生而为人三十二载,他是第一次感受到母爱,也是第一次做儿子,现在对王瑶琴的要求自然是百依百顺。那是他笨拙的表达爱的方式。就好像他第一次喜欢上小东西,只会动用自己的聪明步步为赢。

  王瑶琴一听到自己儿子妥协的声音,便立马开心地掏出包里的银行卡递给店员,那动作一气呵成,不带一点犹豫。

  安靖晟凑到外婆身旁,小声地问她:“外婆,我妈妈以前花钱也是这样的豪爽吗?”刚才王瑶琴买下的那套镶钻黄金首饰,价值高达千万,连眉头都不带眨一下。

  外婆先是摇摇头又点点头,最后才说道:“阿琴买东西只看心情不看价钱。”外婆看着自己女儿开心的身影,内心地不安感又加重了几分。她这女儿在做出重大的决定前,举止总是有些反常。高考报志愿的时候,就瞒着家人偷偷报了北方的高校。这期间殷勤讨好自己和王父。

  离开首饰店,王瑶琴又说想看一场电影,最后挑挑拣拣选择了一部周星驰导演的喜剧片。也不知道是剧情搞笑,还是王瑶琴心情好,一场电影看下来,她笑得脸都快僵了。

  出了电影院,天已经黑了。王瑶琴说自己玩累了,想回医院休息。外婆虽然精气神比寻常老人要好,但是年龄也摆在这里,从早上玩到现在,身体也吃不消了。

  于是在回程的路上,母女两人便靠在后车座睡着了。安靖晟透过后视镜看着熟睡中的两人,他母亲的长相应该是随了病逝的外公,性子上有几分像外婆。

  到了医院后,安靖晟先是将还在睡梦中的外婆抱进病房,然后陪着王瑶琴聊了一会儿天。聊着聊着,王瑶琴又有些累了。

  “小晟,妈想吃生煎包,你可以帮妈妈出去买。等你回来了,我们叫外婆一起吃。”

  “好,我这就出去给你买。”安靖晟起身帮王瑶琴盖好被子,将房间的灯光调成温馨模式,才放心地离开。

  躺在床上的王雅琴睁开双眼,给安吉阳拨了一个电话。不久那人便赶到了。

  “阿阳,这次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我感谢你,但我更恨你。”王瑶琴冷静地看着安吉阳,眼前的这个男人,于她而言,早已跟随消逝的时间变得云淡风轻。“我见到小晟的那一眼,我就知道,那孩子的心性不随你们安家人。他不会屈服于你的一切安排。”

  安吉阳突然明白过来,半信半疑地问她:“早上,你是故意在小晟面前装疯?”

  王瑶琴冷笑地撇了他一眼:“我疯不疯,难道医院不清楚吗?我可是一直都在积极地配合治疗。医院可都是有治疗记录的。”她一步一步地走向安吉阳,凑在他身前闻了闻,突然捂住嘴鼻,嫌弃地看着他,就好像是在看着令人恶心作呕的东西。“你身上有一股发臭的气味,让我恶心。”

  王瑶琴的这话触到了安吉阳的神经,但凡认识的人都了解他的脾气,最见不得别人说他恶臭。他眉眼一挑,伸手掐住王瑶琴的喉咙。王瑶琴顺势往后退,撞倒了桌上的物品,没有规则地撒落一地。

  王吉阳看她脸上得意的神情,立即松开手,怀疑道:“阿琴,你是不是在设一个圈套,让我一步步掉落你的陷阱中。”她刚才的笑在安吉阳心底留下了阴影,神经高度紧张,他仔细观察着王瑶琴的一举一动。

  王瑶琴在他身前倒了一杯水,喝了几口。放在桌上,又重新倒了一杯递给他,“你放心,我不会毒死你的。”她自然不会这么便宜了安吉阳,作为一个母亲,她只会让他生不如死。

  王瑶琴看着安吉阳怀疑探视的眼神,将那杯水放在茶几上:“你是不是觉得为了小晟的幸福,会亲手杀了你。毕竟精神不正常的人是不受到法律的制裁。”王瑶琴不经意地撇过墙上时钟的时间。

  “可我不会那么做,我不想让小晟对你抱有一丝的亏欠之情,但是我有办法让他恨你一辈子。”王瑶琴一步步走向落地窗,新病房的格局和她之前的不同,早上发病后,就换到了这间病房。

  王瑶琴推开落地窗,看着外面的阳台,一脸憧憬地说:“听说从这个阳台可以看到非常漂亮的夜景。”

  安吉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转身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你要是敢走出这个房间,我就敢从这里跳下去,到时候只有你会百口莫辩,摊上了逼死前妻的坏名声。”王瑶琴大笑:“你安吉阳,多要面子的一个人。怎么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在你头上。”

  安吉阳这下全部明白过来:“王瑶琴,你今天就是设局要陷我于不义中。”

  王瑶琴走到阳台,面向一窗之隔的安吉阳,目光却盯着的方向,直到熟悉的人影出现在自己面前。她张开嘴说话,却不出声。

  安吉阳看她一张一合地嘴型,猜不出她说什么,便走到阳台问她:“你刚才说要和我打赌?”

  王瑶琴抓住他衣领冷笑道:“这个赌局,我赢了。”然后顺势往后一倒,等安吉阳反应过来的时候,王瑶琴已经在坠落的过程中完成了整个赌局。

  安靖晟看见母亲落地的时候,抬头看到站在了阳台的另一个身影。他立即拼劲全力跑到躺在血泊中的母亲跟前,将她半在抱怀里。夜幕在路灯下变得清晰了,他悲痛地一遍又一遍地叫醒怀中人。

  王瑶琴艰难地睁开眼睛:“小晟,好.......好好,活下去。”话刚说完,又立即闭上眼睛。这是她留下世间说得最后一句话。

  人生若是如此,于她而言,已是圆满。王瑶琴如愿地在安靖晟的怀里结束了一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